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穆桂英外传 下章
第10章 眼前金星直冒
 杨排风止住哭泣,向周围看了看,走过去从一个倒在地上的辽兵身上下衣服,给穆桂英穿上,扶起穆桂英向外走去。穆桂英刚走了几步,就“哎呦”一声,跌坐在地。

 原来穆桂英这两天被辽兵摧残的浑身乏力,一走路下体就感到一阵疼痛,尤其是刚被过的门更是疼痛难忍。杨排风见穆桂英连走路都困难,干脆将她背起来,走出大帐。帐外的两个随从见杨排风背着形容憔悴的穆桂英从里面走出来。

 都吓了一跳,也没时间打听,几个人赶紧向来的方向跑去。也是杨排风和穆桂英命苦,她们刚一出来就被一个人发现,这人就是韩挞卢。

 原来韩挞卢晚上在自己的帐中始终睡不着觉,心里一直还在想着穆桂英美妙的体,呆到半夜终于熬不住了,决定再去玩玩穆桂英。他一个人出了帐篷,向关押穆桂英的大帐走去,刚走近大帐,就看见几个黑衣人从里面跑出来。

 其中一个背上还背着一个人,情知不好。韩挞卢往大帐里一看:穆桂英已经不见了,看守她的辽兵倒在地上。韩挞卢立刻朝着杨排风等人跑的方向追去。韩挞卢一边追,一边大声喊起来:“不好了!有人把女细救走了!快抓住他们哪!”

 顿时,整个辽军大营了起来,正在睡觉的辽兵纷纷跑出帐篷,点起灯烛火把,把大营照得一片雪亮。韩挞卢指着杨排风等人逃跑的方向,边追边喊道:“往这边跑了!快跟我追呀!”

 辽兵们纷纷跟着韩挞卢追了上来。杨排风听见后面有人喊,知道已经被敌人发现,赶紧加快了脚步,无奈背着穆桂英,终究跑不快。

 渐渐地已经快被韩挞卢带领的辽兵赶上了,两个侍卫见这种情况,对杨排风说:“杨将军,你背着元帅先跑,我们在这儿抵挡一阵!”

 杨排风知道这两个侍卫这一来必定没命,但也只好点点头,背着穆桂英继续向前跑去。两个侍卫反身朝着辽兵杀去,但终究寡不敌众,没多大工夫就死于刃之下。韩挞卢带人杀了那两个侍卫,继续追来。杨排风背着穆桂英眼看快跑到悬崖脚下。

 突然从前面冲出一群辽兵,挡住去路。杨排风低声对背后的穆桂英说道:“元帅,抓紧我!”然后,抡起自己的兵器三节,冲向这些辽兵。杨排风的武艺十分高强,这些辽兵根本不是对手,几个回合就把这些辽兵打得哭爹喊娘,躺倒一片。

 可是这时韩挞卢带人已经追了上来,其他地方的辽兵也聚了过来。杨排风眼看敌人越杀越多,自己也渐渐地觉得吃力起来。

 出手越来越慢,逐渐被辽兵到了一个角落里,这时韩挞卢也看清楚了杨排风,也是一个相貌出众、身段丰的女人,不暗想:这宋朝看来确实要完了。

 连派出来的细都全是女人,简直是来劳军嘛!韩挞卢高声向辽兵喊到:“都住手!”接着朝杨排风喊到:“那小妞,你们跑不了了!还是乖乖放下兵器,束手就擒吧!”

 杨排风见辽兵把自己团团围住,料想不能身,又听韩挞卢这么一说,猛然想起刚才在大帐中见到的穆桂英被蹂躏的惨状,暗暗想到:我宁可死在这儿,也不能被辽人活捉受辱。

 杨排风下定决心,叹了口气,扔掉三节,反手从出匕首,一闭眼朝自己心口扎了下去!正在这时,只听“嗖”的一声,一块石子朝杨排风的手腕疾而来!

 原来那韩挞卢不单刀马娴熟,而且自幼练得一手好暗器,尤其善于飞石打人。他见杨排风要自尽,心想:不能就这么让她死了!赶紧一粒飞石打来。杨排风一心想死,没防备韩挞卢的暗器,被石子正打在手腕上“当啷”一声,匕首落在地上。

 辽兵见杨排风手中已没有武器,马上一窝蜂地扑了过来。杨排风赤手空拳抵挡了几下,就觉后脑被什么东西重重一击,眼前一黑,晕了过去。当杨排风再醒过来时,忽然看见一个矮胖的辽人站在自己面前不怀好意地笑着,她下意识地向自己身上一看。

 只见自己的手脚被四绳子牢牢捆住,朝四个方向拉开,被悬空吊着。这个矮胖的家伙正是萧延德。韩挞卢将杨排风和穆桂英抓回来后赶紧向萧延德禀报。

 萧延德正在睡觉,一听说又抓住一个宋军的女细,立刻来了精神,先命韩挞卢将穆桂英带下去重新关押起来。

 再命人将杨排风带进自己的大帐吊起来用冷水浇醒。萧延德看着杨排风,在心里暗暗和穆桂英做着比较:穆桂英身材修长,气质高贵,全身充了成女人的妖娆韵味。

 而眼前的杨排风:圆脸庞,杏核眼,嘴比较厚但很感,夜行衣被水浇紧贴在身上,使杨排风的曲线完全暴出来。

 杨排风的房比起穆桂英要丰许多,部也比较肥大但不下垂,小腹平坦。杨排风全身透出一股野的美丽。杨排风见萧延德的眼睛在自己身上看来看去,立刻紧张起来。

 她其实心里知道萧延德要干什么,害怕得不知该怎么办,过了一会,结结巴巴地说:“你…你想要干什么?“萧延德见杨排风窘迫的样子,哈哈大笑:“小妞,你说我想干什么?当然是想干你了!”

 杨排风立刻羞得脸通红,手脚拼命挣扎,大声叫起来:“你这个混蛋!禽兽!快把我放开!”萧延德摇摇头:“我是禽兽,怎么能放了你呢?”

 说完,他走到杨排风面前,伸手在她丰部摸了起来,萧延德了两下,突然一把将杨排风前的衣服撕破,杨排风两个丰房跳了出来。

 杨排风尖叫一声,马上大骂起来,边骂边烈地晃动着身体。萧延德一把抱住杨排风的,把脸凑到杨排风前,只见杨排风两个丰房挂在前随着她的挣扎一晃一晃,两个粉红的头由于羞已经了起来。

 萧延德于是把头埋在杨排风的前,在她的房和头上贪婪地了起来,杨排风脾气暴烈,哪受得了这种屈辱,几乎要昏过去了,她气得浑身发抖。

 突然一低头,向萧延德的耳朵狠狠一口咬了下去!萧延德没防备,只觉得耳朵一阵疼痛,大叫一声跳到一旁。

 他伸手一摸,自己左边的耳朵已经被咬得鲜血淋漓,心想:好一个烈的女子。萧延德指着杨排风道:“好,好,有意思,本王爷还就喜欢驯烈马!”

 萧延德说完,又走过来,一只手捏住杨排风的脸,另一只手从她身上又撕下一块衣服在杨排风嘴里,接着骂到:“货,看你这回还怎么办!”

 萧延德骂完,左右开弓狠狠了杨排风几个耳光,然后走到她身后,一伸手又将她后背的衣服撕下一块。杨排风此时嘴被堵住,说不出话来,更加着急。

 萧延德并不急于把杨排风扒光,只是围着她走来走去,隔一会便从她身上撕下一块衣服,将杨排风身上的衣服撕的破破烂烂,丰的身体几乎全都暴出来。

 萧延德每撕下一块衣服,杨排风的心里就哆嗦一下,吓得就快要哭出来了,萧延德又转了几圈,终于忍不住,把杨排风身上最后的几块布也全给撕了下来。

 杨排风雪白的身体全部赤着暴出来,萧延德笑着把手向杨排风身下的芳草地摸去,他把手指伸进杨排风的小

 忽然发现她还是处女,不由兴奋起来,萧延德看着杨排风道:“小人,原来还是个雏儿,这回看本王给你开苞吧!”

 杨排风本来对自己赤身体就感到十分羞,听萧延德一说,想到自己竟要失身于最痛恨的辽人,想开口哀求又说不出话,嘴里只能“呜”地发出声音,眼泪终于控制不住了出来。

 萧延德不理会杨排风,下自己的子,大的柱。杨排风从没见过男人的具,一见萧延德的又大,想到这么可怕的东西竟要到自己下面的小里,吓得不全身发抖。

 萧延德见杨排风雪白的体吊在面前瑟瑟发抖,脸挂泪珠的样子楚楚动人,越发起兽

 他也顾不上先温存一番,抱住杨排风的股,对准她的小一下就顶了进去!杨排风只觉得一阵撕裂的疼痛从下体传来,脑袋里“嗡”的一声,眼前金星直冒,冷汗从全身了出来。

 她低头一看:萧延德大的全都顶进自己的小,而鲜血则顺着大腿了下来。萧延德的在杨排风的小里一到底,杨排风的小由于从没被男人干过,所以比起穆桂英来要紧得多。  m.IQqxS.Com
上章 穆桂英外传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