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谢齐人家 下章
第246章
 谢慧齐也是有意调侃,她身边的人足够多,这么些年下来,她身边早有了自己专属的一队人马,男女皆有,国公爷在这个上很下心思,也很舍得放手,把人皆交给了她,他自己一般是不碰她的人的,如若借用她这边的人,也还会事先跟她提一句。

 有一个知道外面形势的楚门回来就好,武力家里还是不缺的。

 比起国公爷,活了两世的谢慧齐更崇向武力——妇人动嘴没人信服,口水浪费多了,不过是多给人多嚼几条舌,她更喜欢能直接点见结果的真章。

 汪池许是真被急跳墙了,楚门回来没多久,就有几队人马奔向国公府住处,齐奚等攻打国公府人马的人来了去外面瞄了一眼,就又摇摇头回来了。

 汪刺史的官兵也不知道平是怎么整治的,来的人马肥瘦不均,看着举刀相向的国公爷家将,居然双腿颤抖。

 齐奚看了都失望,没看几眼就回来了,原本心中兴起的紧张兴奋也消淡了下去,回来跟母亲道“那领头的肚子比猪还肥,可能连阿苗都打不过。”

 阿苗是照顾齐奚起居的武使小丫鬟,现今十四岁,单手就能拿起五斤的刀来挥舞。

 谢慧齐招她过来坐,笑着“嗯”了一声。

 国公府不养闲人,严苛的规矩下上来的人说不上万里挑一,千里挑一还是经过了的,她听训练他们的武把头讲,这些人就是放诸天下也是一的刺客。

 虽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但如果已是人外人,天外天,就很难碰上更强大的人上人,天外天了。

 这时齐奚若有若无地叹了口气,她来安远城几,对与京中很多不同的安远城很感兴趣,也觉新奇,但见到了守家卫国的当地官兵这等模样,那些兴奋就然无踪了。

 她这时候反而希望敌人能强大点。

 “娘,他们怎么敢?”齐奚不解,歪瓜劣枣怎么就敢反?当官的应该不会这么蠢啊。

 “这个娘也不太知道,可能是急了什么都做得出,也许是真没把对手放在眼里…”谢慧齐也不敢肯定,只是猜测道,说着摸了摸女儿的脸,又淡道“你阿父发了狠,兔子也会被他成凶狼的。”

 被侵犯领土跟利益了,兔子都会咬人。

 “也是。”齐奚颔首。

 汪池能调动的人马也只是听他令的那一些私兵,人数不多,他管辖下的众多武将是不可能跟他反的,能按兵不动就已是看在他是上官的份上了,所以齐国公那边不久也就传来了消息,说反贼汪池已经拿下。

 这时候,京中奉旨而来的御林军副首领来了安远,抄了刘世同跟汪池的家,从里面搬出了数十万两白银和无数金银珠宝出来。

 除了齐国公手中所掌握的刘世同,汪池及其直系下属贪腐,草菅人命的证据,底下被刘世同,汪池欺的百姓也纷纷出来告起了状,再加了一笔。

 也没用到一个月,齐国公就把以刘世同为首的一众人给从萝卜坑里拔了出来,后续他没再管,而是交给了皇帝派来的人。

 要走前,谢慧齐跟着齐国公去了趟安远最大的湖青安湖去看荷花,结果烈下的荷花败得差不多了,找不出几处好瞧的来,她愣是被她家国公爷拉来看了湖的残花,外兼持他的琐事了。

 国公爷带夫人湖边湖里皆走了一趟,确实没见到能入得了眼的好光景,一路皆是半抬着头看着天,看都不太敢看身边国公夫人那张似笑非笑,尽是嘲讽的脸了。

 男人的甜言语果然是听不得的。

 临走前,齐国公带了刘世同的嫡子刘奕来见了谢慧齐一趟,让谢慧齐给休王写封信收留刘奕,这一次刘世同跟汪池的众多证据是刘奕给的。

 谢慧齐这才知道刘世同也是狠得下心,为了美人原配害死了不算,连原配生的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也不放过,最后只有小儿子苛且偷生,认了比他没大几岁的续房为母,在她面前奴颜婢膝,这才活了下来。

 当父亲的狠过了头,当儿子的也就顾不上人伦了。

 谢慧齐给写了信,改了姓,连父姓也不要了,现今随了外祖那族姓的百奕在他们走之前就带信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安远。

 一行人在七月二十起程,起程后,宣崖的两个儿子带着他们的美人被打发回了国公府。

 宣崖英雄一世,却对两个怎么教都没随了他的儿子已经心灰意冷,他想让两个儿子都子承父业,奈何儿子早已不这么想,听国公爷说他们带了美妾回去就可领个小庄子出去独门立户,很是欣喜无比,就是不能再跟着主子前往江南,也不觉得有什么失落,只觉怀拥美人的前路海阔天空。

 在两个儿子毫不恋眷地走后,原本以为自己死了心的宣崖还是了眼眶,他在国公拿命挣了一辈子,挣出了两个儿子的一时安逸出来,只是儿子的子孙后代,他却是管不了了。

 谢慧齐看在眼里,于是本来念着两个小小年纪就被父亲踢出去历练未归的想念便淡了下来——不知人间真正的疾苦和无奈,只靠着长辈的余荫庇护,这样的人生又能走得了多远。

 他们是直到又回到了安若县等了几,到了八月初五才见到了归来的齐望跟齐润。

 一月不见,国公府的三公子和四公子被晒黑了,齐润中途生了病,是被护卫背回来的,回来后,奄奄一息的四公子还拉着他阿娘的手道“我很厉害的,病得很厉害都病不死,你等着看,我将来是要做大事的。”

 他就是病得厉害,也很是不在乎。

 齐望当夜被母亲抱着的时候跟她讲“路上碰到了刺客,小弟就挡在了我前面,你以后莫要跟他道要他护着我了,我是哥哥,不需他护着。”

 齐润年纪小,但天生神力,身手也要比他三哥厉害,所以总觉得强者要适当保护弱者的谢慧齐也曾开玩笑跟小儿子讲过要好好保护三哥。

 她也知道小儿子跟她斗,斗得越凶,其实在乎得越厉害,因为太在意了,所以她每一句不顺他心的话他都要反嘴,反之,她的每一个要求,他都会认真地放在心上。

 “知道了,阿娘的错。”

 “不是你的错,”齐望摇头,摸着母亲有点憔悴的脸,道“只是莫要再讲了。”

 谢慧齐亲了亲他的小指头,她不知道他们以后到底会长成什么样的男子汉,但这一路上,饶是她很有把握不会教歪他们,也会护好他们,也难免有时还是会诚惶诚恐,生怕自己还是错了。

 齐润休息了不到两前被毒刀划破的伤疤刚结好疤就被带到了官船上,国公府一行人重新再往南下启程。

 谢慧齐硬是把两个儿子到了丈夫面前,而不是任由他们去野。

 孩子太小,大人终有不得已,也不该由他们全数去负荷,她不想让让儿子们觉得他们父亲不重视他们,但她还是把小儿子想得太脆弱了,上船只一天,伤没好全,体内毒素还没退尽,此时还发着低烧的小兔崽子在午休的时候在一众幕僚门生的脸上画了乌,狗头还有猪头等,国公府的先生们一觉醒来洗了一下午的脸都没把脸洗干净,齐小公子用的是百年墨,那墨用来染布,一旦沾上下水都洗不净,何况这是涂在了脸上。

 这次用不了谢慧齐把他打残,国公爷就已经下了手,把小儿子的股揍得比发的馒头还高,还让他光着被打肿的股在护卫队里找了一圈,让众护卫大叔大哥狠狠地嘲笑了一翻,羞得光股被人看尽了的齐小公子的脸一晚上都是红的,臊得第二都不敢出舱门。

 谢慧齐很坦然地道了声“活该”根本没有怜香惜儿之情。

 娘亲不可靠,齐润也只有他三哥着急他了,连二姐齐奚过来看他也只是想看看馒头股长什么样,做人做的相当的失败。

 前方运河所经过的长南州这时候已经收到了安远州被搁倒的消息,长南知州宁守成乃去年归到赵派门下的官员,他去年娶的夫人就是赵家族长的女儿,他没像刘世同那样对原配下手毒害,他的下堂妇是因通被他休离的,不过宁守成还是怕犯到齐国公手里,查出那下堂妇通之人是他安排的,所以干脆先下手为强,在齐国公没到之前把知道这事的所有人斩草除了。

 安远州离长南州不远,走运河的话十就可到达,只是官船走了一半多的路,头上有乌等“名家名画”的先生们脸上也没用药水洗干净,看前众人脸上颜色的褪程度,齐国公干脆令人在半路有官路的地方下船,临时走陆路去长南州的州城长南。

 走陆路的话,他们还需半月才能到达。

 长南州比安远州更靠南,也是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其中淌着数千条河,但占据地理优势的长南也有它的劣势,因当时旱灾涝灾等灾害频繁,当地百姓过得远不如许多地方。  M.iqQxS.cOM
上章 谢齐人家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