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穆桂英外传 下章
第21章 急问∶杨将军
 这少女身后背着一口长剑,显得来历不凡。她此时正策马疾弛,红色的束发金带因马儿的快速奔跑而飘扬空中,使她更显英姿飒飒,这时韩延德也反应过来,连连喝道:“拦住她,拦住她。”

 只是辽兵大半已冲进城去,留在外面的此时也烘烘的,韩延德哪里约束得住!眨眼间那少女已冲近辽军,她一下子从马背上直跃起来,伸脚在面前的辽兵头上轻轻一点,人已二度跃起,只见她踏着辽兵头颅,便如蜻蜓点水,几个起落,已到了十数丈以内。

 王守辉大骇,也顾不得谁是军中之主,一迭声只是叫:“放箭,放箭。”辽军弓箭手排成一列,一阵箭矢飞过去。那少女身在半空,身法仍是灵动至极,几个滚翻,已将辽军箭矢尽数避了开去。

 王守辉见她一张俏脸红扑扑的,显是未经人事的处女。又见她姿势美妙,在半空中滚翻,双腿仍是紧紧闭合,更增其处子魅力,王守辉不由的看得痴了。

 要知那王守辉乃是玩女人的魔王,任何女人只要被他一见,他立即便可勾勒出此女的体轮廓,此时王守辉见了这少女的倩影,脑中已如IBM深蓝一般运转,已实时生成了她的全写真照片。不知何时那少女已挚剑在手,但见剑光电闪,只听“嚓嚓嚓”数声,捆缚穆桂英的铁环已尽皆断开。

 穆桂英本来已委顿在木板上,见了这少女,精神复一振,四肢刚得自由,已见她双手抱,反屈双腿,缩成一团。

 原来连月来她在辽营倍受凌辱,四肢一直被死死绑缚。每次辽兵更总是将她的两腿分到最大,使其私处极大地暴

 辽兵更趁着将她押下看管之机,在她道内入诸如杆刀把之类,然后一众围坐观赏,好为当年死于她刀下的无数辽军报仇。穆桂英虽感到绝大的羞辱,只是手脚被缚,对这群山野蛮子也无可奈何。

 这时穆桂英终于得了自由,便本能地护住羞处,状极堪怜。那少女见状,一个旋身,但见她柳轻摆,娇躯旋动,直如仙女下凡、又似洛神凌波,她已除下自己的外衣,出如雪如藕般的两段玉臂。

 只是这一切被王守辉看来,却好像是美人正在为他宽衣解带一般,只把他得热血沸腾。但听“噗”的一声,王守辉鼻血狂

 那少女将外套往穆桂英身上一裹,抱起她已飞身而去。穆桂英这时也回过神来,她瞥见王守辉正的直盯师妹,恨他歹毒,伸手拔下师妹头上的束发银梭,中指一弹,一道银光而出,正中王守辉右眼。

 王守辉滚翻在地,口中杀猪般号叫,一屡鲜血已从他掩住右眼的手指中淌了出来,韩延德见状大惊,急叫:“长手!”

 一队辽兵手围了上来。只是摄于那少女的惊人武功一时不敢靠近。那少女微微一笑,手中宝剑连挥,剑气辽兵头纷纷落地。众兵大骇,僵立不动。

 趁着这一当儿,那少女已飞身几个起落,在辽军中或马头或人头上轻轻一点,跳出了重围。但见她翻身上了自己的马背,几下疾驰,已去得远了,韩延德已知今之事,关涉极大。他深伏穆桂英之能,这翻被她困而去,以后辽国不知要有多少杀劫。

 何况他刚才见了穆桂英虽受蹂躏,仍能发标伤人,显然是意志尚未泯灭。自己如此折辱于她,他自己身受,只怕要百倍于彼。想到这,韩延德脸上再无半点刚才的得意劲,反而汗水涔涔而下。***在距离边关几十里远的一个荒僻小店里,穆桂英正与师妹并头而卧。

 在这兵连祸接的年代,边关的百姓大多已逃至他乡异处。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刻,四周是一片死一般的寂寥。偶尔从林中深处传来几声令人骨耸然的猫头鹰的咕咕声,好像是地狱的恶魔也对这两位勇敢的女不得不发出了几声赞叹。

 连来在辽营身受最惨无人道的折磨,已使穆桂英圣洁的心灵蒙受了巨大的创伤。她双眼木然,静静地盯着屋顶上黑黝黝的瓦片,陷入了对往事深深的回忆…

 黎山,圣母殿前。一个长身玉立的青年公子正含情脉脉地看着面前为他送行的美少女道姑。他双手一抱拳,朗声说道∶“穆姑娘,救命传艺的大恩,杨宗保永身难忘。

 我这就赶去边关,协助父帅抵抗辽军。他穆姑娘若有用得着在下的地方,只管吩咐。后会有期。”

 他伸手在马鞍上轻轻一按,人已借势翻上乌驹马背,只见他转过身来又说道∶“目下宋辽兵,国家正在用人之际,以穆姑娘超凡脱俗的人才,何不为国出力,也不至淹没于泉林?!”

 那少女道姑此时正垂着头,一张俏脸羞得通红,只是不敢正视杨宗保。她双手不停地捻着衣角,小口微动,声音细如蚊语,不知说了些什么。杨宗保哈哈一笑,双腿一夹,乌驹马已一溜小跑,顺着山道下坡去了。

 望着杨宗保远去的背影,那少女道姑轻轻地叹了口气,忽然背后传来一声缓缓的女音∶“桂英,你在想些什么?”那少女道姑转过身来,轻轻的答道∶“没什么,师父。”刚才问话的原来是个中年道姑。

 这时她又问∶“那你为什么叹气呢?”那少女道姑又答道∶“徒儿心想,方今国难当前,连这个少年都知上阵出力,徒儿虽身负武功,却居处后方,因此叹息。”那中年道姑说道∶“唉,我看你尘心已动,不宜清修,这就下山去吧。”

 那少女道姑急道∶“师父,徒儿不是这个意思,徒儿想侍候您一辈子。”这时却听那中年道姑缓缓地道∶“桂英,不要傻了,天地间都讲一个缘字,当初我收你为徒之时,就已知你此后会身入红尘,完成一番事业。黎山上你该学会的,我已经全都教给你了。

 我们缘尽于此,你就不要犹豫了,你先回到你父兄那儿,他必有佳婿来求。你此后会扬威边疆,中兴宋室。只是你要千万小心,你在二十六岁那年有一次大劫难,能不能躲得过,就看你的造化了,千万记住,凡事不要太执着,天下间没有完人。”

 穆桂英感念师恩,还待要说,却又听得黎山圣母说道∶“徒儿,不要固执了,你此去也可了结我当年的一翻尘缘,这就去吧。只是你在二十六岁时千万记住要小心从事,否则,后果难料,唉。”

 想到这里,穆桂英不恍然大悟,原来师父所说二十六岁的大劫难就应在这里。她这才领悟,当年下山时师父再三盯嘱凡是不要太执着,天下间没有完人。

 原来师父是在教自己避难之方。可惜穆桂英一心为国,不惜犯险身入虎狼之,终至失陷敌手。

 穆桂英不又轻轻叹了口气,这时穆桂英忽然觉得身旁的师妹动了动,就转过头去。借着淡淡的月光,只见师妹鬓发微,脸泛红,微耸的趐随着呼吸一起一伏。

 她修长匀称的双腿包在浅色的紧身下轻轻动,更显其玲珑身段。穆桂英淡淡一笑,心想这小妮子也终于长成了一个小美人儿。

 李莫言的呼吸渐渐加重,玉首轻摆,清丽的面容上微微渗出汗珠。不知何时,她的一只手已游上双,轻轻,另一只手更伸到两腿之间,来回抚,口中喃喃道∶“哥哥,抱我,抱我…”

 穆桂英心中吃了一惊。她素知黎山道观门规极严,黎山弟子绝少与男子来往。这个“哥哥”令师妹如此痴,不知是何方神圣?穆桂英伸出左手,爱怜地抚着师妹额前的刘海。

 看着少女怀的师妹,穆桂英的思路又回到了八年前,与杨宗保相识的情景…黎山,三清殿练武厅。一个面如冠玉的青年公子站在兵器架前。他整整衣冠,从架上取了一支红樱,丢开解数,使了起来。

 但见他法度严谨,将一条舞得风声虎虎,显是受过名家指点。这人正是杨宗保。他舞得发,大喝一声,红樱如白蛇吐信,一下钉在木桩上。却听旁边传来扑哧一笑。

 这一下虽来得突兀,但笑声清脆可人,杨宗保听来不觉心中一。他收站立,行了一礼,说道∶“穆姑娘早,杨宗保多谢救命之恩。”

 一双眼只是紧盯穆桂英,只听穆桂英道∶“听说杨家乃天下一绝,杨将军能否使几路让小女子开开眼界?”杨宗保说道∶“穆姑娘取笑了。

 杨家也没什么过人之处,只是姑娘要看,敢不从命?”他存心买,当下摆个丁字步,长一抖,已抖出六七个碗大花,面刺来。

 穆桂英绣绒刀一摆,接架相还。二人一来一往,战了起来,杨宗保重伤初愈,又是在玉人面前表演,心中大感振奋。当下抖擞精神,将他所学杨家法中的诸般妙变化尽数施展出来。

 一条在他手中被使得纵横来去,直如穿梭一般,那头化做点点寒星,将穆桂英紧紧裹在中央。穆桂英的绣绒刀或左或右支架,却是尽可抵敌得住。杨宗保眼看一百零八路杨家堪堪使完,却无半点取胜之机,心下大急。

 忽然脚下一滑,他哎哟一声,红樱直摔出去,翻身便倒。穆桂英大吃一惊,丢绣绒刀,一个箭步上前,双手接住杨宗保的身子,急问∶“杨将军,怎么了,伤在哪里?”  M.iqQXs.cOM
上章 穆桂英外传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