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穆桂英外传 下章
第8章 越发来劲
 萧延德让随从拿来一准备好的竹片,走到穆桂英身后。抡起竹片向穆桂英的部打去,只听“啪”的一声闷响,穆桂英白股上立刻被打红了一块。穆桂英痛得哼了一声,又马上咬住嘴,不愿让萧延德听到。

 萧延德抡起竹片向穆桂英的股和大腿等处不停地打去,不大一会,穆桂英的股和大腿就被打得红肿起来,穆桂英紧咬着嘴,强忍疼痛,一声不出,汗珠从额头和鼻尖渗了出来。

 皮受苦还可以忍受,但穆桂英被这么赤着身体吊起来打可是头一次,想到还不知要被这么折磨多久,穆桂英几乎要崩溃了。

 萧延德见穆桂英这样忍受着折磨,心想:我倒要看你还能忍多久。他又走到穆桂英的正面,狞笑着抡起竹片向穆桂英丰柔软的房。女人房的神经最丰富,被萧延德打了几下,穆桂英立刻觉得疼痛伴随着兴奋向自己袭来。

 穆桂英虽仍忍着不出声,但头去开始充血涨大。萧延德见穆桂英的身体出现了变化,笑着用竹片轻轻拍打着穆桂英变硬的头。

 羞辱道:“小人,看来你很愿意被人打吗!那我就好好再玩玩你!”说完,萧延德命人将穆桂英的双脚解开,把她的右脚踝用一绳子捆住,向上拉起来。

 穆桂英知道反抗也没用,索低着头,闭上眼睛,任他们摆布。辽兵将穆桂英的右脚使劲往上拉,几乎拉过头顶,穆桂英只有左脚尖还能勉强够到地。辽兵将绳子在梁上系好。

 这样穆桂英的私处就完全暴出来,萧延德走到穆桂英跟前,穆桂英身材苗条,个子比矮胖的萧延德还要高一截,所以萧延德不用低头就能将穆桂英的私处看个一清二楚。

 萧延德用手将穆桂英的秘扒开,非常仔细地看着穆桂英红的小。穆桂英虽然闭着眼,但凭感觉也能知道萧延德正在怎样地摆自己最隐秘的地方,涨得脸通红。

 萧延德把一手指伸进了穆桂英的小,感觉到里面柔软的壁正在轻轻收缩,有一点。萧延德骂到:“小妇,这么快就有感觉了?那天被耶律虎那个大老和他的手下轮吧?”

 萧延德一边用手指摆穆桂英的小,一边用一些俗的语言侮辱穆桂英。萧延德用手指在穆桂英的小里掏了一会,又开始起穆桂英的来。

 穆桂英感觉到一阵热从下身传了上来,快越来越强。穆桂英不想再在自己的敌人面前表现出的样子,身体尽量向后缩。

 萧延德命一个辽兵从穆桂英身后抱住她的,使穆桂英不能动,然后像鉴赏一件艺术品一样,又开始在穆桂英的秘周围摆起来,他先是用手指摩擦穆桂英感的蒂。

 后来干脆凑过去用舌头轻轻了起来,萧延德玩过的女人数不过来,非常了解如何使女人兴奋,但面对穆桂英这样一个身手不凡又貌美如花的敌国女人还是第一次,所以也格外兴奋,格外用心。

 穆桂英本是一个贞洁的女子,三十不到的年纪本来需要就很强烈,那得起萧延德这样玩,不一会就感到浑身发烫,丰膛一起一伏,息越来越沉重,水也控制不住地顺着大腿了下来。

 萧延德见穆桂英已经狼狈不堪,哈哈大笑,冲几个手下道:“快来看,这个宋朝的母狗已经发情了,她正等着我们来她呢!”几个辽兵听了也跟着大笑起来。

 萧延德又对穆桂英道:“小婊子,快求我呀,快说‘我是母狗,求你们快来我吧!’”穆桂英本来就为自己不争气的身体生气,听萧延德这么一说,更觉羞,越发咬紧嘴一言不发。

 萧延德见穆桂英死活不说,心想:我倒要看看你还能坚持多久。萧延德转身朝一个辽兵递了个眼色,那个辽兵拎了个木桶进来。

 萧延德把手伸进桶里,竟从里面拿出一条蛇来!原来桶里是一条拔去了牙的蛇,萧延德笑着抓住这条蛇,把蛇的头顶进穆桂英的小里。

 穆桂英本来觉得自己的小里一阵阵发热,忽然间觉得道口一阵冰凉,一个又凉又滑的东西伸了进来。

 穆桂英张开眼睛一看,吓得魂飞魄散。穆桂英只见萧延德握着一条蛇,向自己的秘里伸去。穆桂英本来以为萧延德接下来就要污自己,可万万没想到他竟用如此毒辣下的手段来对付自己。

 本来女人平常见到蛇就怕得要命,穆桂英也不例外,再加上现在竟有一条蛇在向自己的道里爬,而自己却动弹不得。穆桂英此刻被吓得几乎昏了过去,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大声尖叫起来。

 萧延德见穆桂英被吓得尖叫,越发得意,一点一点松开手。那蛇感觉到穆桂英的小温暖动的越发厉害起来。

 穆桂英感觉到那蛇逐渐向里爬去,只觉浑身发麻,身体不由自主地抖了起来,穆桂英觉得自己的下体一阵阵收缩,突然一阵发热,一下顺着大腿了出来。

 萧延德见穆桂英被吓得小便失,知道此时的穆桂英已经完全崩溃,就把蛇从穆桂英的小里拉了出来,然后示意手下把穆桂英的绑绳解开。被放下来的穆桂英一下瘫倒在地上。

 穆桂英此刻已经被羞和恐惧完全击垮。想到自己正遭受着敌人无休止的肆意凌辱,竟被折磨得当着敌人的面小便失,穆桂英悲从中来,再也没有了巾帼英雄的风采,像个普通的弱女子一样痛哭起来。

 萧延德仍不足,他还要继续凌辱穆桂英。他走过来,揪住穆桂英的秀发,把穆桂英的头抬起来。

 只见穆桂英秀美的面庞上挂着泪珠,显得格外楚楚动人。萧延德道:“小人,这下老实了吧?快说‘我是母狗’。”穆桂英不敢拒绝,小声说了一句。萧延德大怒,一巴掌打了过去:“大声说!快!”穆桂英嗫嚅了一会。

 终于大声说道:“我,我是母狗。”说完又放声大哭。萧延德站起来,朝穆桂英喝道:“小货,趴下!”穆桂英挣扎着趴在了地上。

 萧延德又道:“小货,把你那下股撅起来!”穆桂英此时已经有些麻木,听萧延德这么说以为他又有什么新花样要折磨自己,吓得赶紧哀求:“求求你,饶了我吧,饶了我吧,我再也受不了了,”

 穆桂英也确实从来没受过这么多苦,这两天连续的折磨已经使她完全屈服,再也不敢反抗了,萧延德道:“货,要叫我王爷,懂吗?”穆桂英赶紧答道:“王爷,求你饶了我吧。”

 萧延德道:“好吧,那你把股撅起来!”穆桂英赶紧趴在地上,撅起股。萧延德仔细盯着穆桂英,只见穆桂英趴在地上,秀发披散,精神十分萎顿,圆润的双肩轻轻战抖,丰房垂在前晃动着,穆桂英的后背细腻平滑,雪白的股和大腿被刚才打得有些红肿,十分可怜。

 萧延德看着此时的穆桂英,一种施暴的望又涌了起来,他抓住穆桂英的双肩将她提了起来,一下推向一个辽兵。穆桂英尖叫着倒向那个辽兵,那个辽兵一下抱住穆桂英,在她的房上用力抓了一把,又将她推向另一个辽兵。

 就这样,穆桂英被萧延德和他的手下围在中间推来踢去。穆桂英的惨叫和辽兵们的狞笑混合在一起。辽兵们一边推搡着穆桂英,一边在她身上捏,得穆桂英身上青一块紫一块。

 萧延德看看已经差不多了,示意手下停了下来。穆桂英被折磨得疲力尽,倒在地上一动不动。萧延德命手下将穆桂英拖起来,将她面朝下放在方桌上,然后将穆桂英的双手双脚绑在桌子的四条腿上。

 萧延德了自己的子,走到穆桂英背后,一摆手,一个手下递过来一块牛油。萧延德用手指抹了一些牛油,在穆桂英的门周围抹了起来,原来萧延德对女人的后庭花最感兴趣。

 他已经不想从正面穆桂英,而想从她的后面干她。穆桂英本来已经绝望了,无力地任他们把自己绑在桌子上,等着萧延德对自己最后的蹂躏,可她没想到萧延德会在自己的眼周围去。

 她猛地一下醒悟过来:萧延德竟然要从自己那个地方来干自己!穆桂英虽然已嫁人多年,这一天来又遭到辽人无数次,可还从没被人眼,所以感到无比羞

 而且料想眼被干的滋味一定不好过。所以她拼命挣扎,使出最后一点力气扭动身体,嘴里苦苦哀求:“王爷,不要啊,王爷,求求你,饶了我吧!让我干什么都行,别从后面我呀!”

 穆桂英扭动着股的样子更加起萧延德的兽,他狞笑着道:“小人,太晚了,你就等着股开花吧!”萧延德将一手指伸进穆桂英的眼,感到里面很紧,还在不停收缩,又看穆桂英歇斯底里的挣扎,知道她这儿还是处女,越发来劲,把牛油一点点抹了进去。  m.IqqXs.COM
上章 穆桂英外传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