首页 狂野之旅 下章
第二章
 她重重地趴伏在上,看似已疲力尽,我万般不愿地将手从她的身子上移开,她则是将身躯翻转回来。

 在了解我们刚干下什么好事之后的她,似乎想说些什么却又选择保持沉默。身体躺在上,神智却依旧处在兴奋国度的我,非常明白自己想要再做些什么,褪下内张开双腿。

 看着壁镜中的自己,我像疯子一般的手,直到双手酸痛双脚麻痹,一直喜欢品尝自己味道的我,将沾手指的得一干二净。

 当晚,各自洗完澡之后,再次相遇的我们,无语,而由于汤玛斯已经入睡,所以我们有了自由谈话,打破沉默的机会。

 处理完一些琐事,我们在客厅相会,在沙发上依偎,随着谈话的进行,话题也变得愈来愈私密,终于,我们聊到了稍早发生的事。我向她坦承,我喜欢我做的全部,她展现的一切。

 而又在她离开之后,我无法不自,在这谈话的过程里,我才发现女儿真的已经长大了,她的心智比成更成,且与我所认识的那些五十岁老女人比起来,她也感许多。

 我们之间的话题慢慢说尽,除了注视着彼此之外,我们什么也不能做,看着她,我的心里是百味杂陈,而呼吸也开始在口偷偷沉重。我向她靠过去,捧着她的脸庞,看着我的她,也在同时,这是个专属于我的信号。

 终于,我的贴上了她的,虽然她没有抗拒,我还是选择让彼此的分离。过了几秒钟,等不到她的回应的我,再次亲吻她,并且把舌头伸入她的口中。

 终于,她有了反应,她一手抱住我,让我的身子向她更贴近些,而我则是把手伸进她的T恤里头,抓住了她的左

 由于我感觉到了她的头正在变硬,因此我伸出了拇指与食指,将它捏得温柔。也许是一分钟,也许更久,她突然将我推开的举动,使我以为她已经受够。

 然而,实情并非如此,相反地,她开始解我的钮扣,一颗接着一颗,直到我的上衣由肩膀滑落。我把身子向前倾了些,好让她可以掉我的上衣,将其褪至我的际。

 接着,我又向后仰了点,好让我的部能映入她的眼帘,闭上双眼等待。等待并未持久,她的手掌便感受到了我的体温,因其正在我房上移动。

 然后,我的呼吸为她后续的动作而沉重,当她张嘴含住我右边的头。由她懂事算起,在经历这么多年以后,这可是她的第一次,我的头。左,右,女儿用她的嘴与我的咪咪做。在这个时候,我什么都不在乎了。

 我只知道,我们想要占有彼此,且当下的我们就活像两头野猫,接着,在我意识到之前,她已除去了我的内,毫不迟疑的开始亲吻我润的壶。

 身体随着呻声扭动,当她的舌在我的上飞舞,我的四肢也跟着律动。再来,先是犹如置于火炉的蒂,后是人的,她的舌攻陷了我下体的每一处。

 高来袭,伴随着一声喊叫,我站上了爱的顶峰,终于,一切停止了,在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感觉到的是在我部上那荷丽的手。虽说我的胃又再次翻搅,但我还是得回报女儿给的爱。

 于是,我跪在她的面前,下了她的内。在这同时,她也抬起了,好让我得容易些。赤的她躺平在沙发上,张开了双脚,拨开了,无须任何邀请,我把身子往前倾,让舌头在她的之上快速地上下移动。一开始,当我对她的时,她只是让身子轻轻地动,然而,不久之后,她张手抱住了我的背,然后,当高降临,她将我向她的身子上头。

 由于此时的我俩已是接近虚,因此我们决定要上睡觉,依旧赤的我们以亲吻互道晚安。我确知汤玛斯不会发现我俩一起躺在上的模样,躺在上的我,脑海里盘旋的尽是女儿的样子。

 多年以前,我也和女人曾经做过爱,但那次的经验却不如今晚美妙,最后,思绪纷的我终于入睡了,只是,荷丽依然是我梦中唯一的影像。

 隔清早,当荷丽步入厨房的时候,我正在准备早餐。她紧张地看了看我,然后转身离开。我叫她回来,而她也缓缓朝我走了过来,而后,我抬起了她的脸颊,好让彼此能看见对方的眼睛。“我爱你!”我轻声说道。

 “我也爱你!”她的声音轻如针落地。我吻上她的,而她则是在搜寻着我的舌头。我们一边进行前戏,一边注意汤玛斯下楼的声音。在屋内停留了一下子,他便走出门到沙滩上散步。一看到他离开,我的手马上滑入女儿的内着她的股。

 我的手指先是进入了她的壶,接着便将阵地转移到她的眼。就在我的指头进入股沟挖菊花的时候,她的眼神也随之变得狂野。我不想让她感到疲惫,因此在几分钟过后,我便将手指由她的体内离,接着,我们一起漫步到沙滩上去。***

 穿上新泳装的荷丽,的确吸引了许多游客的目光,而她对这种情形显得是怡然自得,对自己几近全的模样,也丝毫不以为意。

 正如广告所言,这家旅馆私有的海滩人烟不多,与公共海滩那人汹涌的情况恰巧形成一个对比。也因此,我们很快地便找到了一处绝佳的地点,可供我们做全天候的休息。

 不一会儿,汤玛斯就找到了我们。只是,他未能一眼认出他的妹妹。因为,此时的荷丽正趴在沙滩上,企图赶在阴影降临之前,好好享受这几分钟的光浴。在他好奇地打量着眼前这副半的身体时,同时间,我也好奇地盯着他。

 看见荷丽转过身仰起脸,汤玛斯看来是言又止。又一次,他为眼前人的美丽所震赫,先是部的形状,后是大腿中央的三角地带,停留在她身上的汤玛斯的视线是久久不能离开。

 看着荷丽的下半身,他意识到为了能穿上这套比基尼,荷丽必定是将修剪过,此时,淘气的荷丽将双腿分开了些,以调皮的行为来嘲笑他老哥咪咪的眼光。

 她突如其来的举动,搞得汤玛斯是六神无主,嘴巴念念有词的他,在勉强挤出“想去游泳”的这几字之后就马上起身,快跑到陆地与海的会处。

 可惜,他跑得不够快,因为我和荷丽都注意到了他泳上那搭起的帐棚。面对着荷丽,我问道:“你还是处女吗?”“是啊!”一答完我的话,她的脸马上红了起来,我继续说道:“嗯,很好。我想你也差不多到了该做那件事的年纪了,如果是和汤玛斯做的话,你要不要啊?如果我是你,我可是会非常乐意的喔!

 何不让我们一起把上半身的泳衣掉,以此来给他一点暗示呢?”坐而言不如起而行,在荷丽答话之前,我抢先一步采取了行动。

 以我的年龄而言,我的子仍可算是相当的一对。也因此,我确定汤玛斯一定会对它们感到兴趣。它们虽然不大,形状却是极佳。更重要的是,在它们的上头,有着两颗人的头。

 起初,我是讶异非常,因为我竟然怂恿女儿与儿子上。更讽刺的是,在我惊讶的同时,火竟也开始在我的下腹部燃烧。我转头看着荷丽,此刻的她目光正投向海的某一端,而嘴角也扬起了微笑“没错吧,女儿,”我在心里说道:“你想要和你哥来一炮。

 真巧,我也是!”在汤玛斯回来之时,在见到四颗房之际,他的眼睛是瞪大如牛铃,不过,当他坐到我们身边之时,他又彷佛变成了一个哑巴。几分钟后,荷丽站了起来。

 来到我的身边,要我帮她上一些防晒油,看着站在我正对面的她,我抬起了涂油的双手,开始着她的背,而在替背部上完油之后,我的手停留在她的股之上。

 而后双腿,当我将防晒油涂荷丽的背部,为了让我也能替部做好防晒的工作,她转过了身子。

 而当我的手滑到她的下半身,她也主动将泳掉。我清楚知道这个动作是个暗号,因此我让手指滑入她的大腿内侧,用手掌覆盖住她的部。

 对汤玛斯而言,这种景像太过刺了,因此他扭过了头,以如同子弹飞奔的速度跑回旅馆之中,然而,对我来说,不也是倍感兴奋吗?我加强了力度,且让中指在她的道内来回穿梭。

 就这样,用手指干了荷丽几分钟后,她提出了停战的要求,拉着我到了一处较为热闹的地方。

 “汤玛斯离开的原因也许有两个,”我对着躺在太阳椅上的荷丽说:“他不是去,就是回房自,不过,不管如何,我想我们已经让他上钩了。”

 时光流逝得飞快,很快地已来到傍晚时分。我们的生活似乎回到了正轨,在我们一同出外吃晚餐的时候。

 隔天,趁着汤玛斯到镇上去的空档,我和荷丽又打了一炮。耳鬓厮磨,疯狂地噬,指而后沉默,这四项过程是我们爱的轮回。只不过,虽然我们很喜欢这种女同志的关系,然而,没有“老二”的加入,还是略嫌美中不足。

 为此,我们又谈到了汤玛斯,最后,我们决定让荷丽去他,而我则会在好事将成之际出现,好来个捉。讨论完一些细节之后,接着只待将计划付诸实行了,接下来的日子似乎有些平淡,我开始怀疑荷丽是否早将我们的计划忘记。  M.iqQXs.cOM
上章 狂野之旅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