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谢齐人家 下章
第206章
 “阵亡?”谢慧齐一听就匪夷所思,她撑着面坐了起来,努力深了口气,道“那尸首呢?”

 发现盔甲就是死了?

 “嗯,没事…”齐君昀见她听了前面半句就起了身,但还好,她很冷静“国师说他们没事。”

 她信国师,说这个能安她的心。

 果不其然,谢慧齐一听国师说他们没事,拍着口顺了好几口气,眼睛尽管是红的,但嘴边已勉强扯出了笑来“我就知道他们没事,之前都收到了他们的信,说他们好好的…”

 “是,好了,我会等要派人过去,你有什么要跟我说的?”齐君昀本来想瞒她一会的,但他这边要派人出去找弟,她有什么话,现在让她说才好。

 省得以后等她知道了,会怨怪他瞒她。

 齐君昀自知这么多年了他得她的心,让她时刻都站在这边,即便是她甚是疼爱的弟们在他面前犯了事,她也从不只会一味地相信他们,皆是因他知道怎么对待她--重要的事情,他从不与她含糊。

 “有!”谢慧齐想也不想抓着他口的衣裳道。

 她又深了口气,聚起了神,慢慢地说起了两兄弟一些偏门的留暗信的手法,还有她曾经教过他们的一些特殊的交流方式。

 这都是在行军中用得到的,谢慧齐把后世知道的一些简单军用交流方式都交给了他们。

 她说完之后,齐君昀就走了。

 谢慧齐再也没办法睡着,走下地看着摇篮里的小公子,一直没有出来的眼泪默默地了出来。

 “阿娘…”背后,有人叫了她一声。

 谢慧齐转身,看到了披着袍子和长发看着她的大儿。

 “过来。”谢慧齐抹去了眼边的泪,微笑看着他招手。

 齐璞背着手,大步走了过来。

 他还小,可是行为作派已有乃父之风了,像个小大人。

 “阿娘,怎么了?阿父刚才出去的时候好像有点不对劲。”齐璞一走到她跟前,疑惑地问。

 孩子天资聪颖,这一直是谢慧齐最大的骄傲,也是最大的担忧,见他一张嘴就问事,她勉强笑笑,牵着他的手往边走,等把他到了被子里才淡道“没什么大事。”

 “那你还哭?”齐璞没躺下,光坐着。

 “你还小。”

 齐璞不与她辩,只是一脸不赞同地看着她。

 瞒他又如何?能瞒得了他几

 还不如现在就告诉他,他也好知道她为什么哭。

 “告诉我吧,”齐璞见母亲只是笑着不语,还意图伸手让他躺下,他不认同地拦了她的手,把她的手双手抱着放到了腿上,严肃地看着她道“我想知道你何哭,你说过的,我身为国公府的长子,最应该做的事就是不让府里的女人哭。”

 谢慧齐差点没忍住哭出来。

 孩子多好。

 像她的大郎和二郎,也是她这样教出来的。

 他们也很爱她。

 可是,现在他们却生死不明…

 “你大舅舅跟二舅舅他们,”谢慧齐抹过眼边下的泪,尽力平静地道“在边境那边出了点事,消失了一个来月了,你阿父刚才从宫里得知消息,现在去挑府里的人到凉西那边找人去了。”

 “消失了?”齐璞愣了,随即失声道“怎么可能?”

 “说是去接你从姬英回来的表舅时失踪的…”谢慧齐说到这把脸上的泪全擦干了,淡淡道“不过国师说你两个舅舅都没事,我看应该也出不了什么事,到时候咱们家的人再去找找,也就能找到了。”

 “我进宫去问问国师。”齐璞当下就要掀被,但被母亲拦了下来。

 “现在这么早,怎么进宫?”谢慧齐随即叫了丫鬟进来,拿了另一被子,跟儿子躺了下来,安慰他道“好了,睡罢。”

 “娘…”齐璞叫了她一声。

 谢慧齐朝他微笑了一下。

 “娘。”齐璞抬手摸了摸她的红眼睛,轻叹了口气,道“你别伤心,阿父会把舅舅们接回来的,他有多厉害,你是知道的。”

 “是呢,我知道他有多厉害,就是想着这,娘这才睡得着,你也是,该睡了。”谢慧齐安抚着他,等到长子睡了下来,她才闭上了酸涩的双眼。

 就是有国师的话,她这心呐--也是吊在空中着不了地。

 怎么消踪的?

 到底出了什么事?

 还有翼云…

 翼云那边,是不是得告知舅父?

 想着,谢慧齐也是睡不下了,穿好衣裳披了披风出去,在夜风中看着黑暗的天空,等着她家国公爷回来。

 这几年,岁月里尽是染了苦难,以前就是半夜也灯火通明的国公府因着节约,现在即便是主院这边也很少点着长长的灯笼线了。

 她也想过现世安稳的日子,可老天从不答应人,如人的愿。

 齐君昀在天快要亮的时候才回了鹤心院,一到院门口,就见她披着披风站在正门的廊下。

 她那头浓密的黑发在晨风中随风飞舞,张扬极致,朝他看来的眼,明亮得就像半夜最亮的那颗星…

 这是他的

 她美得让他心悸。

 齐君昀朝她走去,走得近了,才看到她脸边的泪痕,他伸手去碰,指头冰冷的一片。

 “怎么了,不是说了,会派人去找吗?”齐君昀轻声,温柔地道,生怕声音重了,会伤了她的耳,刺了她的心。

 “嗯…”谢慧齐在他温暖的指腹碰到脸的时候闭了闭眼,方才觉得,自己竟是冷的,也才知怕冷,她躺到了他的怀里,等他把她抱得紧紧的,她才着鼻子道“舅父那…”

 “我知道派人去了。”齐君昀拍了拍她的背,极尽温柔地安抚着她。

 “翼云到底如何了?”

 “会没事的。”

 “那边没你的人吗?”

 她太感,也太敏锐,齐君昀抱着她,拍着她的背心里叹了口气,嘴里淡淡道“有我的人,只是一直没传消息过来…”

 谢慧齐抓着他侧,把头抬了起来“那肯定是有原因的吧?”

 看着她因水意更加明亮的双眼,齐君昀抬起手拦了她的眼睛,把落在了她冰冷的鼻尖上“好了,小姑娘,我会查清楚的。”

 “消息为什么送不过来?是他们怕责怪,还是…”谢慧齐想着各种可能,她觉得她快有点要发疯了。

 她想镇定的,可镇定不起来,理智这时候已是有点不管用了。

 她弟弟个自来谨慎,身边还有他们自己的人护着,军中也有她丈夫的人,可为何到如今,消息才传到他们耳中?

 其中若不骨猫腻,叫她如何信?

 她不信弟弟们是被姬英军杀害了…

 谷芝堇一大早就来了国公府,看到神情一片宁静的谢慧齐,有些气急,着气的她也是闭了闭眼,顺着自己的气,不让自己显得过于焦躁。

 她不知谢慧齐是一大早在她丈夫的怀里大哭过一顿这才舒解了些,只知自己这时候万万不能沉不住气,连表妹都不如。

 俩姐妹都是经过事过来的,坐下后,相互之间对视了几眼,苦笑了几声,再开口时,口气都是平静的。

 “你姐夫已经跟着你们府里的人出发了,我过来是想看看你怎么样了…”谷芝堇说到这,轻吐了口气,似是要把心中的郁气吐出来一些才能说话“你看起来还好,我就放心了,说实在的,我也不担心晋平晋庆,在南方的时候他们什么磨难坎坷没经过?他们心里得很,就是出事了,也很容易转危为安。”

 “我也是这般想的…”谢慧齐也是微微笑了一下,笑过之后便道“姐姐也别担心,我家国公爷说,等过几天,他会把南方驻守的铁虎将军调换到西凉。”

 铁虎将军乃他至好友,有这位将军带着的五万铁虎军调防过去,到时候行事也就方便些了。

 “宫里怎么说?”

 谢慧齐摇了摇头。

 她还不知道。

 “你进宫吗?”

 “进不进,得等国公爷的话,”谢慧齐淡淡道“我也有些日子没拜见过梨妃了,也是有好些日子没跟国师他老人家见礼了,这次二郎也失踪了,我该去见见他的。”

 “休王爷那…”说到国师,谷芝堇想起了大郎的师傅。

 一说到休王爷,谢慧齐就想起了休王爷家大弟弟属意的那个对他一片痴心的小郡主,那小郡主对他真是一枉情深,即便是这亲事让她拖着还没订,想等弟弟回来能上门娶那小姑娘的前半年再说,可那小姑娘却一次次派人上门给国公府送些她做的吃食,还有绣品,小公子百,也是绣了百福字的小肚兜过来给她。

 一想那小郡主要是知道了这噩耗,不知会如何伤心,谢慧齐也黯然了起来。

 “可能也是要不了多久就知道了…”谢慧齐发疼的脑袋,淡淡道“现在我们还是等着查清了,这事究竟是何因吧。”

 “只能如此了,只是进宫的话,能不能带我一起?”谷芝堇站起身来走到表妹身后,替她轻抚着脑袋“我也想问国师几句话。”

 “诶,我问问国师的意思。”谢慧齐没推拒。

 这等时候,想来表姐也是有不少话想问问那个无所不能的国师了。

 她何尝不也如是。  M.iqQxs.cOM
上章 谢齐人家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