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谢齐人家 下章
第271章
 太医们这次用了余毒较轻的方子,是药三分毒,更何况给皇上用的方子里都是猛药,药越烈的药越会对肠胃造成负担,只是这次用的方子里的药保守了些,皇上的身子没药撑着,也会怠懒些,自己本身承受的也更多些,苦痛来了也只得自己熬着,不能再药着。

 这是好是坏也是难以衡量,终归是找不到两全之策出来。

 齐奚看的仔细,她对药大多是懂的,不懂的也会朝自家的大夫颔首,等人过来就指着不懂的给他看,自有齐国公府的大夫为她轻声解说。

 末了,齐奚把方子放到了叶公公的手里,朝他点了下头,一屋子的人自皇帝到门口守着的太监皆都松了口气。

 这气松得太明显,一屋子就听到他们的松气声了。

 齐奚也不,眼睛慢慢地朝皇帝看去。

 平哀帝见了,又是拿拳抵着翘起的嘴低下了头去,不怎么敢看她。

 怕她挑眉,更怕她了然于心的似笑非笑。

 表妹还真不是个一般的姑娘家。

 八月下旬入了秋之后的天气凉爽了下来,齐奚这几天也没了先前进宫的那份悠闲,减了药的平哀帝反应很大,没出一天就高烧了一次,吃什么就吐什么,晚上心悸出汗睡不着,白天脑袋昏沉提不起精神,头两天皇帝还联合身边的人瞒着她,可她天天出现在长乐宫,皇帝就是躲她也躲不了太长时,没到三天,齐奚就知道了他是怎么回事,遂晚上也不回长信宫了,她就守着平哀帝入睡。

 有她在身边坐着哄着,平哀帝也总是能睡过去,一夜与她五指夹的手连动都舍不得动一下。

 他舍不得,齐奚就更是舍不得了。

 自此齐奚夜颠倒,晚上守着他睡一夜,间或打个盹,等到他起上朝,她就在偏殿补个眠,又等到他上朝回来用了早膳,再送他去太和殿,这回来又接着入睡补一会眠。

 这尽管辛苦,但她适应的好,忙了几也不见憔悴,平哀帝看着她还是笑靥如花,这眼睛更是挪不开了,每看着她心口砰砰跳个不停,不用吃什么药都能赶走身体里的那份倦怠。

 九月初,平哀帝的身子就好了许多了,脸上褪去了青黑色也多了点,他本是俊极清贵的人,即便是病着也是与一般凡夫俗子不同的,如今脸色好了,这光彩自也是非同一般,至少在朝廷中他再似笑非笑地看着臣子的,那些个想跟他唱反调的臣子也不敢噜嗦个没完了——长大了几岁,精神甚好的平哀帝本身的威摄力也与渐长了。

 平哀帝好了起来,齐奚面上是看不出什么来,只是平哀帝发现私下她看他的眼睛越来越柔和,那种由内向外的温柔里藏着的是什么,他光想想心口就暖。

 只是,九月初的日子并没有因平哀帝的好转好起来,九月没过几,平哀帝就收到了江南的急报,国公夫人在回京的官船上受了伤,跌入水中下落不明。

 这个消息他是第一个得知的,一看信他就心惊跳,先急叫叫叫齐璞入宫,这厢就立马把叶公公跟小叶公公,还有于公公的接班人于肆叫了过来,叫他们无论如何也得想法设法把二小姐瞒住,另外,不能让齐小公子进宫。

 齐三公子还好,有事不会让家姐替他一块受着,但小公子就不一定了。

 如若可行,这事他还想让齐璞把他的两个弟弟也一块瞒了,只怕出了这么大的事,不需要半月这事就会传到京中各大臣的耳中,到时候他就是想瞒也瞒不住。

 齐璞很快就进了宫,一听到平哀帝所说的母亲下落不明的话,当下错愣地看着平哀帝。

 随后,他,道“皇上,此事,此事…”

 他说话的时候脸都白了,又撑着龙案,直直地看着平哀帝道“那我阿父呢?”

 “你父在找她。”

 “为何出的事?”

 “遇上了刺客。”

 “呵。”齐璞短促地轻笑了一声,道“我家几百死卫,还有我小舅他…”

 “你小舅不在,留在江南。”平哀帝打断了他,这事他不是应该知道?

 这就说上糊涂话来了?

 齐璞的脑子现在一片浆糊,他摸着额头深了几口气,自己冷静了下来“那我阿父呢?他现在如何?”

 “怕是跟你差不多罢…”平哀帝把密信给了他,沉声道“朕的人要比你快一点,稍晚些你也该收到你们家的信了。”

 齐璞一语不发,拿过信快快地看了起来,信中道他父母遭刺,母亲站在船舱窗子处徒手杀了背后刺向父亲之人,被刺客一剑刺中口,跌入了水中还藏着刺客的河面,半天未找到尸首,自此下落不明。

 而他父亲已经发狂。

 这次刺客埋了五百余人在河中刺杀他父母。

 其中有蚊凶人跟姬英人数百。

 御书房内很久都未有人出声。

 齐璞看过信后拿手挡了眼睛沉默了半晌,才放下手把信搁回龙案,哑着声音道“我得离京一趟。”

 “你不能。”平哀帝淡道。

 他大舅已经离京去了东北,表舅在江南,小舅也是,齐国公府的势力就留他一个人在京中撑着,他不能去。

 “皇上,臣得去。”齐璞哑着嗓子道。

 “有你父亲在。”平哀帝依旧平静。

 “皇上,臣只有一个母亲。”

 “当年朕也就一个母亲,”平哀帝淡道“但朕还是眼睁睁地看着她死了。”

 “皇上…”齐璞眼睛红了,鼻子也红了,说话的嘴都在颤抖“那奚儿知道我们阿娘出事了吗?”

 平哀帝慢慢地眯起了眼睛,看着齐璞“你威胁朕?”

 齐璞笑了起来,眼边着泪“表哥,那是我们的母亲,我们只有一个母亲,您也知道她是怎么把我们护在手心里长大的。”

 她出了事,他们兄妹几个心里谁能好受。

 “朕也只有一个表伯母,朕也曾被她亲手抱过带过…”平哀帝淡淡道“朕的心也是长的。”

 可是,他要是去了江南,这段时间里齐国公府的动谁来负责?

 他们的以后,他的弟弟妹妹谁来保护?

 他是当了孝子,尽了心意,可他们的以后谁来给?

 要是表伯母现在在他面前,想来也不会对他说什么。

 可平哀帝也言尽于此,他不会跟表弟多言道什么,这个齐璞身为齐国公府的长子心里应该有数。

 平哀帝很平静,良久,齐璞再出声时声音也冷静了下来“皇上,臣想去见见姬英王。”

 平哀帝见他已经冷静了下来,知道了事情的轻重急缓,便点头淡道“你更应该见见悟王和罗夫人,朕不拦着,你自己看着办,朕也会叫于肆的人跟你配合。”

 “嗯。”齐璞点头,下地给他磕了个头。

 眼看他起身就要走,平哀帝叫住了他,只是这次他没叫齐璞名字,而是叫了他表弟,抿着嘴直直看着他“帮朕瞒着你妹妹,可好?”

 她会受不了的。

 齐璞这次笑了起来,笑容凄凉“表哥,我要是你就不瞒着她,她是被我祖母她们带大的,子有五分像了她们,谁骗了她,她就是不放在心上,也不会跟那个人好的。”

 平哀帝的嘴抿得更紧了。

 齐璞顿了顿,又走了回去,跟那僵硬着脸的表哥低声道“表哥,你别骗她,你是她心上的人,不相干的人骗她她可以不当回事,但你骗了她,那伤心会比我们兄弟骗了她都要更严重。”

 平哀帝抬目看着他,慢慢地点了头。

 齐璞也就当还了之前他对他的不敬之罪,这次头也不回地走了。

 平哀帝在御书房内坐了良久,还是在中午回去用过膳后跟齐奚说了此事。

 他说的时候,齐奚手中正拿着一本厚厚的史记翻着,听平哀帝慢慢地道出了她阿娘出了事,下落不明的事后,她当下就抬起了头来,面无血

 “我已经找了你兄长说了此事了,”平哀帝淡淡道,他话音平静,手却不自觉地在袖内握成了拳“你若是想回去,朕这就找人送你回去。”

 齐奚没说话,良久后,她“哦”了一声,把书合了起来搁在了桌上,眼睛无神地盯着桌子,半晌,她撑着桌子站了起来,与他道“哥哥我们出去走一会。”

 这是她规定的平哀帝膳后散步的时辰。

 平哀帝这次没等她过来扶他就起了身,走到她面前扶了她起来。

 齐奚看着他来扶她的手,嘴角浅浅地翘了一下,再看向他时,那失神的眼睛也回过了眼,不再虚恍了。

 等走出门,齐奚把头靠在了平哀帝的肩上。

 平哀帝低头看她,再也忍不住在她头发上小心地,轻轻地触碰了一小下,随即,他飞快地抬起了头来。

 齐奚这时候却低低地叹了口气,把平哀帝的心叹得差点从口跳出来。

 “真好,”齐奚这时候抬起头来,眼睛里泛起了泪“哥哥让先让我靠一会。”

 就让她靠一会,就一小会就行,等她好起来了就好了。  m.IQqXs.Com
上章 谢齐人家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