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谢齐人家 下章
第224章
 不一会,齐璞就领着两个弟弟来了,他手里牵着齐望,但最小的齐润小公子则是自己一蹦一跳进来的。

 齐润先跳了进来,还不忘拉小哥哥一把。

 齐润看着他笑个不停,嘴里温声道“弟弟要小心点。”

 “知道的,小哥哥你也是。”

 齐璞跟小弟弟子相似,他们是不管在家中还是在外头都是只有别人跟在他们股后面的主,但齐望子谦和,在齐璞跟齐润两兄弟眼里,他们府里的三公子那是必须他们看着一点才不会让人欺负的人,所以齐璞平时对三弟弟多加照顾一些,齐润也不嫉妒,相反也还要护着他小哥哥一点。

 国公府许多奇景,小弟弟反过来要照顾他的小哥哥一些就是其中一列。

 三兄弟一进来,就排成一排给齐容氏和齐项氏磕头请安,齐容氏让下人快快扶了他们起来,就让他们赶紧吃点羹垫垫肚。

 她这里早早备下来了,一等孩子们来了就让下人把羹赶紧抬上来。

 齐璞小时候吃羹这种东西吃太多了,长大后就不太爱吃了,齐望却还喜欢,齐璞就把他的那碗给了他。

 “大兄,你不爱吃,就给我呗。”而谢晋庆自个儿碗里的刚吃了一口,眼睛就瞄到了他兄长碗里去了。

 “给你。”和宁连忙把她的那碗递过去。

 “嫂嫂,香得很,你吃,我不吃你的,我吃大兄的,他不爱吃这个。”谢晋庆眼巴巴地看着他哥那碗。

 谢晋平笑着把他那碗给了他,还道了一句“吃慢些,别烫着舌头了。”

 “知道。”谢晋庆手伸得比什么都快,把两个碗都摆在桌前了,这才心满意足地吃了起来。

 和宁见两兄弟都高兴也不语,微笑着吃了两口,就盛了一勺送到了他嘴边。

 谢晋平看了她一眼,启了嘴吃了一口,与她温声道“你自己吃。”

 和宁笑着点头,但还是吃一口又喂他一口,两夫一起把一碗羹吃完了。

 谢慧齐这厢在门边接了上早朝的丈夫回来,众人看到夫妇俩回来,最混不吝的谢二爷就撇嘴开了口“天天见着都要去门口接,啧,我姐夫这金贵命啊!”二爷刚说罢,就被他大兄敲了下头。

 谢晋庆也不以为忤,回过头找齐容氏评理“伯娘您说是不是?都恁大个人了!”

 这时候齐容氏已经让出了主位让齐国公过来坐,齐国公明明坐到身边了,她也点头“是的。”

 等媳妇在她身边坐下,她还不忘朝媳妇也叮嘱了一声“不要打他。”

 “我不打他,打他我还嫌手疼,费我劲。”国公夫人淡淡道,眼睛朝那几个小的看去,见他们身上衣裳工工整整的,随口问了句“谁穿的?”

 “自己穿的!”齐润起小脯,小脸抬得高高“你看,带也是我自己挑的系的,你看你看…”

 他摸着自己带间那颗闪亮鲜的红宝石,显摆给他娘看。

 “挑得?”他不忘要夸奖。

 他娘挑剔地看了一眼,看了把自己打扮得闪亮发光,俊俏好看的小儿子一眼,又瞧了瞧朴素简单的大儿子的三儿子,在嘴里轻叹了口气,低下头在婆婆身边轻声道“我看不管着他,他得把值钱的都带身上不可!”

 “这倒不会,”齐容氏摇了摇头,淡道“他眼光高得很呢,挑不了几样带着。”

 还惯着,谢慧齐笑叹了口气。

 这时候下人来报早膳已经摆好了,齐君昀扶了母亲起来,跟身边的大弟继续说着他刚才说的话“你等会出了宫就去趟广大尉家,跟他聊聊,差不多下午就带他进宫,就说皇上跟我在宫里等着他。”

 “好。”谢晋平点了头。

 “你说咱们家今天的年夜菜是不是得重新定一下?我看多添几道菜的好,菜谱我都拟好了,等会你听我说说。”齐项氏牵着小金珠跟侄媳妇道。

 “诶,好,都听您的,”谢慧齐点头“今年家中什么都有,昨儿个我还叫人多送几趟新鲜食材进府,等会我看看您拟的菜谱,若是有缺的,尽早拿了回来。”

 家中就两个长辈,谢慧齐对她们所做的决定无不称好,哪怕浪费点也无碍,老人高兴顺心就成。

 “家中是什么都有,我拟的都是家中有的,用不着再去找了,你只管忙你的。”齐项氏摇了头,她不是出来给侄媳妇添事的,侄媳妇事够多的了。

 “好,知道了。”谢慧齐点着头。

 和宁在后面跟着她,一路专心地听着她们说话。

 她也是发现了,他们姐姐退一点让长辈顺了心,而长辈们退的时候可是一大步两大步的,都是完全不给她添事的。

 一家人说着话进了膳厅,等用了早膳,谢家大郎带着几个男孩子们去宫里念书去了,而齐国公牵了小女儿的手,带着两个老人家回了青院,谢家二郎要去校尉营,临走前顺走了他姐姐做给小外甥儿吃的一大包水果糖,还扛了两大包腊去校尉营见人去了。

 谢二郎带去的水果糖和腊遭到了校尉营所有校官的轰抢,一个官职三品的将军没抢到糖跟,盘腿坐在校台上骂了一下午的娘。

 这厢谢慧齐则带了和宁去东堂处理事务,听和宁说道家中长辈体贴,别人家的乌烟障气时,她想了想,与和宁道“那也是咱们家的才如此。”

 说到这,她顿了一下,还是与和宁说了最直接的“咱们家的人是有人疼,有人爱,又有吃有喝,退一步是真的能海阔天空,所以大家都觉得退一步无妨,而大多数人家退一步就直接是死路,退一步代表就会有欺负到你的头上来,只能斤斤计较。”

 和宁出身好,休王体弱只有一女,所以整个休王府的万千宠爱都系于她一身,谢慧齐当然也知道和宁不是温室里的花朵,也知道她有强大的内心,只是和宁出身毕竟高贵,灵魂也高洁,有些不了解的东西觉得不入她的眼也不是什么不可理解的事。

 但谢慧齐与她不一样,她是多活一辈子的人,这辈子也在泥泞里打过滚,她是遇到了最好的人,丈夫与婆婆他们都是,她自己也是能审时度势,知道跟人怎么相处,所以这么年些来,一家也是和和睦睦过来了,但他们家的这种和睦太少数了,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而这并不是常态…

 “就换你来说,”见和宁挨过来仔细地听她说话,谢慧齐也放下了手中的笔,握着她的手道“若是有人跟你抢大郎,你是无所谓,放手,还是就是拼死一博也要拼一下?”

 谢慧齐认真地看着她。

 和宁则想也不想地回道“休想与我抢!”

 她等来的丈夫,谁也别想抢去一手指头。

 “那你看,到了时候,你不得争,不得斗?”谢慧齐淡淡道“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是好,但做人还是要设身处地想一下的好,我是嫁给了国公爷,他本身是律己之人,是给我省了不少事,所以我很幸运,但如果我没有这份运气呢?等我轮到她们那个境地,我兴许也不比谁慈悲善良。”

 姿态这种东西,只有没被触犯到利益的时候才摆得出来的,且她就是府内无忧,但跟外面的人斗时,她何时又真心慈手软过?

 和宁还是只看到了表皮。

 和宁还是与她相处的时间少了,不知道她对人好,是因为她有余力对人好。

 等哪天她要为一三顿烦恼,为一身新衣裳要奢想大半年,她又如何能淡定得起来?

 “你也一样的。”谢慧齐拍着和宁的手,温和地道。

 为了活着,每个女人都在用她的方式在生存着,或许女人之间有利益之争,有胜败之分,有高低之别,但是,其实很多的女人都是一样的,大家都是为了更好的活着,不愁吃穿,有人爱,有一个家,有一个能疼爱自己一生能陪伴自己的人,这些都是很多女孩子打小就有的一种本能的望。

 而这些说起来容易的望,但做到和得到的人没几个,事实就是绝大多数人都是在争,在抢,在拼命努力得到的路上,从而人生百态,才有神佛说被望折磨的世人可怜。

 “姐姐的意思是…”和宁还没跟上谢慧齐的想法,有点懵懂。

 “嗯,”谢慧齐听着也是笑了,她这话确也是说得有点不明不白“姐姐的意思是,不要觉得那些人家里头的手段卑劣你就看不上,等到哪天事情真临到你头上,你的看不起就会让你大意失池城,到时候悔都来不及了。”

 和宁骨子里还是很高傲的,就跟她家儿女一样,那种高傲真的说是与生俱来的也不为过。

 不过高傲是说得好听,说得不好听一点的就是看不起别人——这是古往今来很多贵族的通病。

 看不起人久了,哪天被他们看不起的人从云端打倒在混地里,那才叫好看了。

 谢慧齐觉得她现在所在的朝代因着朝廷不稳,齐国公府更如是,所以齐国公府就是身为王公贵族之身,也必须以身上阵博一条出路出来,没有现成的富贵可享,所以这奋进的精神一直都是在的,她生的儿女们虽说身为国公府的传人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得在他们夫子下没往着纨绔那边发展,现在看着也还是好的。

 但他们属臣家的儿女们现在则跟他们夫妇的儿女们很不同了,属臣家的儿女偶尔被他们母亲带来见她时,谢慧齐也从那一个个天之骄子,天之骄女的言语中听出了他们那看不起人的口气。

 就跟和宁刚才跟她说别人家乌烟障气的口气一样,带着很自然的嫌弃。

 只是和宁比他们更高一个级别罢了。

 谢慧齐也知道和宁有一天也终会被世事磨练得更知世事一些,和宁还年轻,有的是时间知道很多道理,但和宁能听得进人的话,她也不妨早点说透了,让她少走点弯路“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和宁这时候也是若有所思,点头道“是的,是的。”

 是这样没错,她家大郎终不是寻常人等,而她也不是,她是她父王唯一的女儿,往后就是谢府中安宁,外面的事情也少不了,按她现在只管过好自己日子,休管他人污脏的想法,那毕竟是行不通的。

 她还是把有些事想得太简单了。

 中午谢慧齐先打发了弟媳妇回青院,她则处理了一下外面的事情——有人在拿她身边的丫鬟开刀,现在不处理了,就有人胆大包天要拿她开刀了。

 谢慧齐当了这么多年的家,她那国公哥哥又每事多,她早习惯了大事情跟他商量着,小事情就自行处理了,这次也不例外。

 等齐昱把查出来的人报上来后,见又是卫家的人惹出的事,她还笑了笑。

 卫家现在的长子跟她家的大郎二郎一同在国子监求过学,还是有深的。

 但卫家前面已经出了事了,这次祸事如若还出在卫家的话,卫家也只能完了。

 一个人败坏一个家族也没什么奇怪的。

 “再查一遍祸头,如若确切再来禀我。”谢慧齐也没草率,让齐昱再去查一遍。

 “是。”齐昱点头。

 谢慧齐想了想,又问了一句“是何事起的因?”

 “回夫人,这个老奴也查过了,”齐昱淡淡道“应是那个卫六公子在府中调戏过小麦不成,回去又受了他那些酒朋友的撺掇,这才叫了那写书之人写了小麦的名。”

 是有心之人利用,但卫六也不无辜就是。

 “嗯,小麦?”谢慧齐转头朝那跪坐在桌边给她研磨的丫头。

 小麦跟她跟得久了,她本是性格内敛之人,这些年来就更加沉稳了,她自齐昱进来听着齐昱的话也是纹风不动,现在见夫人开了口,才开口淡道“夫人,是有此事,那事我避过去了,也就没拿这种皮蒜皮的小事来烦扰您了。”

 若是她们下人遇到的这等小事都要到夫人面前去说,那夫人也就不用做什么正事了,她这个给主子添的下人也就不用当了,但她确是没想到,卫家人的脑子这么不管用。

 看来以前的教训还没有吃够。

 谢慧齐也点了点头,淡道“那就再查一遍罢。”

 再查一遍,确凿无疑,那就该对卫家下手了。

 卫家还真是经得住蛰伏,却经不起风光。

 谢慧齐在午后婆婆午睡的时候,在榻上跟齐君昀商量了下处置卫家的事,两夫妇咬着耳朵说了好一阵的悄悄话,总算是把卫家的事定了。

 卫家本有望年后出任要职,但现在是要下去了,至于提上来的是谁,谢慧齐暂且也不关心。

 没几天也是过年了,国公府的属臣这几天也是陆续过来再送道年礼——这时候因要等着过年的时候再过来拜年,所以这多的一趟也是下人送来的。

 在齐昱再来报事情无假后,谢慧齐让下人把卫家的礼送了回去,也把卫六的事顺道告知了卫家老爷。

 才知道卫门之事的卫家因此天翻地覆,卫家现在的当家卫大老爷气得当场昏了过去。

 卫家再来人,国公府拒不相见。

 大年三十这天下午,长哀帝跟要走的齐国公道“表哥,今让我回国公府过最后一个年罢。”

 本转了身的齐君昀转过头来,看着他久久未语。

 长哀帝把手伸出来给他看,淡道“你看,我的手已经都握不住笔了。”

 齐君昀眼前那只洁白修长,却又有着无数伤痕的手这时候抖个不停…

 长哀帝一直是把它握在袖中的,这时候他却不想掩饰了。

 “好。”齐君昀点了头。

 “你且去,我们这就来。”长哀帝嘴角有了齐国公熟悉的笑容,灿如星光,又遥不可及。

 长哀帝要带太子去国公府过大年三十。

 长哀帝身边的老人叶公公和于公公因此带着人仰马翻,为这临时决定的出行准备着。

 温尊给他父皇换常服,看着他父皇高兴不已的脸,他嘴边也是笑意不止。

 “也不知道国公府这夜做什么好吃的…”长哀帝念念着“想来知道我们要去,你伯娘也会做些我们爱吃的罢?她是知道我们父子俩口味的。”

 “是,想来会做。”温尊点头。

 国公府那头,谢慧齐知道长哀帝跟太子要来也是愣住了,过了一会,她轻叹了口气,去了厨房点了菜。

 如长哀帝所猜,她是让厨师做了皇帝太子所爱吃的菜,也给若桑做了两道。

 团圆团圆,这样的日子,就让一家人在一起罢。  m.IQqXs.Com
上章 谢齐人家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