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谢齐人家 下章
第180章
 “娘,二婶…”

 “娘!”

 谢慧齐一进去刚叫了婆婆跟二娘,就听大儿子拖着长长凄厉的声音叫了她一声,叫得她肩膀就是一缩,眼睛就是一抖,往主位看去…

 主位的方向,在坐的男主子眼睛从子和人相握的手上扫过,转到了她的脸上,不发一言,看向了她那个所谓好姐妹,见只是个寻常妇人,也懒得多看一眼,朝她淡淡道“回来了?”

 长子正两脚蹲立,头顶上还顶着一盆水,谢慧齐见他还轻描淡写了一句“你回来了”也是哭笑不得,正要放下手去他身边说话,却看见她宝丫姐姐正垂着头,有点怯懦地看着她。

 宝丫先前也只是心中因这国公府的富贵犯嘀咕,可一进来见到两个富贵人的夫人,还有被那个坐在主位的不知道是什么的男子扫了一眼,她不知道为何,现在怕得腿都是软的。

 她可不敢放开慧齐妹妹的手。

 谢慧齐这下也顾不上去拯救正凄凉地看着她的儿子,拉着宝丫的手就朝婆婆的方向笑道“娘,二婶,这就是在河西一同与我长大的宝丫姐姐,宝丫姐姐,这是我娘,我二婶…”

 谢慧齐拉着宝丫就过去,给她行礼。

 “宝丫姐姐,你就我娘跟二婶大伯娘和二伯娘就好了,二婶,你说这样叫成不成?”谢慧齐朝长辈们笑着望去。

 “就这么叫罢。”现在齐项氏更是对这个侄媳妇疼爱无比了,她所说之事无一不应的。

 “宝丫姐姐,还有李当家的,请快快过来…”谢慧齐朝后面那弯着一动都不敢动的壮汉子道。

 这时候她倒不能叫姐夫了,国公爷在这,她可不能随便叫人姐夫,认亲。

 “当家的…”宝丫也是细声地叫了他一声。

 李围西佝着过来了,两夫皆小声地跟齐容氏跟齐项氏见了礼。

 见他们有些怕,谢慧齐也不奇怪,她家这两位老主母一辈子都是活在富贵里头的,且还是极致的富贵,加上那脾气,一辈子就是跟太后皇帝都没认过输,气势岂是寻常人家妇人能比的?平民百姓哪见过这等人,心存畏惧倒也是说得过去的。

 见他们拜完,谢慧齐又张了口“那娘,二婶,我带他们去见见国公爷啊。”

 “去吧。”齐容氏没说话,抱着在打瞌睡的小侄孙女的齐项氏却忍不住笑了起来,颇有点调侃地道“赶紧去,你哥哥可是盼你一上午了,再不去请个安,我看他一回房就得跟你板冷脸了。”

 国公爷听了,冷冰冰地朝他二婶看来。

 齐项氏闷笑着低下头,不说话了。

 这侄子也可真够丢人的,媳妇只是在家里认个亲,他小半个时辰就要差下人走一趟,下人把消息传过来了,只说他们说说笑笑得甚是高兴,他就不高兴了。

 “去吧…”见媳妇一脸的哭笑不得,齐容氏摇摇头,让她过去。

 这时候,一直安静坐在父亲腿上的齐望下了地,朝母亲走来,拉了她的袖子就往父亲那边走“阿娘,阿娘,阿父…”

 阿父想你。

 齐望牵着他阿娘往前走,把他阿娘的手放到他阿父手里,当场就松了气,水汪汪的眼睛抬起就看向他阿父,眼带祈求。

 阿父,阿娘回来了,不罚阿兄了罢?

 谢慧齐这时候真真是哭笑不得至极,她转身要去叫宝丫,那手就动了,但只动了一下,就被人紧紧握了住,就像怕她走似的,谢慧齐回头无奈地看了她家国公爷一眼,朝他摇摇头,步子都没迈,就朝前面一动都不敢动的宝丫和她丈夫道“宝丫姐姐,你跟你家李帮主过来见过我家国公爷罢…”

 宝丫紧张得手心都冒汗了,这下是完全明白为何她家当家的一进门来,平时总是细心观察周遭的当家总是低着头不抬…

 这些人,岂是容人好打量的。

 “宝丫姐姐…”谢慧齐又叫了一声。

 “李当家的,李夫人…”齐昱跟小麦上前去请他们了。

 这厢,齐望见他们阿父只看着阿娘不放,上前摇了摇他的腿,用着娇的小嗓子弱弱地叫了他一声“阿父。”

 别罚阿兄了嘛。

 齐君昀一听小儿子的叫声,这下总算把头低下去了,把她拉到身边坐下后,就把小儿子一把抱起放到了腿上坐着,冷冷地对着长子道“知错了?”

 齐璞哭无泪,两手握着头上的水盆凄苦地道“阿父,孩儿到底错在了哪儿啊?您给我说说,我到现在都没想明白啊,阿娘,您也帮我想想,看看孩儿到底错在哪儿了…”

 娘啊,他这长子当得太苦了,可要救救他啊。

 “祖母,二祖母,包子好冤啊…”一看他专打圆场的娘也来了,齐璞赶紧为自己高声鸣冤。

 之前他嚎了几句,被他阿父了脑袋两记,说他再叫就把他送回书院去,包子识时务为俊杰,当下就不叫了,现在绝不可能放他回书院去的娘回来了,他觉得属于他的时机到了。

 “是啊,好冤…”齐二婶一听,赶紧附和,只是小长公子这一嚎,把她怀中的娇娇孙女儿也给叫醒了,当下齐二婶弃长孙不顾,低下头专心去安抚着眼睛不明所以迷糊看着她的娇孙女去了“小金珠乖,没事,是哥哥在说话,再睡会啊?二祖抱着你再睡会啊…”“阿娘!”小长公子又在凄厉地喊,吓得被下人带到跟前的宝丫就是肩膀一缩,小心地抬起眼皮去望那粉雕玉琢,漂亮得不像话的小公子看去。

 “咦?”小长公子这下也不喊了,他困惑地看向走到他跟前的宝丫,见这个婶娘朝着他笑,显得怯生生又可怜,当下,怜香惜玉的小公子朝她就扬起了一个灿烂如的笑容,小脯下意识地就是充英雄气概地一,朝她道“这位婶娘好生漂亮,可是哪里来的?”

 谢慧齐一听他登徒子一样的口气,当下都有点傻眼了,她眨巴了下眼睛,回过头就朝她的国公爷望去“这…这…”他们孩子怎么长成这个样了?

 怎么说话的口气快跟他二舅舅一模一样了?

 “哼…”国公爷冷嘲地轻哼了一声,是嘲讽地道“你当我为何罚他?”

 一听说他阿娘见以前认识的姐姐去了,这小子开口就是一句“肯定是个好姐姐,漂亮姐姐,若不阿娘也不会去见她的”说罢一句不算,下人再来报她的消息,这小子又是嘴的胡话,还敢跟他说什么他阿娘看厌了他的脸,所以来了漂亮姐姐才这般高兴,齐君昀觉得这小子如若不是他们的头一个儿子,他肯定把他丢到庄子里去面避思过,而不是放在眼皮子底下碍他的眼,还得想法设法教导他。

 现下见小子也吓着了,齐君昀冷哼了一声又一声,冷眼带着嘲笑朝大儿看去。

 小长公子正打算要问这位漂亮婶娘来自何方,要往哪去,可能在他们国公府作客几,但一看到他阿父的眼扫到他的身上,当下小脯就是一抖,脑袋就是一蔫,差点没让脑袋上的水盆掉下来。

 他可怜兮兮地朝他母亲看去“阿娘…”

 “别叫我,没用的,”谢慧齐此刻非常没有同情心地摇了摇头“你阿父就是罚你顶十个水盆,我都觉得该。”

 说罢都不屑于瞧她这个小小样子就登徒子作派的大儿子,朝宝丫和她家当家的微笑道“宝丫姐姐,和你家当家的见过我家当家的罢…”

 说着就要起身去拉她,但还这起身的势还起,就被他转头瞄了一眼。

 这一眼瞄得她都不敢起了。

 “小的见过齐国公爷。”

 “民…民妇见国公爷。”这时候还是当家的得力,带头起了句话,宝丫也赶紧跟上了。

 “嗯,坐。”

 “李当家的,李夫人,请坐。”齐昱见这两个人一点也不懂,不是傻站就是傻站着,干脆挨了起来,轻声细语微笑着领着他们去下首坐了。

 “国公爷,先别让包子顶水盆了,我带他跟金珠馒头见过长辈你再罚他,我看你罚他罚的都是轻的,若我说,这水盆还得接着顶,中午午膳的时候,只准他喝白粥,就是汤都不能喝一口,你看成吗?”知子莫若母,比起丈夫,谢慧齐更知道怎么对付她生的儿子。

 果然,她话还没落音,齐国公府的小长公子那尖利的嗓子都能划破国公府头上的上空了“阿娘,我还是不是您儿了啊…”他这日子过得这比捡来的还要凄惨罢?

 谢慧齐都懒得理会他,这时候齐二婶把侄孙女往一直冷眼旁观的大嫂怀里一放,走过来就挨着谢慧齐坐下,眼睛看着可怜兮兮的长孙朝侄媳妇小声地道“我看是在书院里才学坏的,你别担心,以后不放他出去了,就在府里教着,我看用不了多久就能扳正回来,慧慧啊,不是婶娘说你啊,你对你哥哥实在太百依百顺了,可不能什么事情都依着他,你当娘的也得心里有数,也得作点主。”

 国公爷把他二婶的话一字不落地听进了耳里,眼皮往子的方向就是一垂,等看到她的细长的柔荑不着痕迹地伸过来与他五指夹,他才起眼皮,朝那新来的两个客人看去。

 这时候谢慧齐笑着无奈地与二婶悄声道“先生们哪敢教他这些坏的?我看是他先前跟二郎带得多了,才把他二舅舅的那些浮夸习气全学到了。哥哥把他放进书院,那也是有他的用意的,他可毕竟是长公子,过两年还要去国子监的,得学会跟那些世勋子弟打交道,咱们家关不了他几年,早放出去早发现情况,也是有时间解决。”

 说到这,她着实有些不解,也很是困惑地跟二婶说“之前也没见他这般跟人说话啊?怎么一下子就…”

 齐二婶见劝不听,这时候也无所谓了起来了,弹了弹身上的衣裳,漠在不乎地淡道“在家哪敢啊?你们一个个盯着他不放,犯点错就要他的小命,他岂敢?这不一出去,放松了,回来皮也没绷紧,这不,出原形了呗…”

 还是太小了,就是装模作样也还是没个长,在外一肆意得意忘了形,一下子就原形毕了。  M.iqQxS.cOM
上章 谢齐人家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