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谢齐人家 下章
第318章
 平哀帝失笑,扇子一敲手,摇着头就往里走了,他身后的侍卫还恭敬地递了个帖子。

 国公爷可是未给皇帝下什么帖子,齐璞打开一看,见是落的是二妹的款,字迹也是二妹的,也是失笑。

 他把帖子擅到了袖子,打算回头到母亲膝前献宝去。

 齐璞在午后还候大门外,也是为的专候着皇帝,这时候来的人都已经进府去了,外边徘徊着都是未得帖的。

 等皇帝一进,齐璞过问了一下门口的布防,又跟领头的几个管事颔了颔首,这才转身进了大门。

 他这一进去,里头鸦雀无声,国公府夏日的蝉鸣鸟叫声清晰可闻。

 一见他出现在前堂前,躬身站于廊下的管事这时候无声无息地踩着快步下了梯了,小跑着到了他面前。

 “长公子,皇上进去时门口有位叫楚大人的把酒洒到了皇上身上。”管事轻声道。

 齐璞点点头,步子刚迈上台阶没几步,就听到了堂内的大笑声。

 他还不急不缓,管事的见他镇定,那半低着的头也抬了起来,在嘴里轻咳了一声直起了背。

 越近,里头的声笑语越大。

 齐璞到了廊下,隐约能听得见皇帝的声音了,只听皇帝在里头笑道“…若真是矢无虚发,楚大人,回头朕秋猎倒要是带上你,见识下你的身手不可了。”

 “多谢皇上。”有人欣喜回道。

 齐璞朝后微一颔首,跟着他的齐武上前一步,轻声道“长公子,是是楚鸣,去年武举探花,赵家女婿。”

 齐武这么一说,齐璞也是想起来了,楚鸣是赵家女婿,但于兵法武艺上颇有一点见解,对国情也颇有他的一番见地,他的帖子是齐璞定的,叫他来也是为着看看再说。

 这一年来,继前面的大开学苑不说,皇上已有在民间大兴武术强身健民之意,这也能延长大忻百姓寿命,且能保家卫国,但此举也唯恐助力民间戾气,惩凶斗恶之事增多,遂在推行之前,各种法令与定令必须提前定下。

 皇上跟齐璞要年轻一辈的人,楚鸣便是齐璞看中的人之一。

 “是个人才。”齐璞拿扇拍了下手,脸上挂着笑踏进了门。

 “长公子来了。”

 “长公子来了…”

 齐璞朝他们举揖回礼,这时平哀帝还站于大堂中间与跪着的人说话,齐璞快步进去,朗声道“小臣叩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身。”平哀帝上前一步扶了他起来,笑着与他道“朕一进来就得了个堂彩,似是扰了表弟的饯行宴了。”

 “皇上折煞臣也,您能来,我府已是蓬荜生辉了。”齐璞微微笑道。

 “表弟客气。”平哀帝托了个半个手臂往前走。

 齐国公在首位下站着,皇帝过来,他举揖略弯下了

 “国公爷。”平哀帝亲近地叫了他一声。

 “皇上,请您入坐。”齐君昀淡道。

 平哀帝微笑着入了首位,一坐下,堂又是再呼万岁声。

 “各爱卿平身。”平哀帝饶有兴洁地看着下首,扫了些国公府能纳数几百人的大堂。

 说来他来国公府近年来也算是来得勤,这大堂齐奚也带他来看过,说是翻修的时候是她母亲一手归整的大堂,朱的墙壁展翅的蓝鸟,他来时大堂空的,门全打开阳光渗进来,国公府的大堂耀眼夺目,奇异地张扬至极却又不失大气沉稳。

 平哀帝因此让二小姐带他把经他表伯母主持翻修过的宇台楼阁都走了一遭。

 如今大堂内摆放着无数花瓶,花瓶色彩鲜夺目,里面着的繁花丽白净皆有,光看景象已是如置青光了。

 “给国公爷搬个椅子过来。”平哀帝朝近侍道,他今微服出来,就没带到老叶公公。

 近侍刚动,就有国公爷的人把椅子搬到了他手边,那近侍瞄了瞄国公爷,国公爷负手站立于皇上之下,眼看堂下在落坐的众人。

 这时齐璞朝那近侍微微额了下首,那近侍松了口气,把椅子搬在了离皇帝下首偏远一些的位置。

 平哀帝见椅子搬得远远的,都跟首位下座的林元帅都只仅隔一臂之遥了,也是笑了起来。

 大多时候国公府也够避他如蛇蝎的,但好在,他想从国公爷得的,现已归他了。

 这厢大家都已坐好,那些没见过平哀帝一个个兴奋地朝心广阁的皇帝看来。

 国公府虽无舞伎舞,但演奏的乐师技艺高超,堪称大师,且有美酒佳肴鲜花,左右有同好之人与之谈天论地,说经道古,这些人已是兴奋异常了,午宴一开,国公爷也未曾说过他们喧哗,众人一时胆大,兴起时也难免手足舞蹈,皇帝进来时,楚鸣就正在拿宴桌当战场,杯盘筷著当士兵,武器,在门口就给各同好演绎了一场大忻两年前谢将军打的那场定凶之战,把皇帝撞了一身的酒气。

 平哀帝气度本雍容华贵,相貌不俗,这大度气息一开,在那些没见过他的国之栋才眼里,简直就是天人之姿。

 平哀帝被这么多闪着华光,且愉悦的眼睛盯着,也是失笑不已,心思甚是酣畅无比,嘴角的笑更是一直没有停下来。

 前堂热闹,中院也如是,午宴过后,有下人往后院送消息,说有位小夫人都喝实了,醉卧在了一位老夫人的怀里,抱着老夫人的喊美人,把老夫人逗得笑岔了气,咳了半天,药堂的人都过去了。

 谢慧齐听了也甚是好笑,今是媳妇的场子,还没到午时人到的差不多时她就差人去送话了,让大家好好吃宴,她今就不过去了,省得人期待见她。

 各家来的小孩儿午后也让她分给了早准备好的丫鬟们领着他们去睡了,谢慧齐也是陪小孩儿们说了半天的话,午后也是累了,刚准备睡下,前脚有下人来说珠玉院的事,后脚女儿就来了她房里,说道皇帝被人撞了一身的酒气。

 “倒不能让他来后院换裳…”齐奚在母亲的边坐下,靠着母亲的头道。

 来了就要被人有得说了。

 “那送到前面去?”谢慧齐跟着她的话走,把女儿搂到了怀里。

 “嗯,”齐奚这时朝门边自己的丫鬟点了点头,等人领命走后,她在母亲的怀里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道“说是高兴的,笑得连眼珠子都找不着了。”

 “谁找你报的啊?”这么大的胆子。

 “小叶公公,老公公的小徒弟。”齐奚也是笑了起来“你也见过他的,很机灵的一个公公。”

 谢慧齐也是笑了起来。

 “不过这话肯定是表哥让他说的。”齐奚也知道小叶公公胆子再大也不可能说出诸如皇上眼珠子都找不着了的话来。

 “他愿意讨你心?”谢慧齐心里轻叹了口气,但嘴里还是平和地问。

 关于女儿与皇帝的事,她是一百个不愿意一千个不情愿,可她不愿意不情愿又如何?

 日子是女儿在过的,她既然已经决定了怎么过,已经愿意付出生命的代价去获取她的欢喜悲哀,这就是她选择的人生,谁也不能代替她过。

 谢慧齐亲手教养她成长,赋予了女儿不一样的灵魂,如果长大的女儿选择了这样的一条路,那她也只能把这归于命运了。

 她能再给女儿的,就是让她有生之年,能有多快乐,就有多快乐。

 “很愿意。”齐奚说着也笑了起来,朝母亲比划着道“给我在长乐宫里挪了块地,说要亲手为我栽本命花,挖了十来天,挖了有三四个这么大的坑罢,就过来跟我求饶,说能不能让公公们替他挖挖,他手都起泡了,说的时候眼睛还水汪汪的,特别的可怜。”

 谢慧齐听着都笑了“那后来呢?”

 “他都求饶了,我还能怎么办?”齐奚也是无奈,道“我都说不要紧了,过了两天,他又是心中愧疚,说要给我画好几个花样子让我作裳,阿娘,你说,他都说了,我能如何?”

 “嗯,得应。”男人要献宝,你要拦着他,他能不高兴好一阵子,兴许还会记在记忆里,以后一到翻旧帐的时候就会愤愤不平地拿出来在你耳边唠叨个不停。

 跟人成亲了二十余载的国公夫人对此有经验得很。

 “那后来呢?”国公夫人又问。

 “后来,他一忙于政务就忘了,说是三天必给我的花样子五天后终于想起来了,白纸上一滴墨都没有,又回来跟我求饶,当夜瞒着我熬夜画了一宿,画是画出来了,人却发起了烧,我又守了他一夜才把人守好。”齐奚说起来也是心累,叹着气跟母亲道“我以前可羡慕你呢,尤其小时候觉得阿父把你看得那般重,问阿父我好还是你好,阿父一说你好,我心里还很不好受呢…”

 女儿话没说完,谢慧齐却笑个不停,捏着她的脸蛋道“小嫉妒鬼。”

 齐奚不以为忤,脸被母亲捏变形了也依旧在倾诉“我现在一点也不羡慕嫉妒你了,一点也不了。”

 “嗯?”

 “想想我阿父那样的,你把他哄高兴了,哄得他嘴里只有你,那得下多大的功夫啊,”齐奚拍着口,一脸的心有余悸“你看表哥以前对我多好?说是百依百顺也不为过,一旦不隔山隔雾过起了日子,我这样不爱跟他生气的,有时候都要被他气得脑袋空空…”

 “嗯?”难得女儿跟她仔细说起了她跟温尊的事,谢慧齐细耳听着,没有丝毫的不耐烦,想知道的更多一点。  M.iqQxS.cOM
上章 谢齐人家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