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谢齐人家 下章
第311章
 这一年来皇上的召见臣子甚多,齐国公又常呆于太和殿外的阁署处理事务,也常进出太和殿,徐明观可是看小国公爷躲了国公爷好几次了。

 平时跟老鼠见猫似的,现在却是要蹭着他往里进,徐明观也甚是好笑,少年心也难免有些捉狭“小国公爷,您就不怕国公爷训你?”

 齐璞止步,搭着他的肩,语重心长“还没去过我家罢?”

 对他再好,也没带他去过国公府罢?虽说是收他为徒了,但也没行拜师之礼罢?

 徐明观悠悠道“国公爷道我辈之人不必拘泥于门户。”

 齐璞不嗤笑出声,拿扇子敲他的头,戏谑道“那你就信了?”

 徐明观摸着鼻子笑了起来。

 他也不是个真书呆子,从三岁握笔写论起学到如今,各大史书都已翻烂,他还真没见过几个孤寡之臣真得偿所愿的,光明哲克己,可成不了大器。

 他知道小国公爷的意思,但也实话实说道“这个我都听国公爷的意思。”

 能把他放到身边带着他处理政务,于他已是大恩。

 “那个你跟我父亲的管不着,我下个月就要走了,有个送别宴,徐师弟是要来还是不来?”齐璞笑意

 徐明观又摸鼻子,笑叹了口气“小国公爷,你就说罢。”

 “等会我进去,你要是见里头有什么不雅的,替我把门守紧了,谁都不许进来。”

 “不雅的?”徐明观到底还是不了解这对父子,有些不解。

 “你记着就好。”齐璞说罢,大步向前,先于他进了阁署。

 徐明观跟着进去,等到随小国公爷一同进了老师的官署,末了没一会,就见其师兄被在他心目中英明神武的老师罚着倒立说话,结巴一字,茶杯就往他身上招呼,凶残得徐明观眼皮一跳一跳的,等到小国公爷脸上被泼了一脸墨后,他默默地把身体移到了门口,挡了外头许多大人的眼神。

 没用半个时辰,徐明观就明白平对着他们这群学生耐心有礼的齐国公是有多温文尔雅,如兰君子了。

 谢慧齐在国公府也听到消息,知道长子到他阿父那里讨嫌去了。

 她儿子最近在户部做事做的还算好,但也不是未出小纰漏,到底还是国公府的那群老臣子帮着收拾了,在他那个对他要求严格的父亲那里,他小罪都是大罪,又隔了这么多天才去见人,简直就是羊入虎口。

 晚上齐璞回来,来跟她请安还是一片玉树临风,谢慧齐拿着手指戳他口,听他唉唉地叫,忍不住笑了起来。

 齐璞平时要是时辰晚了,也不来鹤心院见她,这早些回来到鹤心院来请安也是献宝来的,看她还笑,他也是无奈,把衣襟捋开了些给她看个仔细“是真砸,你家国公爷对我也真是十年如一。”

 国公夫人又忍不住戳了他两下,齐璞嘶嘶地声,退后两步,没跟她坐一块了,他拿着桌上的果子啃了一口,又拉扯到了嘴边被马鞭肿了的伤痕,又是摸着嘴好一会都没回过神来。

 “舒坦了?”谢慧齐也不心疼他,笑着问。

 这不管大错小错,当一顿了,也可安心了罢?

 齐璞见她眼睛都是亮的,尽管他老大不小了也还是忍不住问“我真是你给他生的?”

 怎么一个两个都当他是捡回来的招呼?

 谢慧齐忍不住笑出声来,朝他挥手“回青院让你媳妇给你擦药去。”

 齐璞哼了一声,忍着疼把果子吃完,丢了核,拿过丫鬟递来的帕子擦了手,这才起身。

 离开前他跪到她面前,双手握着她的手,抬目看着她的脸淡淡道“最近要打点离去的事,应酬也多,也没得什么时间过来跟你说话了,阿父陪着你我是放心的,这么多年来他也没给你受过什么气,也没什么是我能为你做的,想来只有我真正继承了你们的衣钵,不让你们失望,才是你最想我做到的,你也放心,我就是不如阿父,也会撑着这个家,二妹三弟四弟还有小由他们我这辈子都会管到的,你信我。”

 “嗯,信。”谢慧齐摸了摸他的脸,微微笑了起来“老大…”

 齐璞看着她。

 “老大,娘能给你的都给你了,往后的路自己好好走,”谢慧齐摸了摸他那双像极了他父亲的眼睛,再说出口的话却是再温柔不过“但要是走累了,疲了,就回娘身边来,不管你在哪,成了什么样的人,娘都在咱们家等你,哪怕你一事无成呢,你也是我们的孩子。”

 齐璞也是忍不住笑了起来,低着头看着手中握着的手,轻轻地点了头。

 这就是他的娘,他的家。

 国公府的长公子要就任外地,他友广阔,说来三教九之人都有,也有人在自家为他办送别宴的,但国公府这边发了话,说国公府会开三宴让长公子辞友,让接帖之人都来国公府喝薄酒一杯。

 这也是谢慧齐在长子离开前最后为他出把力了。

 国公府一直门森严,一来他不是寻常人等能进门来的,二来国公府的宴会甚是稀少,除了国公府的重要门臣还算常出没于国公府,其它皇亲贵胄想得邀进门来都是不易,物以稀为贵,更何况是国公府这等一等国公的门府,还有齐国公这个百官之首坐镇府中,这次国公府大开门庭,多的是人想从长公子那得张帖子。

 谢慧齐把前院和中院前半部花,三堂六院还有大半个园子都挪了出来让他待客,也把前中院的仆人到了儿媳手里,钱也拔了三万两银到她手里,让媳妇全权办这三次宴会的所有事情。

 她什么也不管。

 要叫什么人来,也是他们夫商量着办。

 那厢林夫人得了消息也甚是紧张,又来了国公府问女儿要不要帮忙,林玲这次婉拒了母亲的帮忙。

 她也是知道婆母的意思,婆母也是带了她这么久,给了她这般多的人,如果这还都要靠她娘家的母亲帮忙,她这国公府的长公子夫人不当也罢。

 扶不扶不起,即便就是齐璞还护着她,她对自己也会很失望。

 林玲得了重任也不见得慌乱,头天开始就井井有条,安排都很得当,很是大气沉稳。

 前院忙,后院也没清闲太多,这时余家也出了点事,余小英父子把快要生子的谷芝堇送到了谢慧齐这里来。

 谷芝堇这也是被其小儿媳伤了心,其小儿媳也是谷芝堇挑的,本是家道中落的一个乖巧的闺女,这些年来在家教甚严的余家当媳妇也是未受过什么刁难,其夫也只有她一,许是好日子过久了,加上她肚子里也是有三个月的孩子有持无恐,竟在公婆背后说婆婆不要脸,这么大年纪了还有孩子后被护母心切的小儿子听见,严词责怪了几句,竟跳了家中水井,救上来后也是不思其过,反倒说是婆婆要死她,要令家族蒙羞…

 话传到谷芝堇耳里,谷芝堇动了胎气,要来见谢慧齐,余小英父子也忙把她送过来了,跟谢慧齐说道好事后说过两处置好家中的事就来接她。

 谢慧齐听后也是匪夷所思,这当媳妇的,竟嚣张至此?

 她看着面有愧的余家父子三人,未出一言,但一脸的荒谬。

 这叫什么事?

 “姨母,家中有愚妇,怕惊了母亲身子,”小弟羞愧得不敢言语,余谷率先往前一步跪下沉声道“这两还请您帮我们看顾着母亲一些,过两我跟小弟会过来跟母亲请罪,接母亲回去。”

 余小英在路上被谷芝堇打得脸都肿了,这时候见到对他冷着脸的谢慧齐也是脸的羞愧,他是亏欠他老的,当年他说不住谷家了,她就跟着他义无反顾地离开了谷家,他一生都怕惊着她扰着她,却没想当她一把年纪了连命都搭上要为他生子却还要为他受委屈,他也是无颜见人,谢慧齐一朝他看过来,他嘴,也是一个字都挤不出来。

 谷芝堇已被谢慧齐令人扶到了齐奚的院子去休歇,她不在,谢慧齐也发现她是对余家父子没什么话可说。

 到底也是余家的家务,她也不想仗着身份多嘴,末了也只是点点头“好。”

 余家父子又去齐奚的溪水院转了一圈才走。

 谢慧齐这头手中的事忙到一半,被她派去侍候的婆子就来说余夫人醒了,谢慧齐放了手头的事就去了女儿的院子。

 谷芝堇见到她不复刚进门时的眼红,她喝了药醒了一觉醒来已经恢复了平静,那平时总是显得有几分孤傲的脸也看不出之前的悲恸来,她见谢慧齐一坐到身边,就握了谢慧齐的手摸向肚子,半垂着头淡淡道“差点就没了,就差一点点。”

 谢慧齐轻柔地摸着她的肚子,沉默了半会,才道“这么大的胆子?”

 “呵。”被寒了心的谷芝堇冷冷地动了动嘴角。

 谢慧齐也知她外冷内热,外表看着冷酷,但是个为了家里人什么都做的,媳妇进了门,也是媳妇那是要什么就给什么。

 怕是给的太多了,有人就觉得该她的了。

 “你太会宠着人了,”谢慧齐也不屑于说道不在她眼里的人的不是,仅对谷芝堇道“以后莫要如此了。”

 谷芝堇木然地点了头。

 也没两天,仅隔天的晚上余小英就来接谷芝堇回去了。

 那被休出门去的人肚中孩子已无,被送到了离京的镖车上,有生之年想来也是难以回京城了。

 至于她娘家,因得了余家的银钱,也怕于家族名声有碍,其母也与她写了断亲书,一辈子不会来往。  m.IQqxS.Com
上章 谢齐人家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