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谢齐人家 下章
第136章
 “嗯,我明叫你舅父过来一趟,”齐君昀把她写好的那张也翻过来看了看“你当面问他。”

 “好。”这样也好。

 “下午罢,我空回来。”

 “你若是忙…”

 “嗯,我跟你舅父一道过来,不忙。”齐君昀把她写的重点看了一遍,低头看着怀里的人“你怀疑你母亲不是自己去的谷府?”

 “嗯,”谢慧齐皱着眉头点头“那已是晚了,她怎么可能离家?如若是舅父叫她去的,可之后我也见过舅父,没听舅父有那个意思。”

 所以,她想当面问清楚了,她娘是不是十三出的事,如果是,她娘是怎么在十三晚上在的谷府。

 如果不是十三出的事,那就是官府的记录错了。

 这记录错了,就又得找问题了。

 现在她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一样一样地理清楚了。

 还好她现在已有这个条件理了。

 想着,谢慧齐不由感激地朝他看去,也不管这时候两个人的资料过于亲密了,她有点酸楚的鼻子,道“齐家哥哥,多谢你。”

 “嗯?”齐君昀这时又在看手上她写的东西,听到她这么一说,又是低头一看,见她眼睛里都有水光了,也是一怔“怎么说这般话?”

 “就是说说。”

 “嗯。”齐君昀把下巴搁在她脑袋上,低首吻了吻她的发“你我不需言谢,你有我,只管做想做的就是。”

 齐君昀当下午带了谷展铧回府,随即让下人去叫姑娘来鹤心园。

 谢慧齐一见到舅父,就见舅父眉毛跟眼睛都皱到了一块,脸上全是抑郁跟愁苦,见到她行礼,也是一言不发就扶了她起来,尔后看着她就是道“你跟左相说的事都是真的?”

 “是。”

 “案卷在哪?”

 谢慧齐被舅父那凝重的神情吓得心都揪起来了,慌忙朝齐君昀看去。

 “谷大人,这。”齐君昀从暗屉里拿出了顺天府记下的宗卷。

 谷展铧两步并作一步走了过去就拿了宗卷,连坐都没坐,就着书案就看了起来。

 谢慧齐被吓得都有点不敢动了,等他朝她招手,她才慌慌张张地朝他走去。

 “给姑娘搬个椅子。”

 房里的心腹小厮连忙搬来了椅子,谢慧齐眼睛一直盯着舅父,被他按着肩坐下去后也只心不在焉地朝他笑了笑,随即看着舅父发抖翻案卷的手,她心都提到了喉咙品。

 谷展铧看过案卷,撑着桌子深了口气,然后抬起头来对着外甥女道“我从不知十三晚上你娘回来娘家过,我只知道十四你娘从府里是跑出去的,你娘回去后的第二天,人就没了…”

 谷展铧捂着眼睛着泪道“那畜牲当晚是夜宿在我府里,因那是我在宴客,同他来的还有十几位大人,同他一道夜宿在府里的大人同时还有好几位,你娘出现在府里,我还当她回娘家见到送客的大门大打开就自己进来了,尔后才出了那事,如若是十三夜晚她就出现在了府里,这是绝不可能之事。”

 “那…那是案卷记错了日子。”看着老舅父老泪纵横,谢慧齐话也不会讲了,心里愧疚得很。

 她不该提起母亲,再在舅父的伤口上撒盐的。

 “舅父,是孩儿的不是,”看着舅父别过了身子,捂着眼睛一句话都不说,谢慧齐忍不住也起了眼泪“我不该扰你的。”

 “呼…”谷展铧长舒了口气,别过头来道“你看看案卷上写的那个主薄,是李伯许,我记得他,他是定始头年的进士,风评还算尚可,这案子当时是归他管的,许是有别的可能,你再问问。”

 “是。”

 “再问问。”谷展铧又重复了一遍,看着外甥女,那是皱纹还沾着泪的脸上有一种谢慧齐看了胆颤心惊的戾气“我记得那一晚,你阿父偏生就不在京,我之前也邀了他十三晚上过来喝酒,正好夜晚宿在我府里,第二等着你娘回娘家,再随她一道回去,可我约他那天他说那他不在京里,府里差他那去京郊近县的庄子里收这个月的银子…”

 这也是他从齐君昀嘴里知道十三那晚才是出事之冷不丁就打了个冷颤的原因,如若真是十三那晚出的事,那妹夫那晚偏偏不在京的事就说得通了,有人调开了他。

 而他妹妹从就就洁身自好,心里眼里从来就只有他那个妹夫,见到男客万万没有不躲之理,而且她如若是白天来的,她身边带着丫鬟婆子,怎么可能有被人接近污之机?

 这些之前都是他想不通的,因此他连蔡婆子这些人说她们都昏了头,说当时她们根本就被药倒了,什么都不记得时,他还大怒过,认为是这些丫鬟婆子被人买通了,帮着外人陷害了她们的小姐。

 现在看来,如若是十三晚上发生的事,一切就都说得通了,蔡婆子她们说的话也对得上了。

 “十三那晚,你看到了你阿娘没有?”谷展铧话接话,问得甚是咄咄人“你还记得你最后看见她的时候是什么时辰?”

 谢慧齐被他烈的言辞问得脑袋都蒙了,她站起来下意识就答“傍晚我就没见到阿娘了,大伯娘说我娘累了,早歇下了…”

 说到这,她猛地打了个灵,眼睛下意识就去找她的齐家哥哥,看到了齐君昀之后,她眼泪就了出来“伯娘说我娘明要回娘家,想早点休息,弟弟们已经送到祖母那去了,让我自己早点睡,别调皮,我,我…”

 她当时想着母亲教了她一天的刺绣,又带了一天两个弟弟是累了,明她还要回娘家,一月才回去一次,得让母亲休息好了光彩照人地回去,所以那晚她也就是去了老祖母那偷偷扒着门看了里面一眼,还没看到弟弟们,就被带她的婆子提着回去了,回头路过父母的屋子见他们的房间紧闭着,以为母亲睡了不敢去打扰,就回自己的屋去了。

 一直到第二天白,就听下人说母亲回娘家去了,她虽郁闷母亲这次去舅舅家怎么不带她,但当时也没想那么多,这时候府里有别人家的小孩来玩,她也就被叫去陪客了,一天下来除了去祖母屋里看看弟弟们,她也没怎么想母亲的事,只管等着她回来。

 “也就是说,当天太阳还没落山之前你见到了她,之后你就再也没有见到她了?”谷舅父问话的时候声音突然变得又快又锐利,那因半垂下来的眼睑变得阴沉至极的眼睛这时候就跟带了毒的刀子一样狠戾,直直地盯在了谢慧齐的身上。

 谢慧齐当下快快点头又点头,说话的声音也是快得不带气“一直到听说阿娘没了之前我都没见过她一眼,十三晚,十四,十五我都没见到她,直到听蔡婆婆说她死了,我也没见到她,阿父不让我见她的尸首。”

 说罢,刚站起来的她又倒到了椅子上,双手双脚都发软,眼泪不停地往下掉。

 她其实后来是扒着棺口看了她娘最后一眼的,她胆大,她想着再怎么样她也得跟这世把她生出来的母亲道个别,所以在封棺之前,她推开了棺材看了她一眼。

 只一眼,她就合上了棺木,再也没看。

 她美丽贤淑的母亲,身体肿得已经面目全非,只一眼她就知道为何她阿父拦着她不让她看了,她也明白了之后她阿父为何就是死也要把那俞八爷给杀了。

 “那…”

 “谷大人!”齐君昀这时候冷冷地张了口,朝那向他未婚像刀子一样咄咄人的谷展铧看去“有话好好说。”

 他家小姑娘不是那个需要他咄咄人的对象。

 谷展铧这才知道自己失态了,他闭上眼,抹了把脸,朝齐君昀揖手“是老夫失态了,让左相大人见拙了。”

 齐君昀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朝咬着嘴脸上全是泪看着他的小姑娘看去,拍了下她的肩,方才朝谷展铧看去“谷大人坐着说罢。”

 “大人,请。”小厮速速搬来椅子,放在书桌前。

 “多谢左相大人。”

 “嗯。”齐君昀不冷不淡地应了一声。

 有他一打岔,谷展铧也从刚才的疯魔中冷静了下来“说这般多,还是得找记载案情文书的这个李伯许说一说。”

 只有他记下的时间是真的,那么他们才能确定这是预谋,这是陷害!

 而且,有一个最重要的事是,为什么他跟他妹夫都不知道他妹妹是在十三夜晚受的害,这个李伯许却知道?

 谷展铧虽然很想确定这是一件针对妹妹,妹夫以及他的陷阱,虽然这也正中了他的下怀,但他也知道这个时间太对了,对得太巧了。

 “我已经去查过了,”齐君昀这时候修长的身子往椅子里一躺,那俊美温和的脸上这时候也浮起了点冷意“李伯许死了。”

 死无对证。

 谷展铧这时候眼睛一缩,又往桌上摆的那些卷宗翻去,他急忙翻了翻那些字迹与纸张的陈旧,看过后抬头朝齐君昀道“这看着像是八年多年的纸张和字迹,不像作假。”

 “我也验过了,是官家纸坊供给各大衙门给用的宣纸,纸张年份也差不多就是八年到十年的年份,”齐君昀也是拉过一张看了看道“墨迹看来也是当年官家墨坊发放出来的青墨,如若是作假,那这假做得也真了。”

 说到这,他把张纸划拉一下扔回了桌面,拉过旁边这时那低着头不说话的小姑娘的手放到手里捏了捏,朝谷展铧看去道“这案宗里记下的事当年你不知情,我岳父看来也是不知道的,那么,为何慧慧一查,这案卷就摆到了她眼前?谷大人何妨不想想,这若是真的,这是为何?”  m.IqqXs.COM
上章 谢齐人家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