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谢齐人家 下章
第297章
 顺天府的府尹也是很快就到了,来跟谢慧齐见了个面,领了她的话。

 谢慧齐以前见过顺天府的府尹,现在顺天府府尹不是国公府的人当任,是皇帝的亲信,这厢来了就恭敬地躬身道“但凭夫人吩咐。”

 “客气点关着,谁来都不要把人放走,接下来有什么事我会差人跟你说的,俞大人,麻烦了。”谢慧齐朝他颔首。

 俞府尹肃容揖礼“夫人放心。”

 两人没说两句,俞大人就走了。

 人走后,谢慧齐也是坐在后堂好一会都没起身,等到麦姑过来轻叫了一声她“夫人”她才从怔忡中回过神来。

 也就这么一会,谢慧齐就打好了主意。

 大儿媳那,若说没有错处那是不可能的,她是国公府的少夫人,出门的护卫跟婆子媳妇丫鬟是有规格的,这次大儿媳出门,身边的护卫没少带,但国公府的八个服侍的人,她只带了五个,且这个五个在她与人谈话之时被摒弃在外,但凡是留一个专门服侍的武使丫鬟在身边,恐怕也不是这个结局。

 要是她能让自己没出事便罢,现下她出了这天大的事,她错了,没护好她的一群人也得跟着受罚,谁也逃脱不了干系。

 但因着她是主子,她是长子的子,又加上她年纪小,谢慧齐想着这事还是她担下来罢——现在最重要的是小儿媳的身子。

 齐璞很快就回了府,回府后就回了他们的青院。

 没多久,齐璞就来了鹤心院,他一大步进了就朝谢慧齐走来,一到她跟前就跪下,把头埋在了她的膝盖处。

 婆子媳妇子们迅速地退了下去。

 谢慧齐摸着他的头没说话,过了好一会,等他情绪平静了些才轻声道“有好好说话罢?”

 “嗯。”齐璞在她的膝盖中轻嗯了一声。

 “她还小,要学的多着呢,人呐,都是一步步经了事才长大的,她也好,你也好,都得如此,不要去怪罪,把时间浪费在这上面,知道吧?”谢慧齐轻柔地道。

 齐璞没出声,头也还是没抬起。

 “她是作母亲的,失去一个孩子,心比谁都痛…”谢慧齐无声无息地在嘴间叹了口气“我当初生你们的时候,也是不太平的。”

 齐璞这次抬起了头,眼睛是红的“但我们一个个都是好的。”

 谢慧齐摇摇头,摸了摸他的眼角“不一样的,娘从小在西北长大,一来京城就跟羊入了狼群似的,哪怕有你太祖和祖母们,你阿父护着我,我也是一步恨不得掰作十步走,哪一步都踏得小心…”

 “孩儿知道了。”齐璞又低下了头。

 谢慧齐知道他想的远远不止于此,只是他不愿多说,她却还是得把她的话说透了“谁人无过?即便是你阿父与我也是做错过事的,你自己又何尝没有未犯过错?”

 可那是个孩子,还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

 齐璞心里难受,但还是忍住了没把话说出口。

 “对她好些,她才会把你更放在心上。”谢慧齐把他的头抬起,眼睛定定地看着他“你要做个有担当的男子汉,行吗?”

 齐璞勉强勾了勾嘴角,点头道“孩儿知道了,您放心。”

 他知道依她的子,她肯定是不会怪罪她的。

 只是齐璞还是想不明白,为何他把心跟国公府都送到她面前,她却为何把国公府的人支得远远的…

 “有什么话,不懂的,不解的,直接去问她。”谢慧齐见他脸色暗沉,想了想,还是又多管了闲事,与儿子道。

 她也是不太懂儿媳为何要把国公府的人支开,明明国公府现在才是她的家。

 儿媳不是那般不懂事不知情理的人。

 她也想要个答案,跟国公爷待。

 这事就是有她顶着,也得有个待才成。

 母子俩没说一会话,下人就报国公爷回来了。

 谢慧齐让齐璞坐在厅里,她去门外

 果不其然,齐国公的脸色相当的难看。

 “好了,别板着脸。”谢慧齐一搭上他的手就道。

 “胡闹!”从不跟她生气的国公爷这下脸色相当难看地斥责了她一句。

 “嗯,”谢慧齐拦在了他面前,没让他进,抬起头看着他直接道“事情已经发生了,斥责无济于事,还是把事情清楚才好。”

 世家还是重子嗣,她丈夫万般的好,这点却是放不下的——他想得开,但太国公爷跟太老夫人对他的影响是烙在他骨子里头的。

 齐璞成亲后,他有意无意之间会跟她商量长孙和长孙女的名字…

 但这时候,他这个当祖父的心情不是最重要的,现在他是父亲。

 “她支开了身边人,她有当自己是齐家人?”齐君昀一听,眼冷脸也冷。

 “哥哥!”谢慧齐低声喊了他一声。

 “好了,”见她脸色也不好了起来,齐君昀深了口气,道“我知道了。”

 “国公爷,夫人,林元帅来了。”有管事的急步过来报道。

 齐君昀冷漠地回过头去,看得那管事的马上就低下了头。

 “请元帅入堂入座,说我们马上就来。”谢慧齐朝管事的吩咐了一句,拉着他的手低声再嘱咐了一句“不要责怪璞儿他们,你是他们的依靠,不得。”

 说着牵他进门,但一跨过门槛,看到就站在门边看着他们的长子,见他看到他阿父后就是眼睛一暗,头往下低,谢慧齐从没见从小就意气风发的长子如此暗淡过,心底也是猛地被人揪了一把似的生生地疼。

 她不抬起眼,哀求地看了神色冷淡的丈夫一眼。

 齐君昀不悦,对他来说,长媳所犯的错就是长子的错,他忍不住对长子失望。

 他在长子这个年纪,已经一头担起整个家族,把国公府一头往地上栽的颓势硬生生的扳直了往上,而花费他无数心思的长子,被他母亲放诸了众多心血的长子却连自己的媳妇都管不好。

 而这个媳妇,是他自己要的。

 他头一次对长子如此失望。

 齐璞低着头,忤在那不语。

 这时候齐望跟齐润也是赶了回来,他们一到鹤心院,见到的就是父亲冷对长兄的情景。

 齐润先于三哥跑了过去就抱了他大哥,回头看着他阿父,嘴里却却着长兄“大兄”那厢齐望也是快步过来站于兄弟俩面前,眼睛哀求地看向父亲。

 看着与子一样的眼睛,齐君昀本冷凝的眼轻动了一下,随后他走向前,把兄弟三个都揽到了怀里。

 “这个家,是我跟你们娘给你们的,你们要好好护着。”齐君昀拍了拍齐望跟齐润的肩,松开他们,站在齐璞面前“看着我。”

 齐璞抬起了头。

 “我还在,我还带你走一段,莫要等到我跟你阿娘都走了,你都护不住你这个家,护不住你的弟弟妹妹们。”

 齐君昀说完,齐璞面无表情的脸上下了两行泪。

 “好了,”齐君昀这一次伸出了手抱住了儿子在怀里拍了拍,闭着眼无奈地道了声“孩子还会有的。”

 齐璞把头搁在了他的肩上,压抑地重重息了起来。

 齐君昀最终只能叹口气,回过头再踏出鹤心院,他的脸便又不冷不淡,让人看不出喜怒哀乐来,只是路中被夫人着手五指的时候,他低下了头,看向了她那无奈的眼,他便低头在她的发间轻碰了碰。

 “知道了,这事让你处置。”家是她的,他不会手。

 林立渊是在堂厅的廊下等的他们,一见到他们夫妇遥遥走来,他就一揖到底,直到夫妇俩站于他面前,齐国公开口让他起,他才站了起来。

 “是老夫教女不当,行事鲁莽,还请国公爷夫妇…”已经也是知情了的林立渊别过脸,一身的惭愧。

 他也是查明了一些情况的人来的,国公府尚还不清楚推女儿的人是谁,他这边是一得信,连原因都查明白了些许,一查明些,他就骑马急急过来了。

 这事他不出马立刻出来大刀斩麻,怕是不会善了,齐林两家也怕是好好的姻亲当不成,得成仇家了。

 “林元帅里面坐罢。”谢慧齐先开了口,口气温和。

 “谢国公夫人。”

 “听您的口气,想来…”谢慧齐一坐下就问。

 一出事,比齐璞更肝抖心颤的林立渊苦笑着道“不敢欺瞒国公爷和国公夫人,这一次,是我长媳犯的错。”

 “哦?”“我那媳妇前段时了玉婷公主,她是小家出身,不懂…”林立渊说到这顿了下来。

 那厢刚醒来的林刘氏得了家里人来的报,听说害女儿小产的人是她媳妇身边的媳妇子,那媳妇子本是家里的世仆,一家三代都住在府里,其夫也是家中的护院,她也是元帅手下一个老武夫的女儿,是最可信任不过的人,一直都未出什么差池,因着她也会些武艺,力气大就把她放在了少夫人的身边,可就是这个被他们家器重的人竟推了女儿一把,把女儿的肚子生生撞没了。

 不多时,就在齐君昀夫妇与林立渊说话之时,国公府在长寿观的下人又急冲冲地回来报,说茶桌上的茶里竟查出了绝育药来。

 “未曾喝罢?”谢慧齐一听就心惊胆颤,话说出来声音都变了。

 她急忙问话的时候,万夫当前都面不改的林立渊把手边的茶杯都打翻了,眼珠子鼓得都要瞪出来了。  M.iqQxS.cOM
上章 谢齐人家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