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穆桂英外传 下章
第6章 竟敢不去巡营
 耶律虎在穆桂英身后犹豫一下,道:“不好,我若解开你,只怕有麻烦,反正绑着你也不影响大爷快活。”穆桂英心中暗暗叫苦。

 耶律虎说着话,手已经摸到了穆桂英的私处。穆桂英的下面还很干,耶律虎用食指和无名指着穆桂英秘两侧的花瓣,中指则伸到秘里掏了起来。

 耶律虎的舌头也开始在穆桂英的粉颈上去。穆桂英感觉下面的快越来越强,自己的小里好像已经润起来,在加上还能感觉到耶律虎的隔着衣服顶在自己的股上,穆桂英忍不住也轻轻呻起来。

 穆桂英强忍自己身体里的望,决心再试一次,轻着又道:“将军,只要将军答应明天放了小女子,小女子愿意好好侍奉将军,为将军做任何事。”

 耶律虎的动作停了停,眼睛一转,道:“那好吧,小货,就看你怎么好好伺候我了,”穆桂英心头一喜。

 耶律虎刀砍断吊着穆桂英的绳子,转身走向座椅。耶律虎将自己身上的衣服全了下来,坐在座椅上。穆桂英望着耶律虎魁梧的身躯,壮的胳膊和大腿以及下面昂然立着的巨大的,暗想自己这次免不了又要受些苦了。

 耶律虎指着自己的,朝双手还被反绑的穆桂英道:“过来,给大爷我吹一吹!”穆桂英一边盘算着如何身,一边缓缓地走到耶律虎面前,跪到耶律虎的下。

 那耶律虎乃一介武夫,出来打仗免不了经常一身臭汗,又不经常洗澡,所以穆桂英刚把头凑到那前,就闻到一股刺鼻的异味,不皱皱眉头,几乎要吐出来。

 耶律虎见穆桂英表情有异,用独眼瞪着穆桂英。穆桂英赶紧低下头来,张开小口,将耶律虎的具含了进去。穆桂英强着反胃的感觉,用嘴和舌头把耶律虎的一吐,轻轻摩擦起来。

 耶律虎半闭着眼睛,好像很舒服的样子,但过了一会,见穆桂英总是只把轻轻地含进去不到一半,觉得很不高兴。耶律虎突然伸手,暴地按住穆桂英的头,向自己的下去,骂到:“臭婊子,卖力些!”

 穆桂英没防备,一下子耶律虎巨大的全都顶进自己嘴里,头一直顶到了嗓子眼,顿时胃里一阵搐,想呕吐却被堵着嘴吐不出来,难受得穆桂英拼命摇着头想挣脱出来。

 耶律虎不顾穆桂英的反抗,双手捧着穆桂英的脸,在自己的中抬起来又按下去,接着骂道:“要这样,懂了吗?”

 穆桂英被憋得几乎不上气,眼泪也了出来,拼命点头。耶律虎松开手。穆桂英不敢再停下,努力地把全都含了进去,一下一下地吹了起来。

 穆桂英想到自己堂堂的兵马大元帅竟然被迫赤身体地跪在这儿,为一个番将吹箫,不羞的脸通红,闭起了眼睛。耶律虎看到穆桂英羞辱的样子,非常足。过了一会,耶律虎伸出脚,用脚趾在穆桂英的大腿跟上蹭了起来。

 穆桂英大腿内侧的皮肤本来就很感,被耶律虎这么蹭着,渐渐地,下面的快越来越强,再加上自己双手被绑着,这种受待的感觉和快混合在一起,形成一种奇妙的感觉。

 遍穆桂英全身。穆桂英觉得浑身发热,发出一阵阵颤栗,嘴里不由自主地发出“呜”的声音,口水顺着嘴角了下来,身体也开始扭动起来。

 耶律虎被穆桂英的小嘴吹的也觉得非常舒服,又见穆桂英这样,就将脚趾伸进穆桂英的里,只觉那里已经是非常热,小里也已洪水泛滥。

 耶律虎笑两声,一把抱起穆桂英,将她放倒在上,自己也扑了上来。耶律虎在穆桂英身上,双手到处摸,嘴也在穆桂英的酥了起来。

 穆桂英此刻已经顾不上其他的念头,只觉浑身燥热,在耶律虎的身下不停地扭动着身体,嘴里发出动人的呻声。

 耶律虎也觉得全身热的难受,又面对着穆桂英这人的身体,再也无法克制了,分开穆桂英的双腿,了下来。但耶律虎还不急于入,把在穆桂英的小外的上蹭来蹭去。

 穆桂英被耶律虎得再也忍耐不住了,顾不得羞,哀求到:“快…快进来吧。”耶律虎气道:“小婊子,你说清楚一点,”

 穆桂英涨红着脸,又哀求道:“求求你,将军,快把你的到我身体里吧!”耶律虎大吼一声,猛地把进穆桂英的小中,一直顶到花

 穆桂英只觉轰的一下,脑袋里一片空白,猛地起了上身,接着又无力地倒了下去。耶律虎,在穆桂英的下身猛烈地起来,直的穆桂英的秘水四溢。

 一会就把了一大片,而穆桂英因为双手还被绑着,只能用力扭动身体,合着耶律虎的,口中叫连连。

 两人在一起战了半天,耶律虎将穆桂英翻了过来,解开穆桂英的绑绳,让她趴在上,从穆桂英的背后又了进去。

 耶律虎抱住穆桂英丰股,将半个身体都在穆桂英身上,使劲地又干了起来,穆桂英被干得浑身发抖,双手支撑不住身体,趴倒在了上。耶律虎又了有几十下,再也忍不住了。

 大吼一声,一股滚烫的了出去,直向穆桂英的道深处。穆桂英本已快到了极限,被这股,也尖叫一声,了出去。两人都倒在上,一动不动,像失去了知觉。过了半晌,耶律虎才慢慢地坐了起来。

 用手拍了拍穆桂英汗津津的身体。穆桂英这一夜连被三个辽将蹂躏,此刻已是浑身无力,头脑昏昏沉沉,被耶律虎拍了一下,这才清醒过来。

 穆桂英想起自己此刻处境危险,勉强支起身体,冲耶律虎笑了笑,道:“将军感觉可好?求将军放过小女子吧。”那耶律虎看着穆桂英,狞笑一声,走到座椅上坐下。

 穆桂英心里一沉,刚想再说点什么,只见耶律虎朝门外拍了两下巴掌,几个辽兵走了进来。耶律虎用手一指穆桂英,道:“小货,你以为我会放了你?我的眼睛就是被你们宋军瞎的,我的父亲也死在你们手上,我和你们有不共戴天之仇。

 既然落在我手里,就别想那么容易出去!“说完,耶律虎冲那几个辽兵道:“这个小货就是你们的了,你们几个给我好好玩玩她!”穆桂英脑袋里轰地一下,刚想说话,那几个辽兵早扑了过来,把穆桂英从上拖了下来。

 这几个都是今天跟着耶律虎巡营的亲兵,抓住穆桂英是就已经有些按捺不住,现在听耶律虎这么说,个个摩拳擦掌,纷纷下衣服将穆桂英围在中央。

 穆桂英见五、六个辽兵把自己围住,心里一阵阵发慌,那还有什么主意,只顾拼命挣扎。穆桂英此时手脚无力,再怎么挣扎也敌不过这些身强体壮的辽兵,反而更加起了他们的兽

 那些辽兵七手八脚地将穆桂英抱举起来,在穆桂英身上到处摸起来,耶律虎朝辽兵们道:“不要,按住她,一个个来。”听得这话,两个辽兵将穆桂英手脚按牢,一个家伙朝着穆桂英扑了上来。

 穆桂英此刻已经毫无望,下面很干。那辽兵可不管这些,一下了进去,只听穆桂英一声惨叫,无奈手脚动弹不得,只能任由辽兵糟蹋。

 那个辽兵干了一阵,将在穆桂英体内,站起来,又一个辽兵扑了上去,这时其余的辽兵有些等不急,索又拿出绳子,将穆桂英的双手重新捆到背后,将她按得趴在地上,一个人按住穆桂英的双脚,另一个抱住穆桂英的纤从后面干她。

 穆桂英前面也有一个辽兵托起穆桂英的肩,在她的小嘴里干了起来,穆桂英起初还使劲挣扎。

 后来渐渐地也没了力气,彻底绝望,便放弃了挣扎,听凭辽兵蹂躏。在前面污穆桂英的辽兵就把在穆桂英的嘴里和脸上,而穆桂英的小里也灌了辽兵的,顺着大腿了下来,一会的工夫,穆桂英的浑身就被得一塌糊涂。

 那些辽兵从没见过穆桂英这样的美女,干了一遍后不过瘾,有的就过一会又干一遍。穆桂英也不知道到底被辽兵干了多长时间,痛苦加上疲劳,渐渐地意识开始模糊起来。

 耶律虎找了一壶酒,坐在椅子上,边喝酒边欣赏着辽兵们轮穆桂英,觉得十分满意,正在这时,只听帐外一阵喧哗,一个辽将大步走进帐来。那辽将指着耶律虎大声喝道:“好个耶律虎,竟敢不去巡营,躲在这里快活!”  M.iqQxS.cOM
上章 穆桂英外传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