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穆桂英外传 下章
第12章 只需多围些时曰
 杨排风觉得自己的房被夹得又痛又涨,十分难受。萧延德过来,一边用手指轻轻着杨排风的两个粉红的小头,一边盯着杨排风的俏脸,看她的表情。

 杨排风双臂被吊得几乎失去感觉,酸痛得要命,房又被夹得涨痛,冷汗不停地往下,更要命的是自己的头被萧延德玩着。

 渐渐地又有一种像刚才被萧延德时那样的说不出来的感觉传来。杨排风觉得脸上开始发烧,头发涨,难堪得闭上了眼。

 萧延德见杨排风的头已经充血变硬,息也沉重起来,心里暗想:没想到这个小人身体这么感?他示意一个辽兵递给自己一绣花针,看杨排风还闭着眼,一下朝她起的头扎了下去!

 杨排风被针一扎,只觉得一阵锥心的疼痛,立刻大声惨叫起来,萧延德赶紧问:“快说,她是不是穆桂英?”

 杨排风使劲地摇着头,还是一言不发。萧延德心里暗想:好刚烈的女子!他手拿绣花针,又朝杨排风的房扎了下去。萧延德每扎一下,杨排风就是一阵惨叫。

 渐渐地血珠从她白房上渗了出来,她不停地扭动着身体,但这样以来,被反吊着的双臂又一阵阵剧痛。

 杨排风不停地惨叫着,可始终不说一句话。杨排风挣扎了一会,终于又痛得昏了过去。萧延德见杨排风如此刚强,有些失望,他让人把夹着杨排风房的竹解下来,自己走到椅子上坐下盘算着接下来该用什么手段来拷问杨排风,这时韩挞卢走上前来,道:“王爷,我有一个主意。”

 他在萧延德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萧延德点点头,说道:“好吧,你去试试吧。”韩挞卢命人找来两个耳环,他拿着耳环来到昏的杨排风面前蹲下。

 韩挞卢仔细观察着杨排风的下体,见她的两个细微微张开,出里面粉红的小,小周围有些红肿,大腿上还残留着血迹,样子既凄惨又人。

 韩挞卢轻轻拉起一片,将一只耳环穿在上面。耳环穿透的疼痛使杨排风从昏中一下惊醒过来,她见韩挞卢蹲在自己跟前在摆自己的那个地方,不知又要干什么又羞又急,大骂:“混蛋!禽兽!你要干什么?你快住手!“杨排风一边骂,一边拼命扭动身体挣扎着。

 韩挞卢赶紧命几个辽兵抱紧杨排风的大腿和,使她不能动弹。自己继续把杨排风的另一片也穿上耳环。

 然后再在两个耳环上系上两细线,细线另一端攥在自己手里。韩挞卢站起身,命辽兵放开杨排风。杨排风见自己的私处竟然被韩挞卢穿上耳环,拉在手里,羞愤得又几乎要昏过去。

 韩挞卢得意地拉了一下手里的细线,杨排风顿时觉得一阵剧烈的疼痛从自己下体传来。再刚烈的女子也受不了这种疼痛,杨排风只觉得天旋地转,眼前金星冒,身体不停地发抖。韩挞卢笑着问:“怎么样,小娘们,这回可以说了吧?”

 杨排风强忍着疼痛,咬着牙骂道:“无!下!你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你就算杀了我,我也不告诉你她是谁!“韩挞卢恼羞成怒,恶狠狠地说:“杀了你?才没那么便宜呢!我要天天折磨你,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说完,韩挞卢让人拿过来一桶盐水和一皮鞭。

 韩挞卢对杨排风道:“小人,你可要想好了,这鞭子在你娇的身体上,滋味可不好受。你现在赶紧说实话还来得及!”

 杨排风心想:我落到他们手里,早晚都得受他们折磨,我不说无非皮多受点苦,不能再害了穆元帅。她下定决心,一言不发。韩挞卢见杨排风是铁了心要硬到底,狞笑着将手里栓着耳环的两细线拉直系在一柱子上。

 然后抡起皮鞭向杨排风雪白的大腿上狠狠去,顿时,杨排风白的大腿上泛起一道血红的鞭痕。

 杨排风惨叫一声,身体不一颤,这下那系着她、绷得直直的细线被带着一拉,又是一阵疼痛从她下体传来,杨排风痛得眼泪直

 韩挞卢把鞭子沾着盐水,一下下向杨排风赤着的部和大腿去。杨排风因为被吊在半空,双脚离地,所以韩挞卢每一下打都使她的身体一阵晃动,带着那两细线,使她感到加倍的疼痛。

 杨排风知道,萧延德和韩挞卢这么折磨、待自己并不全是为了她说出穆桂英的身份,他们就是要摧残自己,使自己痛苦才能足他们的望。

 她想不出声音,但剧烈的疼痛和巨大的屈辱使杨排风还是忍不住惨叫起来,韩挞卢见杨排风雪白丰体在自己的皮鞭下痛苦地扭动,不停地惨叫和呻,愈加兴奋。

 他的皮鞭像雨点一样落在杨排风的后背、股、和大腿上。杨排风呻着,挣扎着,觉得全身从被反吊着的双臂到正在遭受鞭打的双腿都在剧烈的疼痛。

 渐渐的,她惨叫的声音越来越弱,终于又昏了过去。萧延德看着韩挞卢用皮鞭打杨排风,听着杨排风发出的惨叫,也觉得十分舒服。

 他看到杨排风光滑的后背、丰股和雪白的大腿上布纵横错的鞭痕,心里暗想:韩挞卢这小子未免下手太狠了点,丝毫不懂怜香惜玉。

 过了一会,萧延德见杨排风又昏死过去,而韩挞卢还在不停地打,没有停下的意思,心想:不行,这小娘们要是被打死了可太可惜了!萧延德赶紧冲韩挞卢喊:“韩将军,快住手!”

 韩挞卢听这一喊才从刚才的疯狂中清醒过来,停了下来,这才注意杨排风已经昏了过去。萧延德对韩挞卢道:“韩将军,我看先这样,你先回去休息,明天我们再审这个小人。”

 韩挞卢点点头,转身走了出去。萧延德让手下先把杨排风上的耳环摘下来,再给她的伤口擦了点药,但并没把她解开,依然吊在那儿。

 自己这时也确实觉得很累,转身躺下睡觉去了,第二天快到中午了,萧延德才睡醒。他看到那边吊着的杨排风一动不动,于是走了过去。

 萧延德走到杨排风背后,用手摸着她昨天被韩挞卢用鞭子打后留下的伤痕,自言自语:“这个家伙下手确实太狠。”

 此时杨排风其实早已苏醒过来,只是被折磨得浑身疼痛,没力气动弹。她见萧延德在自己身上摸着,厌恶地扭动了一下身体。萧延德见杨排风动了,转到她面前,笑着说:“呦,小美人,这一夜休息得怎么样啊?”

 杨排风低着头,没理睬他。萧延德见杨排风此时还是那么倔强,又来了兴趣,刚打算再轻薄她一番,忽听身后一阵脚步声,回头一看:韩挞卢又走了进来,顿时脸不悦。韩挞卢进来,见萧延德面有怒,赶紧解释:“王爷,耶律虎带着王公子来了,正在帐外等着呢!”

 萧延德一听,立刻转怒为喜,道:“快请王公子进来!”韩挞卢转身朝帐外喊到:“王爷请几位进帐来!”

 帐门一掀,只见耶律虎领着一男一女走了进来。那个男大约三十岁上下,一身书生打扮,又瘦又高,面带病容,但两只小眼睛倒是烁烁发光。

 那个女的也就是二十三、四的年纪,一身劲装,身材娇小,相貌娟秀,虽比不上穆桂英那样的倾城绝,但也颇有几分姿容,原来,这个男的就是宋朝宰相王强的儿子,王守辉,那个女子是王守辉的小妾,叫李金岚。

 那王强早就与辽国有勾结,暗中向辽国通风报信,收取辽国的好处,一面把宋朝的机密给辽人,一面在朝中阻挠与辽国开战。

 王强为了安全,所以一般每次与辽国联络都派王守辉亲自来办。那王守辉本是一个纨子弟,只会两手三脚猫的功夫,幸好他的小妾李金岚精通武艺、身手不凡,所以王守辉每次出门都带着李金岚一起。

 那萧延德头一回见到二人,尤其见李金岚颇具姿,不一时忘了自己该干什么,只顾拿眼在李金岚身上瞅来瞅去。韩挞卢见萧延德如此失态,赶紧在他身边轻轻“咳”了一声,萧延德这才明白过来,尴尬地说道:“王公子远道而来辛苦了!不知这次令尊大人又带来什么消息了?”

 王守辉见萧延德如此倒并没在意,微微一笑:“大人,我这次来主要是我爹要我来转告大人:宋军只有两万多人,且粮草不多,又无援兵。大人不必急躁,只需多围些时,就不攻自破了!”  M.iqQxS.cOM
上章 穆桂英外传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