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谢齐人家 下章
第105章
 韩丞相被皇上单独召进了宫,第二没有上朝。

 宫里传出来的消息说韩相被掌了嘴,遂这天在下朝后有不安好心的人就结伴去韩府看望韩大人了。

 这外边的事,在国公府的谢慧齐是一概不知的,她在接到舅父写给他们姐弟几个的信后,她就盼着弟弟们回来了。

 但这个月国子监要考试,不放学生归府,谢慧齐等了两天等到了这个消息,嘴都快扁了起来,二夫人可跟她不一样,她也盼了小二郎归家一个月了,新裳都替他做了好几身,他不回来,她就去国子监。

 依她的身份就是进不了国子监内,国子监边上监生常去的一些地方她还是可以去的,如国子监的书肆就是,到时候就可让下人带谢家大小郎出来见她。

 二夫人当天一说去,国公夫人让丫鬟收拾收拾,也跟着去了。

 两人留下了谢慧齐照顾老祖宗。

 谢慧齐一见她们抛下她,傍晚也不见回来,只等到了齐君易的归府,不由脸的失望。

 齐君昀奇了,问老祖宗“这小姑娘今儿是怎么了?”

 说着没看到母亲与二婶,又道“娘呢?”

 “国子监看那两个不能归家的孩子去了,不带她一块去,在我这赌一天的气了…”老太君说着就去捏谢慧齐闷闷不乐的脸蛋“陪我还不乐意啊?那行,不乐意就不乐意,陪你齐家哥哥去…”

 “祖。”谢慧齐被她闹得哭笑不得。

 “出去玩一会去,晚膳再回来。”齐老太君朝他们挥手,乐呵呵地道。

 说来她孙子就是聪明,知道把人养在自个儿府里。

 自个儿府里好啊,养的样子都是她爱的,小孙媳妇身上哪一处她都喜欢。

 “去,去,去…”见她还不走,齐老太君赶人。

 “没多久就要晚膳了,我先陪您说会话…”齐君昀摇头,挨近她身边拿过婆子手上的扇子给她打扇“孙儿好久没陪您说话了,你跟我说道说道,这几在府中是拿什么作消谴,我也好学学…”

 “你学我这老太婆子的作甚?”齐老太君一听孙儿更愿意跟她说话,两嘴都咧开了,笑开了之后就真认真地跟孙儿说道起每的作息来。

 谢慧齐坐一旁也是笑了。

 这晚膳一毕,国公夫人跟齐二夫人也没回来,下人倒是回了,说国公夫人跟二夫人今不回了,她们歇子离国子监的庄子里,要到明下午才回。

 齐君昀点了头,又叫了护院带了一队人马,和家中的管事婆子去,增添了人手。

 而这厢因傍晚那一会说了太久的话,膳后又拉着孙子接着说了好一会,没多久就打起了盹,困得连话都说不清楚了,最后还拉着孙儿的手不放。

 齐君昀背了她进内屋睡觉,看着谢慧齐蹲下身子给祖母鞋盖被时,他的眼睛就没离过她的身。

 七月,大忻朝最热烈的盛夏如期而至。

 国公夫人跟二夫人一回国公府,就听闻谢慧齐在她们不在的短短一天里,把五娘子跟六娘子的事定了。

 定的不是楚易氏说的那几个穷书生,反而是书院里已经有了功名的书生——这两个书生不是京城人,是持了国公府属臣的荐帖来京念书赴考的,两个人之前虽未及第,但已有举人身份了,且家世也不错,两家都是地方的书香门第家族,且两人都是嫡系出身。

 二夫人听了是这两人来国公府求的亲惊诧得很“这是瞎了眼了?“

 这段时也有人上门来求娶国公府姑娘的,好坏一堆,但能好到这两个举子还有前途的那就没有了。

 “孩儿也是寻思了半天才答应的。”谢慧齐这时候靠近二夫人,跟她悄声道“我看他们也是想跟国公府亲上加亲,二婶,您看,这一次试,咱们国公府占了多大头?”

 楚牙恒甚至因他的能干已经在朝廷上得皇帝的夸奖了,前几天又得了一次赏赐,不知道羡煞了多少人的眼睛。

 “你便就这样答应了?”二夫人斜眼看她。

 “他们要娶,闺女要嫁,您看,这不两厢情愿得很?”

 “呵。”二夫人当即冷笑“你就是给她们好姻缘,这两个人也能给败尽了,你信不信?”

 谢慧齐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点头叹了口气。

 五娘子跟六娘子一人太暴躁,一人太进,情绪起伏非常大,是那种非常不擅于控制自己的人,这样的人易于崩溃,给自己带来麻烦的同时也容易给别人带来麻烦。

 但谢慧齐老觉得她们还小,也一直处在她们觉得对不住她们的国公府里,心态也没办法好起来,也许等嫁出去了,觉得日子好过了些,也许就会好多了。

 总得给她们一条活路。

 二夫人见她叹气承认,瞪了谢慧齐好几眼,当场就甩话道“到时候我看她们对你恩将仇报的时候我看你怎么哭!”

 谢慧齐苦笑点头“孩儿知道呢。”

 “你就是被你哥哥惯的!”二夫人见她说了狠话这丫头也不收回话,扯着她娇的小脸蛋就骂“惯得你胆大包天,以为有他就没人伤得着你?你还着!你伯娘跟我是因着这府里再没个正经主子才宠着你,你是真不知道后宅后院藏了多少见不得人的私事,见不得光的坏心思啊?”

 “孩儿都知道呢,”谢慧齐脸蛋都被她捏疼了,她不知道二夫人为何老爱捏她的脸蛋,捏得怪疼的她还不敢反抗“可她们是嫁出去的人,就是恶心也恶心不到我头啊,我们府里都是些像哥哥和您一样疼爱我的人呢。”

 二夫人被她气死笑了,死死地捏着她那滑到过了头的小脸蛋“嘴甜也没用!你以为我跟你祖一样好哄!”

 “二婶…”谢慧齐被她捏疼得都快哭了“您行行好,饶我这一回罢。”

 因着谢慧齐的坚持,五娘子跟六娘子到底是得了门好亲事。

 谢慧齐也找了她们来,看到久不见,颜色都失了一半的两个姑娘家,她摇了摇头。

 五娘子跟六娘子见到她,也没有了以往的热切,但到底还是按规矩行了礼。

 谢慧齐也没分开她们,把两个来求亲的书生的家世跟身份说道了出来,五娘子跟六娘子听后,谁都没有说话,只顾着哭。

 “好了,别哭了,我还有事要跟你们讲…”

 谢慧齐说罢等了一会,这两个人才止了泪。

 “你们若是觉得没什么不妥的,我就让他们家中派媒婆上门来议亲,你们看如何?”这两个书生是自己求上门来的,谢慧齐想规矩还是做足了,这也是五娘子六娘子的脸面,以后嫁进去了,她们婆家也没什么好说的。

 五娘子跟六娘子是运气好,真赶上好时机了,那两个书生如若不是那么想投靠国公府,按他们的身份,就是娶个四五品官员家中出来的嫡小姐也是能娶到的。

 他们现在缺的就是能攀附国公府的门槛。

 “慧齐妹妹,我是没问题的。”六娘子哭着回道。

 五娘子却一把跪了下来,对着谢慧齐哭着道“你为何不早点告诉我?早点告诉我,我就不…”

 她就不会那么疯了。

 她这几天甚至想过一把刀捅死了这府里的主子,一道死去算了,要不凭何让她一个人在这府里遭这么大的罪。

 “现在还不迟…”谢慧齐扶了她起来,苦笑道“我一直在为你们着想啊,可你们也得给我点时啊,五姐姐,您说,我来府里这么些日子,您看我哪天是闲着的?”

 这府里的里里外外她都要打点,从一天的睁眼开始就有不断的事找她,她也就晚上跟他说说话时才觉得她是有些依靠的。

 “我…”因谢慧齐给她找的婆子比前面任何一个出嫁的姐姐都要好,五娘子这时候愧疚地低下了头。

 “我就知道,你心里是有我的。”六娘子这时候过来拉了谢慧齐的手,也是哭得泣不成声“是我不好,慧齐妹妹对不住了,你这般为我心,我却还在心里怨过你。”

 “唉。”谢慧齐擦了她的眼泪,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她只能说她们运气实在好,在主母们对她们很快就要不耐烦之前,运气砸到了她们身上。

 那两个书生那边可能因急于跟国公府定下关系,没出几就让他们在京中族叔带着媒婆上了门。

 这庚帖一换,八字一合,日子一定好,事情就定下来了,因五娘子跟六娘子也是快到十八岁的人了,日子不能久拖,这婚事便定在了今年的十一月,而定婚的日子就在八月。

 对方做的面很足,谢慧齐也想不能失了国公府的脸面,便给五娘子跟六娘子多添了份嫁妆,这事过问过长公子后,多添的那份就走了她的私库。

 五娘子跟六娘子来领谢慧齐给她们的绣嫁妆的布时,脸色比上次要好看多了,两个都神彩奕奕得很,谢慧齐见状也松了口气。

 在她们走时,她叫住了她们,把忍了半天还是没憋住的话跟她们道“回了向南院就跟妹妹们关系合好些,不管你们在府里闹过什么,出去了你们同是国公府的姑娘,以后也许少不了走动,到时候脸上也好看些。”

 五娘子咬着嘴点了头,小声地道“我知道了,我听你的。”

 六娘子也是点头,她这几天太快乐了,就是这时候也是笑的,整个人轻快得连发丝都是舞动的“我知道的,慧齐妹妹你放心,我回去了就跟那些妹妹们道不是。”  M.iQQxS.cOM
上章 谢齐人家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