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谢齐人家 下章
第352章
 齐君昀在起墓前两个月每夜都跪于祖坟前和谢家父母之前,临起墓带着子在祖宗们面前磕了头,言语平静,举手向青天,誓言道他此生即便只剩尸骨枯化也不会再回京,只得他们跟随他而去。

 他断了所有后路,谢慧齐只能沉默不语。

 齐君昀这时对京城再无牵挂,他不愿子为他,为女儿把命都搭上,他走得毫无留恋,头也未回,即便是到了蚊凶也未作停留,一路向西走去。

 谢慧齐从来不知道他们临到老了,路途却颠簸了起来。

 进入蚊凶,齐璞一路相送,出了蚊凶就是无边的沙漠,齐璞把父母送进了先前寻好的绿洲,一月后,等齐家奴仆陆续抵达,他才回程。

 这厢忻京已入冬,谷展翼眼看就要病逝,宫女阿二去了谷府。

 谷夫人带她去一个庄园看了她母亲留给她的东西,国公府曾经给二小姐分的东西都在,另外国公夫人还留了一库房的药材下来。

 “你都搬去罢,还有这,一月一粒,庆将军留给你们的,还有齐夫人让我与你道,活一就要开心一,大家各有各的路,都各自珍重。”谷夫人淡淡道,把几斤重的钥匙串和一匣的药瓶给了她。

 谷夫人就此上了她的马车,与她分道扬镳。

 阿二出宫没有看到表舅父。

 她回了宫,问皇帝“国公府会如何?”

 皇帝看着她的泪眼,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齐国公不是什么都没留,他留了折子,让他收回国公府府邸,得知人去楼空那天皇帝去了国公府,国公街与国公府的匾额都已经被拆下来了。

 齐国公连祖宅都舍下了——平哀帝突然就清醒了过来。

 齐国公走了,京城没什么变化,齐国公这些年间已经不怎么亲历亲为管事了,每个位置都站了合适的人,缺了他朝廷什么样都不会变,他的离去只得来了众多更大的非议,与一些人对他离去的心悸。

 平哀帝这一年朝还是上得甚少,但京中繁荣更甚往年,有为的京官把京城打理得井井有条,哪怕皇帝连一句话都不再轻易说出口来。

 宝丰十四年正月,不等宫中回应,谷翼云突然去逝。

 谷家不久后也在京城消失。

 四月,林杳任兵部尚书,而身体好了些的皇帝又开始上朝,与此同时,宫中还活着的皇子们更蠢蠢动了起来。

 请佛容易,送佛难,要死了的皇帝突然不死,唾手可得的皇位突然又遥遥无期,更让这些付出了众多,连亲父母都背弃了的皇子恨之入骨。

 忻京的上空因皇帝的上朝,又开始弥漫起了浓厚的血腥味。

 一切都要重头开始,于谢慧齐现在的这个身体来说并不是太容易的事情,好在齐望和齐润谢由三儿在他们夫妇到达后尽快赶了过来,重出炉灶之事有了小辈们操劳,于她才解了这份疲于奔命的窘迫。

 一切计划得太快,很多事都堆在了短时间内要处理好,遂难免狼狈疲劳,但谢慧齐也见抵达荒地后,有事要心的丈夫精神反倒好了起来,她也是舒了口长气。

 她大概也明白丈夫的心情,很多事不需要再去替人掌握分寸,不需再去替人从长计议,断了世代被千夫指,万人骂的可能,他现在担负的较之前比不堪一提,算是极其游刃有余了。

 只是谢慧齐身体已是不太好了,也不知道还能陪他几年。

 世事从不如人所料,她以前一直都认定最后她会是他们之间那个后闭眼的,但如今看来怕是要不成行了。

 齐璞那厢得知兄任了兵部尚书,想了想,还是去了信道贺。

 他已在祖宗入地之时已跟齐家祖宗发过誓,哪怕忻京血成河,也绝不踏入忻京一步,兄以后如何,也只能他自个儿好自为之了。  m.IqqXs.COM
上章 谢齐人家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