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谢齐人家 下章
第204章
 齐国公不置可否,低头垂眼不语。

 皇帝与太子的事,太子若是有话找他要说,他尚可还能说两句,但皇帝…

 皇帝啊,就罢了。

 皇帝有他的天下,体统要护,他也有他的家小,私情要顾。

 现在君是君,臣是臣,就已是最妥当的了。

 齐国公不语,燕帝轻叹了口气,也不再开口。

 君臣俩看着天下连绵不断的雨幕,皆深促着眉头,不再出声。

 谢慧齐总算是在小儿的百前把齐君昀给盼回来了。

 国公爷回来得还恰好的,初四晚上到的家,初五就是她的生辰了。

 过完这个生辰,谢慧齐也就实打实地了二十四岁了。

 在后世还年轻的年纪,这世已是四个孩子的母亲,谢慧齐在看到镜中还算年轻的脸才松了口气。

 晚上齐君昀问她想要什么,谢慧齐想了想便道“现在什么都有,没什么想要的,你能先欠着我不?”

 现在没什么想要的,以后肯定有的。

 国公夫人不是个能把到手的好处放出去的人。

 齐君昀笑了起来,只是笑过后,也有些唏嘘。

 这几年光景不好,孩子也好,她也好,就没好好做过寿。

 谢慧齐也知道他在叹什么气,说来,她孩子是生了一堆了,但每个孩子生下来的时机都不好,国公府还真没有因为添丁大摇大摆地风光过。

 这次的百,她也还是只打算叫家里的那些人摆几桌,即便是属臣家,也只请最近的那几个,并不会家家都叫上。

 这等灾年,还是收敛着点好。

 “哥哥,你还要出去吗?”谢慧齐又问他“还是呆在京里?”

 “呆京里…”齐君昀抱着怀里的人轻抚着她的黑发,闭着眼睛淡淡道“不会再动了。”

 他若是天天东奔西跑的,那就是忻朝无人了。

 只是,朝廷这时候正是用人之际,要选人委任,想来也是血雨腥风,不得安宁就是了。

 太子跟皇帝也不知接下来会出何事,也只能静观其变。

 “那就行。”谢慧齐也是满意了,她倒不是离不开男人,府里天天有这么多事,她也没那么多空呆在他身边,只是他在京跟不在京还是有差别的,有他在,天大的事下来了,她也是不怕的。

 谢慧齐的生辰,即便是府里的人都不记得了,这灾年让人心神不宁,国公爷上上下下就只惦记着小公子的百了。

 就齐国公还记得这小日子。

 这天一早,齐国公就让厨房去煮长寿面,这下人才想了起来。

 早膳的时候,齐容氏与齐项氏都甚是愧疚--就是平常生辰,媳妇也是记得她们的生辰的,一到那天就会一大早下厨给她们煮长寿面。

 她们愧疚不已,谢慧齐却是不在意这个,府里事多又杂,婆婆二婶即要忙着内府,还要帮着她带孩子,哪能记得这些个?

 她们身边的那些帮她们记事的婆子媳妇子也是一个人当作两个人用,确实没那个闲功夫惦记这么多事。

 她没那么矫情,所以故意撒娇朝她们讨要了两份礼物,要了一个玉钗一个玉镯,就把这事应付过去了。

 谢慧齐手头上的事确实是多,她也没空矫情,自己的身体还不到最好的时候,她还得爱惜着用,所以也是早晚得花共一个左右的时辰练着国师差家人来国公府教她的太极八卦拳,忙完这些事,又要打理各处庄子的事,尽量因地制宜种植些还能活的东西,她自己又是出不去,只能差着人跑腿问清楚情况,尤其这几天还要准备小公子的百,因着是亲娘,所以小公子的各项打点她也是自己来的。

 初五这天,齐国公也就是陪着媳妇忙了一天,就是中午的时候看他那位国公夫人忙着跟管事说话,都没空看他一眼,齐国公慢慢地把手上拿来装样打发时间的书放下,改看起了公务来了。

 在东堂忙到傍晚,齐二婶带着要找阿父娘亲的小金珠跟小馒头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两夫各忙各的,两个人各自的人马把他们分作了两边,谁也不打搅谁,因此她也是愣了。

 这时候齐君昀正琢磨着户部推广农具的事的可行,跟着召来的属臣正低头商量着,谢慧齐那头正指着前来跟她说事的宝丫的头,戳着就狠骂“你就不知道早些来说?”

 宝丫跟她家当家的带头,跟来他们的山庄挖庄稼的村民打了一家,李大当家的受了伤,没空来,再加上山庄也要有男人守着,宝丫就带了家里的几个兄弟和他们的婆娘,把山庄里这几个月种好的那些新鲜菜给挖了出来,这赶急赶忙的也花了近十天,这才送到国公府来了。

 这年景,也就他们那块人精心伺着的山地能长出作物出来了。

 他们养的猪不大,但还是杀了两只过来。

 宝丫想着小公子的百,她怎么样也得给添点菜。

 “没事,养几天就好了,我家当家的皮厚实着呢。”宝丫不在意地道。

 这打来打去的,哪可能没个伤?

 他们人多,能打赢就行。

 “唉,你今儿就带点药回去,回头过几天再来趟国公府,你们夫和你公婆,还有你娘都来。”谢慧齐也是无奈,她也没空跟宝丫寒暄,后面还有事处理“现在去药堂吧,把情况说一说,他们会给你拿药的。”

 “知道了,我这就去。”后面还有人等着,宝丫也不耽搁别人,起身就从侧门快步走了,都没看到这边站在一角的齐家三老少。

 齐二婶看这夫俩忙得相互之间都不能看一眼,问手里两个孩子“看见了?看满意了?该走了罢?”

 两小孩到底还是听话的,见父母实在忙不过来,也不娇气,怪怪地跟着他们二祖母走了。

 他们也不敢娇气,这时候若是冲到父母面前,不管阿父在不在,他们阿娘都得罚他们的站,晚膳好吃的菜坚决不许他们碰,还要给他们一碗苦苦的菜,吃不完就不许他们离开膳桌…

 惩罚太可怕了,还是乖乖听话的好。

 谢慧齐晚膳的时候又吃了碗长寿面,还喝了碗汤,她累到不行,所以把儿女偿交给了国公爷,她去打太极去了。

 半个时辰一过,她一身汗就去青院接国公爷和孩子去了。

 现在是大儿跟小儿晚上住在他们的鹤心院,小女次子则是由他们的两个祖母一人带一个。

 大儿不用管,小儿晚上也是有媳妇子和娘候着,倒也不需谢慧齐什么心。

 因着忌讳自己受伤可能中毒的事,谢慧齐也是不敢喂孩子的,现在皆由娘喂娘。

 孩子长得也好,才三个月,粉漂亮得很,眼睛也很明亮,跟母亲的眼睛一样。

 谢慧齐去的时候,国公爷正带着三个孩子在讲书经,跟前还放着一个睡觉的,两个祖母在一旁看书的看书,绣花的绣花,一家人安宁融洽得很。

 谢慧齐一进,最大的那个小国公爷就皱眉头“好臭哦…”一身汗来不及去洗就来接人的国公夫人当即翻了个白眼“今晚你给我呆青院,别回鹤心院了…”

 说着就吩咐国公爷“国公爷,你抱着小公子,咱们回院去。”

 齐君昀从榻上下了地,微笑了起来,抱上了小儿子。

 “阿娘,再说一会嘛…”小金珠见父亲要走,娇声娇气地哀求。

 “那明早不赖?赖一小会就打?”国公夫人斜眼看向家中的赖霸王。

 小金珠摸了摸自己的小,思忖了一下,觉得还是早点睡的好。

 她阿娘言出必行,一听她不起,会立马出现在她的跟前,然后再狠狠地打她。

 很可怕的。

 小齐望这时候也不言语,就是把手伸向了母亲。

 他也要去阿父身边睡。

 “诶,乖乖…”把大儿抛弃了的谢慧齐赶紧上前把小儿抱到了手里,跟齐容氏道“娘,今儿咱们换个啊,大的那个我不要了,扔给你了,你要是嫌他碍眼,把他也扔出去就是。”

 小国公爷坐在一边不屑地翘嘴“当娘的,瞧瞧,这就是当娘的…”

 他二舅舅真是说得对极,在他阿娘眼里,这世上只有他阿父一个男人才是活的,像他们这种当弟弟当儿子的小男人,她是不会放在眼里放在心上的。

 小国公爷吃味地翘起了嘴,齐国公眯眼不经意地瞥了他一眼,抱着小儿子带着儿跟母亲与二婶行了礼,出了青院的门。

 一出门,齐国公就把头探到了她耳边。

 “臭的?”被他出现在耳边的气息到了的国公夫人笑了起来。

 “嗯,香的。”齐国公拢紧了怀里的孩儿淡道。

 “阿娘是香的,我觉得很香。”齐望得偿所愿,趴在母亲的怀里真父亲甜蜜地笑。

 齐国公微笑了起来。

 一进鹤心院,帮着齐望洗好了澡,齐国公就抱了儿子出了浴房,哄了他睡着,再回浴房的时候,发现子已经在浴池里睡着了。

 齐君昀下了浴池,抱紧了她,看到她睁开了眼,眼睛朦朦胧胧,当下没忍住,狠狠地欺近了她。  m.IqqXs.COM
上章 谢齐人家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