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穆桂英外传 下章
第17章 已经无法忍受
 接着他让人在木马的身体上掏了一个,使那具正好能从里伸出去,从木马背上出来,这样一来,由于车轴不在中央,车一推起来,车轴也随着上下转动,连在车轴上的那具也就会在木马背上一上一下的运动。

 王守辉让辽兵试着推着木马走了走,一看和自己设想的一模一样,哈哈大笑起来,他想了想,又命人在那个出假具的小后面不到一尺处立了一两尺来高的木

 然后满意地命令辽兵照样再打造一个木马。两匹木马造好后,王守辉命辽兵推着随自己来见萧延德。

 萧延德看见王守辉推来这么两个怪家伙,疑惑地看着。王守辉命辽兵推着木马在萧延德面前走了两圈。萧延德见木马一推起来,背上那个活灵活现的假具就一上一下地动着。

 顿时恍然大悟,他哈哈大笑,道:“王公子,你真他妈聪明!把穆桂英和杨排风那两个小娘们到这上面推着走,一定死了!这个好东西叫什么?”

 王守辉想了想,道:“就叫‘种马’吧!”萧延德笑着说道:“好!就叫‘种马’!来人!把那两个小娘们,给我带上来!”

 王守辉赶紧拦住萧延德:“王爷,不急!今天天色已晚明一早我们再用这‘种马’推着穆桂英和杨排风在大营里示众,给大家看看这两个货的样子!”

 萧延德点点头,答应下来。第二天,萧延德一起来就迫不及待地将韩挞卢、王守辉和耶律虎等人都召进大帐兴奋地让辽兵将“种马”推进来,说道:“大家看看,这是王公子的杰作,我们今天就用这个推着那两个小娘们在军营里示众,提高一下我军的士气!”

 说完,他指着韩挞卢道:“你去把那两个小货带来!”韩挞卢跑出去,其他人看着“种马”一阵窃窃私语。

 没过多长时间,韩挞卢押着穆桂英回来,他紧张地来到萧延德跟前道:“王爷,杨排风那个小娘们,她、她身体不大好,恐怕,来不了了,”

 萧延德眼一瞪,问到:“怎么回事?”韩挞卢红着脸,将那天晚上,命令侍卫们轮番强杨排风,差点将杨排风死。

 后来杨排风昏了一整天,直到现在她行动都还困难,身体十分虚弱的事说了一遍。萧延德大怒,骂道:“你们这些混蛋!给我记住!这两个女人无论如何不能死了,懂吗?”

 说完,他对着穆桂英笑道:“穆元帅,你来我们这儿这么久了,也该和我们的将士们见个面了,对吧!哈哈!来人,给我把她的衣服光!”穆桂英低着头,心想:都到了这种地步,只有由他们摆布了。

 辽兵上来,几下就又将穆桂英剥得一丝不挂。萧延德见穆桂英又像一只白羊一样在自己面前赤的站着,不由得哈哈大笑,命人将“种马”推进来。

 穆桂英见一个木马被辽兵推着进来,上面还有一像男人具一样的木上下动着,立刻明白了,将穆桂英羞得脸通红。萧延德命令辽兵将穆桂英双手反绑在背后,刚想将她扶到“种马”上,王守辉道:“且慢!”

 他走上前来,从身上掏出一瓶药,在那个假具上抹了一层,然后笑嘻嘻地对穆桂英道:“穆元帅,请上马!”

 穆桂英狠狠地瞪了王守辉一眼,扭过头去。两个辽兵架起穆桂英,将那假具对准她的小,让穆桂英骑到“种马”上。穆桂英深感羞,想反抗,但无济于事,终被那进自己下体的小里,被按到了马背上。

 辽兵将穆桂英浑圆的小腿用绳子紧紧绑在木马的肚子两侧,又将她后背紧靠在马背上的那上,用两绳子在穆桂英房上下捆了两道,将她身体牢牢绑在那上。

 这样,穆桂英就被赤身体的固定在了“种马”上,她感到一又硬又冷的木捅进了下体,十分难受。

 穆桂英低着头,紧咬着嘴,俏脸涨得通红。萧延德见穆桂英这么狼狈的被绑在了“种马”上,不开心得大笑起来。

 他命令耶律虎骑马走在前面,辽兵推着“骑”在“种马”上的穆桂英跟在后面,自己和韩挞卢、王守辉等人骑马跟在穆桂英身后,在辽军大营里转了起来。

 这几来,辽军中早就风传着:萧天王被宋军女细刺杀,那个女刺客和后来来营救她的女细都被捉住。

 而且据说这两个女人竟是大名鼎鼎的穆桂英和杨排风!大营里的辽兵们今早告知今天要看宋军的女元帅穆桂英在大营里示众,都纷纷跑出帐篷来等着看看那个令他们闻风丧胆的女英雄是什么样子。

 辽兵们远远的就看见耶律虎骑马在前,后面一个赤身体的女人被绑在一匹怪模怪样的木马上推着跟在后面。

 耶律虎边走边大声说着:“大家都来看哪,这就是大宋朝的兵马大元帅穆桂英!大家快来看这个货的样子多好看哪!”辽兵们纷纷挤过来,看着眼前的穆桂英:只见穆桂英一丝不挂地被绑在木马上,丰的身体一览无余。

 穆桂英的秀发披散着,紧咬着嘴,俊俏的脸庞羞得通红。圆润的双肩微微颤抖,拔的房因为上下还勒着两道绳子显得更加突出,两个红的头醒目地立着。

 她的小腹平坦洁白,茂密的下面的小由于进了一,所以几乎连里面的都能看清。

 雪白的股和大腿上隐约可见被拷打留下的鞭痕,其是丰股上那个奴隶的烙印格外明显,她浑圆笔直的小腿和纤巧的玉足被绳子绑着紧贴在木马上。

 围观的辽兵立刻动起来,纷纷议论著:“这就是穆桂英吗?真不敢相信。长得可真标致啊!”“是啊,你看她那两个子,还有她那个圆滚滚的大股,真想上去干她一炮!”“嘿,我看她那样子,肯定早就被咱们萧王爷他们过了!”

 “哎,你看!她那个地方还着个子哪!还一动一动的,真他妈哪!”有胆子大的辽兵还挤过去,趁在穆桂英身上摸了几下。穆桂英被绑在“种马”上,看着自己辱的样子,听着辽兵用下的语言议论自己,真恨不能找个地钻进去。

 那进穆桂英小里的假具这一路上随着车轮的转动,在穆桂英那里一上一下地动着,就像一真的在那里一样。

 穆桂英想着自己不仅要被辽人糟蹋,还要被他们设计出来的木头家伙,又羞又难过,简直就快要哭出来了,王守辉抹在那上的药渐渐起了作用。穆桂英的小里本来很干,那具每顶上来一次都使穆桂英感到一阵疼痛。

 可渐渐地,穆桂英感到自己的小里面开始一阵阵发热,而且开始变得润起来,穆桂英不知道这是王守辉在那木上抹了药的原因,还在为自己如此不知羞而惊讶。

 她努力想抑制自己的感觉,可发现一点也没用。穆桂英开始感到那具就像有了生命一样。

 不再是冷冰冰、硬梆梆的,而好像变得有弹、温暖起来,就像男人的一样,每次动都使穆桂英心里一颤,小里觉得非常涨,非常舒服。她全身开始发烫,脸开始发烧,小里越来越,身体也随着那木头家伙的上下动而微微颤抖。

 穆桂英闭着眼,咬紧嘴,努力不使自己做出的表现来。跟在后面的王守辉见穆桂英如此,示意推着“种马”的辽兵加快步伐。

 这样一来,那具动得越来越快。穆桂英感觉自己的小里又涨又热,已经无法忍受,她雪白的大腿不颤抖起来。

 丰股和纤细的肢也情不自地扭动着,紧闭的嘴里不时漏出低低的呻润的小里的水也渐渐了出来,耶律虎见穆桂英这个样子,大声说:“大家快看!这娘们的样子多哪!哈哈哈!”说完,他命令推着木马的辽兵再快些。

 那推着穆桂英的辽兵几乎小跑起来,那进穆桂英小的假具随着车轮剧烈地上下动。穆桂英的忍耐终于到了极限。她雪白的大腿紧贴着木马的肚子使劲地蹭着。丰的身体烈地扭动着。她拼命晃着头,嘴里大声地“啊…”的呻着,水顺着马背直下来。  M.iqQxS.cOM
上章 穆桂英外传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