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谢齐人家 下章
第337章
 于丈夫而言,他不想把鸡蛋全放到一个篮子里,于谢慧齐而言这次她跟丈夫的意思也差不多,但还是有别于他的。

 在这个往往举全家全族之力托举一人的年头,丈夫所做决定非同寻常,而她赞成不仅仅是她身为他的伴侣要站在他身边,另一半,也是她自己很想。

 当然她与丈夫对长子的看法不同,她不觉得长子真会让他们失望,璞儿已不是寻常人能比,但丈夫失望她也在惊讶过后也觉得可以算作正常,他自来对长子的要求甚过于另两个儿子。

 失望也能算是好事,还有进一步的空间,谢慧齐也不觉得现在的长子能好好继承国公府。

 谢慧齐一下子思绪万千,但心在片刻之内非常稳。

 她是长子的母亲,同样也是另外三个儿女的母亲。

 之前她做主替他们分家,就已经有了点这个意思。

 在她这里,她的儿女们每个都能展开他们的翅膀,所以女儿要去宫中,她不情愿也依了,但他们也该为自己的决定担负后果,就如女儿最后结果如何,她作为母亲就算伤心也认了。

 儿女们长大,就该有他们自己人生,每个人为自己负责,而不是把命运寄托在同一个人身上——她知道长子也乐于承担这种责任,他父亲说他儿女情长,谢慧齐却没觉得他会让国公府成为他儿女情长的陪葬品,长子打骨子里就不是那种只光享福不尽义务的人,但在她这里,如果有儿女,但凡任何一个儿女的成就如果都能不逊于他,她都不会让他们屈就。

 现在丈夫都张了嘴,她虽还是担心大儿知道他们的决定会伤心于他们对于他的寄望不高,但她脑子里已经开始在想以后的事了。

 她神态沉稳,齐君昀也看得出来她脑子里已经在做关于以后的决策了,不由又看了她好几眼,看得脑子里一堆事的国公夫人朝他眨了眨眼。

 “嗯?”她微有不解。

 齐君昀却笑了起来,摸了摸她的脸颊。

 他之前想的不对,她可贵的从来不是她的不离不弃,而是她跟得上他,他说要往前再走一走,她那头就已经开始想路要怎么个走法了。

 “你怎么想的?”齐君昀不忙着怎么说了,反问她。

 谢慧齐很多时候都会顺着他,但那些都是无关紧要的小事,关键时候她从不模糊自己的看法,要不模糊得久了就不会正视她的诉求,话语权都是要经由表达才有的,这时她想了想也道“无需明言分家,家早就分了,望儿十二年及冠,算下来还有三年多,及冠就出府去住,也有个名目。”

 齐君昀又笑了起来。

 见他笑得眼睛都柔和了,谢慧齐略一扬了扬柳叶眉“怎么?”

 齐君昀笑了好久才道“与为夫想的一致。”

 谢慧齐微一愣,嘴角也是略略一翘,但摇了摇头,道“璞儿那时还回不来罢?”

 他此去历练,最少也是五七年载的事情。

 “更好,”齐君昀淡道“他回来就知道什么叫做物是人非了。”

 他不出色,就也别怪有人赶到他的前头去。

 就如国公府要是无人,他也得接受有朝一他的子孙要被人鱼的结果,这世上的高处从来都不是留给弱者站的。

 谢慧齐翘翘嘴,没出声。

 她从来没想过,有朝一她也会往长子的心口捅一刀,但如他父亲所说,也好,他得接受世道从来不会全如人所愿,哪怕是她这个当母亲的,也不可能一直都把他捧手心里头。

 国公府定了居家女,京城中最爱说道国公夫人不是的两个王妃也是没少狠狠嘲笑国公夫人眼界不行的。

 谢慧齐这见了齐国公看重的弟子徐明观的母亲,徐母刚到京城上门拜谢,还说了些令她觉得惊讶的话来。

 其子看上了中王妃家的小女儿,眼看就要外地就任,他就请了母亲上京说亲,徐家因他说有要事要请父母进京处置,徐母快马加鞭进京,听他说是要求娶中王郡主,心下还忐忑,觉得他们家怕是还娶不上这等的高门贵女,又回头着人把消息一打探清楚,知道了中王妃跟国公夫人水火不容,差点被儿子气死,但她也是糊涂,不住疼爱的长子苦苦哀求和她那唯长子令是从的武夫丈夫可怜巴巴的眼神,也是硬着头皮就来了国公府。

 第一次见面就说起了儿子看上中王府小郡主之事,徐母也是尴尬得无地自容,心里也是叫苦不迭,怕国公府自此对眼高顶的儿子有所成见。

 谢慧齐听了确实惊讶,见徐夫人坐立不安,也是失笑。

 看样子徐夫人也是知道的,但还是来了,话也是说了,哪怕看她自己都不赞成呢。

 徐夫人是个温婉得体的夫人,说话都细声细气的,这是也是把罪过都往自己身上揽,看着地上道“也是妾身心大,觉着人家郡主好,哪怕是高攀也是想夜想,就斗胆想请国公夫人能替我们家做了这个媒。”

 徐夫人嘴里是这般说,心里却是一片哀嚎,她就从来不明白长子所想,这时候就更不明白他非要国公夫人作这个媒了。

 别人说她儿子聪明,但她老觉得万般他脑袋从小就怪怪的。

 “那我去说说。”谢慧齐见徐夫人脑袋都要低到了,也是笑着点了头。

 “呃,呃?”徐夫人木木愣愣地抬起头,呃了两声才张大眼睛,心里嘀咕着怎么这次又如怪儿子所愿了,回国公夫人的话都回得慢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欣喜若狂但还是一脸不明所以地朝国公夫人道谢。

 努力际,说得一口漂亮官话的徐夫人听国公夫人说了几句就昏昏乎乎地走了,走的时候还小媳妇似的一步三回头,朝国公夫人笑了又笑,谢慧齐被她逗得差点乐出声来。

 谢慧齐这边倒不糊涂,回头国公爷一回来,她就问起了这事。

 齐君昀这几忙,回来也是歇息,脑袋放得很空,由着她照顾,这时她问才想起来,道“已跟我说过了。”

 “你点头了?”

 齐君昀看她。

 不点头他们家能来?

 “为何?”

 谢慧齐还没清楚,便问了声。

 “要给中王他们点甜头,但不能给的太大。”齐君昀简言道。

 “谁的意思?”

 “皆有。”齐君昀知道她问的是这是皇上的意思还是他的意思,还是说是他们这些人商量出的结果。

 见她看着他,他便又多道了几句“现在连寒门子弟都用上了,却畏皇亲贵胄如蛇虎,多有不妥。”

 不患寡而患不均,尤其分不到羹的皇亲贵胄要是铁了心闹事,手动一动,只会比下面的人闹的事添的堵要大。

 他提了两句,谢慧齐略一想就明白了,这是要托几家上来的时候了,她也是笑了“不知道中王妃见着了我要怎么想…”

 为免中王妃不见她,谢慧齐让麦姑去递的帖子,麦姑送完帖子回来一见主子,听主子捉狭地问她中王妃见不见她,她也是好笑“见呢,中王妃还问您最近身体好不好呢。”

 “问得不勉强罢?”谢慧齐笑意

 麦姑仔细回忆了下,摇头道“不勉强。”

 男人的事归男人,女人们相处也自有她们的一套,中王妃可不是个扭扭捏捏的,国公夫人一来她也是大门门前就相了,只是脸色还是冷若冰霜,谢慧齐偏过头去看她,也是只见她的两个鼻孔。

 等到坐下相谈,中王妃淡淡道“多谢你先相告。”

 说着等丫鬟的茶一放下,她抬了手,把杯子往国公夫人那边推了推,算是纡尊降贵地道了谢。

 “那王妃可是满意?”谢慧齐拿起杯子抿了一口。

 “嗯。”消息一递,徐家不算被查了个底朝天,但中王府该知道的也都知道了,中王妃也知道跟国公夫人这种人说话就算是藏着掖着也不过是跟她虚耗时,你拖,这老母狐狸比谁更知道怎么拖,她在人到之前早把今要说的话,怎么个说法也想了个明白,这时便道“那晚生是真得你府看重?”

 “我倒没真过本人,说样貌倒是极好…”“我们王府是挑夫婿,不是挑媳妇。”中王妃听了一句废话,嘴又毒了起来。

 “是得国公爷看重,”谢慧齐话没说完就被打断,也是无奈,看着中王妃道“你应该也是听说了去年我府大宴闹出的事。”

 当时为争徐明观为婿,不仅国公府的亲戚家争了,别家也是精彩。

 “嗯。”得了句准话,中王妃就把更难听的话咽下了,想了想觉得自己对国公夫人脸色也是不太好,便勉强一笑与她道“天贶节我们皇族要去长寿观上香,在山上摆了福宴,国公夫人可要一道前去?”

 大忻也有天贶节,也是赐福节,但与谢慧齐前世所知的那个六月六天贶节还是很不同的,她所知的那个天贶节是女儿回娘家的一个日子,忻朝的不仅是日子略迟了半月不说,喻意也是有了另外的意思,忻朝的天贶节是家中所有女出门上道观上香,然后登高接受天意祝福的一个日子。

 于谢慧齐所理解,这是一个她所处的这个时空女朝外放风的一个好日子。

 中王妃这是朝她示好,但每年的天贶节谢慧齐都是国公爷陪她过的,她的风不好放,还是得被男人盯得死死的,这时便淡道“多谢中王妃相请,我就不去了,想来你和王妃她们之间也是多容不下一个我了。”

 中王妃刹那喉间一哽,被她也是堵得说不出话来,缓了一会才朝国公夫人瞪眼,但缓过来了自己也是觉得好笑。

 可不是容不下?她跟王妃一见面就得舌剑,再来一个不是善者的国公夫人,也是太挤。  M.iQQxS.com
上章 谢齐人家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