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谢齐人家 下章
第173章
 齐璞已是虚龄五岁了,眼睛一瞥到他阿父往后点头,黑黑的眼珠子就是一转,见他没跟着下人去,迅速就回头…

 “吆喝,吆喝…”他一拳一拳打得格外认真。

 齐君昀转过身,就听长子吆喝得起劲。

 他笑着走了两步,还没走到第三步,小子就不吆喝了,正视前方,目不斜视,一拳比一拳打得用力,他方才收住了步子,站在原地看他打拳。

 谢慧齐跟着二婶来接他们,见二婶掐着自己的手背就要哭,她哭笑不得,赶紧挽住了她的手。

 二婶现在已经像老祖宗看齐了,一看当家的不如她的意,她就能一哭二闹三上吊。

 齐二婶见侄媳妇拦她,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见侄媳妇正视着前方,目不斜视,心里嘀咕着那活宝贝真是她生出来的,母子俩装傻的时候完全一个样。

 “国公爷…”谢慧齐远远地就出声叫了丈夫。

 听到快的叫声,齐君昀盯了那小子一眼,才回过头去,顿时那严厉的眼睛已是变得柔和起来。

 他什么也未说,只是伸出了手。

 谢慧齐这时候可不敢放开二婶的手奔过去,只是加快了步子,一等到快要走到他面前,她连忙拿起刚才二婶掐着了的手背,心疼地道“二婶,您疼吗?”

 老齐二夫人这时候就是要哭,也没脸哭了,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就朝侄子凶巴巴地道“我要接我侄孙儿回去用膳,都快午时了,太阳升那么高了,你怎不能连口饭都不给你儿子吃吧?”

 不远处还在虎虎生威打着拳的齐小长公子听了大力点了一下头。

 可不就是,再埋汰他,不给他好日子过,这饭总得赏他一口吃吧?

 他总归是他亲儿子,还是他娘给他生的第一个儿子呢。

 齐君昀微微一笑,转过头去,就见到那小子又目不斜视了。

 身为长公子的父亲,国公爷在他不到一岁的时候就知道这小子是个什么人了,这几年跟他明斗暗斗,这小子年纪小小,但就是因为知道讨好卖乖,还真能在他的手下讨着便宜。

 “璞儿…”他淡淡地叫了他一声。

 齐小长公子的拳打得越发地卖力。

 “齐璞。”

 齐小长公子特别卖力。

 “我的宝贝儿诶…”齐二婶开口了,一开口就是的疼惜。

 齐小长公子算回头了,眼睛因惊愣瞪得甚大“二祖母,您来了,呀,我刚刚起拳的时候还想您来着,没想一会您就来了…”

 说着,齐小公子的眼睛变得漉漉了起来,看得齐二婶就跑了过来抱了他的头,拿着帕子给他擦汗,脸的疼惜“可不就是二祖母来了,我的乖孙诶,二祖母来带你回去用饭了,可不能饿着我的乖孙儿了。”

 “哦。”齐小公子乖巧地应了一声,又朝父亲看去,乖巧地叫了一声“阿父…”

 齐君昀似笑非笑地翘起嘴角,朝他颔了下首,齐小公子因此长揖到底,跟他阿父感激地道“多谢阿父。”

 那感恩戴德的样子看得他娘都想拦眼睛。

 她儿子若是真有这么良善就好了。

 这俩父子,一个比一个能装。

 可小的不懂得,他阿父到底比他虚长二十几年,他小翅膀都没长齐,居然想跟大妖怪斗,真是…

 她只能说,初生牛椟不怕虎了。

 齐二婶却是更是心疼他了,眼睛不地朝侄子看去,拉着小侄孙走走到他跟前还朝他非常不地跺了跺脚“哪有你这样当阿父的!别人家的捧在手心里都怕摔着,可你呢?摔摔打打坏了我看你到时候怎么跟我们赔!”

 说着,低哄着小长公子,嘴疼惜的话哄着他走了。

 远远的,还传来了小长公子乖巧无害的话“没事的,二祖母,阿父是为我好呢,我一点事都没有,不要紧的,就是我膝盖好像有点青了,二祖母,你等会要跟我上药药哦…”齐二婶一听,顿时抱怨声连连,那声音大得就是他们离得远了,谢慧齐这边也依稀可闻。

 谢慧齐本来还想朝着他的背影喊小公子你对你阿父太入戏了,连杵在你阿父旁边的阿娘都忘了,但一听这话,她话都忘了说了,甚是羞愧地闭上了眼睛。

 苍天,她怎么生出了这么个鬼灵

 齐君昀看着她一脸的羞愧,嘴角笑意更深,牵了她的手悠悠地往回走。

 “不能让小金珠跟小馒头跟他多呆了,以后若是被他们哥哥带坏了,我们这一家子哪找安宁去?”谢慧齐喃喃着。

 “哼。”齐君昀哼笑了一声。

 “国公爷…”

 “他跟小馒头的事你别管,我来教着就好。”齐君昀淡淡道“你带着小金珠就行。”

 谢慧齐一想那乖乖巧巧,但特别会计较的女儿,也是心里没底…

 那小女孩可才虚三岁,跟弟弟吃起糕点来,已经会骗弟弟他吃的那份才是最多的,她是姐姐特别爱他,才把她吃了一半觉得最好吃的那半与他换…

 可能他们夫俩所有的精明都被长子次女分完了,小儿子特别的憨,姐姐把吃了一半的换他那份整份的,他一听说姐姐把最好吃的给了他,他感激得不行,还会送上一个香香的吻,每次看得谢慧齐都特别的心碎,真想把长子次女的精明巴,分点给小儿子。

 她心小姑娘太昨了,也实在是心小儿子太憨了。

 “国公爷,咱们小儿子怎么教啊?”一想起这个,谢慧齐就哭无泪。

 “我带在身边,总不能让他真让人占了便宜去。”

 国公爷说得甚是淡定,对他无条件崇拜的国公夫人连连点头,但一等他们进了青院,看到正在门口的小儿子乖乖地坐在门口的小板凳上,怀里抱着他小姐姐的玩偶后,谢慧齐莫名就觉得她脆弱的小心肝又了起来。

 他们一走近,小齐望眼睛就是一亮,抱着姐姐粉粉的小玩偶站了起来“阿父,阿娘…”

 “馒头,你在作甚?”当阿娘的不抱希望地问了一句。

 “小姐姐说,我抱着她的布娃娃晒晒太阳,它就会变很美很美了,小姐姐晚上抱着它睡觉,就可睡得很香了…”小齐望认真地说罢,见阿父弯下来抱他,他赶紧把手挂上了他的脖子,一等阿父抱起他,他就把他柔的小嘴印在了他父亲的脸上,咯咯地笑了起来“阿父臭臭。”

 在练武场也练了半天的武,出了一身汗的齐君昀微笑了起来。

 小齐望摸着他的嘴角,也是咯咯笑了起来。

 但等他们一进去,被放到地上的小齐望发现祖放在他小盘子中间的糕没了,他困惑地看了看他的小盘子,抬头气地问祖“祖,我的小糕糕呢?”

 祖无奈地看着他,这时候,穿着粉小衣裙,长得特别巧可爱的小姑娘开了口,也是气地回答他“小弟弟诶,小糕糕长着腿跑了,我怎么找他都找不着,你别担心,等会吃完饭,小姐姐就帮你去找啊,你乖哦…”小齐望又看了看盘子,见小糕糕确实不见了,他回过头就朝小姐姐点头“多谢小姐姐,那我等会还帮你晒布娃娃。”

 谢慧齐一听就绝望了,她知道小儿子绝对会被他小姐姐一句找不到打发完的。

 她走过去就掐了小姑娘的鼻子,眼睛朝婆婆望去。

 小姑娘被捏住了鼻子也不怕,还气地叫“阿娘”叫得谢慧齐都不敢看她,生怕一看到她纯真洁净的眼睛,当场就原谅她。

 而老国公夫人尴尬地转过头去,没敢对上媳妇的眼睛。

 她不是不想管,只是小孙女这么可爱,她怎么舍得管?媳妇儿自个儿不都是吃不消她吗?

 不过,真是委屈了小孙儿了,回头她得让厨房送一块大大的糕过来,带着他进内房让他一个人吃一大份!

 齐璞这时候嘴里了吃的,眼睛盯着他阿父不放,等他阿父走到主位坐了下来,垂着眼看着桌上的盘子挑了个桔子吃,也没看他,他这才放下心来了,继续手脚不动足地任由他二祖给他喂食。

 可惜他到底是太天真了,他这一吃完午膳,他阿父就把小妹妹到了他二祖的怀里,让她带她去午睡,二祖刹那就天喜地带着妹妹回她的院子去了,而祖一得了他那个呆呆的小弟弟,一会就不见人影了…

 这时候小齐长公子才想起他阿娘,可惜这时候晚了,他阿娘也是一溜烟的不知道哪去了,只剩下他一个人单独面对着他阿父,然后被他阿父拎到了书房,双脚开叉蹲立拿着笔,足足写了一个时辰的字,且一字都不能错,错了,一字就得换少吃一天的糕。

 而这一小半个中午,齐小长公子就错了六个字,因此要少吃六天的糕,为此,他掉下了他小英雄的泪,抱着他阿父大腿哀求了好一阵,结果,未果。

 皇帝接连几天都没听到齐国公府的什么动静,国公府的属臣未进府,国公爷也不召见人,就是太子眼看就要起程了,太子没说要见他表哥,他那表哥也未向宫里求见。

 国公府就好像什么事都不管了一样。

 也好像之前齐国公府的忧国忧民是他的错觉一般。

 直到即太子就要起程,皇帝也没听到齐君昀的求见,他有点沉不住气了,当即在太子来跟他拜别的时候,他打断了太子那滔滔不绝的谢恩,直接问他“你表哥没说要见你?”

 太子抬头,困惑看向他“表哥,我哪个表哥?”  m.IqqXs.Com
上章 谢齐人家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