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谢齐人家 下章
第101章
 祈夫人走到一半,就看到谢慧齐了过来,前面国公府嫁女她来了,也见到了小姑娘,再见到她,她也是握了小姑娘的手,止了她的福礼,笑道“才一个来月没见,你就好像又长高了些。”

 “祖说我正是长个的时候,一天一变样。”

 “那是,小脸儿也水灵了许多。”

 谢慧齐笑了起来,与她道“祈婶婶咱们先去内堂吧,我已经让人去通报二婶了。”

 “诶,用不着她来见了,我等会去见她是一样,哪敢劳动咱们二夫人的大驾。”祈夫人笑着道。

 谢慧齐便召了丫鬟过来“去,跟二夫人再去说一声,就说等会祈婶婶亲自去看她,让她等一会。”

 祈夫人见只点了半句话,这小姑娘就会意了过来,便拍了拍她的手。

 这姑娘聪明,两家子才有前途啊。

 就是他们这些沾亲带故的,也才好跟着他们捡点他们手中漏出来的。

 “我这次来主要是想跟你说说话,也没别的什么要紧的事,你可别嫌我这个当婶婶的话多就是。”

 “您哪的话。”

 祈夫人笑了起来,走了几步,见前后的仆人见着他们说话自动自发地离他们远了点,她便心中有数了。

 国公府向来治下甚严。

 遂她又低头低声道“我今儿来是想问问你舅父舅母的事的,你也知你舅母是我表姐,得知你舅父大人能回京了,我舅舅他们,你舅母娘家的人向京中送了想,想跟我打听一下你舅父他们的事…”

 说着她看了谢慧齐一眼,见她神色平静,便接着道“国公府现在可有什么消息?”

 “我知道的也不多,仅知舅父他们这些年在小东海不好过,”谢慧齐低声道“大表哥也在舅父赴任的路上没了。”

 “没了?”祈夫人大吃一惊,都忘了走动。

 “嗯,说是路上遇了贼人。”

 “啊…”祈夫人目瞪口呆,不一会,眼睛都红了,偏过头去擦了擦眼泪,又过了好一会方才转过头,朝谢慧齐勉强笑道“不说这不高兴的事了,来,和婶婶去见你二婶去。”

 “祈婶婶…”走了几步,谢慧齐叹了口气,看着前面淡淡地道“不管如何,我舅父他们能回来就好,回了京就是有个病有个痛的还有我们知道,比在东海无亲无故要强,您说是不?”

 只要人回来了,能看得到出路就是好的。

 “是…”祈夫人一直低着头,等到了齐二夫人的院子,她这才抬起头。

 齐二夫人看到她的泪眼大吃了一惊,等到祈夫人说起了谷展晔和她表姐的大儿没有了,死在了前去赴任的路上,齐二夫人倒是淡然“这有什么?我们国公府不是一代两个男主子都死光了?慧慧的爹不也死在了河西,连尸骨都不全?这还有什么好说的?”

 败者为宼,胜者为王,他们确实一家接一家败在了俞家的手里,这就是他们的下场。

 只是等到俞家还有跟着他们俞家的人一倒下,下场也绝不比他们好半分就是。

 齐二夫人本来无所谓国公府如何,这时候她倒是想好好多活几年,看看俞家还有俞家当朝的左右丞相他们是什么下场。

 想着这些叱咤大忻王朝的重臣老臣一个个倒下,可能连裹尸的破席子都找不到一,齐二夫人就觉得活着甚有冲劲,甚有盼头。

 说着她见谢慧齐低着头,就拍了下她的脑袋,斥道“好好的垂头丧气干什么?抬起头来,有点国公府小主子的样!”

 谢慧齐下意识就直了背,她看了眼祈夫人,想外边现在都传成得连个小孩子都知道了,想来她也是知情的,便没避讳她,跟齐二夫人道“我刚才听说现在连朝廷里都有人说道我的不是了呢…”

 “说你什么?”齐二夫人皱眉,眼睛细不可察地朝伺候她的那些下人看去。

 小麦带着一群丫鬟福着半不敢动弹。

 “说我骂谢侯府的老太君…”

 “骂她怎么了?”齐二夫人顿时气势一凶,拍着桌子厉声道“骂她怎么了?她谁啊,骂句都不行了啊?”

 “二婶…”

 “那孙子在朝廷里说你?”齐二夫人说到这冷笑了起来“你等着吧,看谁敢给跟他收尸!”

 齐二夫人的话虽不中但不远,那谏官背后欠一股赌债,跟同僚其夫人通,以及同他夫人娘家的庶妹媾和的事被捅了出来,被讨债的和同僚家,还有亲家堵在家中焦头烂额,半世清名一夜之间被毁。

 这年头,身上家中没几件脏事的人家甚少,就是国公府也是出了好几桩中了对方的美人计害家产惨损的丑事,更有上任国公府老爷亲自毒害嫡的混帐事,更别提一些七七八八的小丑事了…

 国公府的两个老爷没少干蠢事。

 他们两个对国公府做的最好的事怕就是以死保了国公府几年的太平。

 太子与表哥在东宫中下着棋,又以玩笑口吻道“韩相的狗死了一条,表哥你就不怕他上门跟你要银子啊。”

 “国公府的钱,都归了你父皇了…”齐君昀下了一子,淡道“要用银子,也是我跟韩相讨点花花,救救急。”

 太子“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他笑了好几声才道“你就不怕韩相跟你一样来一招釜底薪,跟你背水一战啊?”

 “嗯。”齐君昀看着表弟的棋局已败,把刚摸到的棋子扔回了棋钵,淡道“韩相的银子是从你父皇手里捞的,他要是敢送到你父皇手里,那他的脑子长的也就跟你的一样了。”

 太子顿时苦脸“表哥…”

 若桑这时候端了热茶来,只换了长公子手边的那边,换过茶后就端着盘子走了。

 太子急喊“哎,哎,哎,我说你这小姑娘,哪来的这么大脾气,我的还没换呢?”

 看着她要走出门,太子手都举起来了“我说我的还没换,你这小姑娘怎么这么凶,连主子的那口热茶都不给了,不像话啊…”等他说完,若桑都走远了。

 “安昌…”

 见表哥喊他的名,太子萎了,垂着头丧气道“知道了,你放心,我回头把我脑子长得跟韩相的不一样。”

 齐君昀没理会他,接着淡道“韩相那有批银子会沿着官河上京,具体走到哪了我还不知道,我等会要去见你父皇,向他举荐你,你是去还是不去?”

 太子眼睛瞪大,喃喃道“表哥,你莫开我玩笑。”

 他最不喜欢跟人开玩笑了。

 “去,还是不去?”

 “去!”太子一个灵就扑向了齐君昀,把他表哥的手拉到口放着,咽着口水问他“表哥你听到了吗?”

 感觉到了他为他狂野跳动的心跳声了吗?

 齐君昀什么也没说,把手了出来就在他头上不轻不重地了一记,起身掸了掸衣袍“那就准备罢。”

 说罢,他挥袖背手而去。

 太子看着他背影一脸的崇敬“表哥你慢走!你要是不着急走的话,等我一下,我送送你…”等他嚷嚷完,长公子已经走了。

 尔后,东宫响起了门关门合的声音。

 “太子。”若桑跟一个身着太监衣裳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跟他请安。

 太子已经褪去了他脸上常挂着的放不羁的笑容,他在房里来回走了几步“这次我们出去如果不用到国公府的,能带几个自己人走?要完全信得过的!”

 如果他这次还是要用到国公府,想来他就不可能有下一次的机会了。

 他表哥情他最清楚,最烦不能收拾好自己臭股的人。

 若桑听到这话,眼睛也朝身边的太监看去。

 那太监,也就是齐后留下的人,大内三总管于荆躬身道“回太子,六个人,连同奴婢在内。”

 “太子!”若桑朝太子不安地看去。

 “那好,六个人,就带这六个人…”太子已经点了头“于荆你下去准备,我看用不了两,我们就要出京了。”

 “太子,你…”若桑想起前次他们遇险之事,死了数百人才保全了他的命,这次他只带六人,边替他挡刀箭的人都没有。

 “傻丫头,”太子拍了拍只为他才惊慌失措的女人的脸“如我没有人保护我一辈子不出这个宫,那么这一辈子我唯一可能出这个宫的机会就是躺要棺材里,你知道的,是吗?”

 若桑含着泪闭上了眼,无奈地点了点头。

 是,如若连自己都不给自己拼出一条活路来,谁能给她的太子爷一条活路?

 从小到大,他不就是这样过来的吗?

 要是因为形势不容人早认了命,怕是也活不到如今。

 齐君昀出了皇宫,又去了好友铁虎将军家用了晚宴,酒过三盏推杯起身要回。

 铁虎将军也是拿了酒杯起身,搭着他的背笑道“又是要回去哄你的美娇娘?”

 铁虎将军自幼与他长大,情份不比别人,齐君昀抬起手拍了下他的肩“叫小嫂子…”

 “好,好,小嫂子,长公子,再喝几杯再走吧?”铁虎将军拍了拍喝得过多有些燥热的脸“你看今儿来的人这么齐…”

 说着就朝在桌子边那几个好友吆喝“还不赶紧替我留人!”

 那几个恨不得国公府这长公子赶紧走,他一在,他们连真正的美娇娘都抱不到手,他吃素可他们不是吃素的,美酒佳肴当前,怀里没美人怎么说得过去?

 这时候他们都装傻,当没听见大虎的话。

 他们就不信大虎不想。

 而如他们所见,铁虎将军也是想的,他假惺惺地又留了齐君昀几句,看着他往外走,也是笑了“真走啊?好,我送你到门口。”

 说着一出门,就朝站在门边的管家挤了个眼,让他把美人美妾都给带过来…

 可憋死他了。

 如若不是情不常联系就没,他也不想请君昀过来走这一遭。

 “行了,就到这吧…”齐君昀看到了院子里自己的护卫就停了步,跟卫铁虎道“你明天醒了,就想个法子去见见太子,有他要用得上你的,你这次尽管放手了做。”

 “呃?”卫铁虎听得一愣,然后举着手朝齐君昀道“你等会!”

 说着就四处了找,看到一处养莲花的坛子,三步并作两步快走了过去把头浸到了水里洗了个脸,走回来的时候脚步都轻了,他朝左右看了看,这时不远处是国公府君昀的人,而寻作乐的宴堂离院门也远,但他在靠近后还是低了点声音“你仔细点跟我说说。”

 “你以后往上升升也需要点名头,掌兵符就更如是了…”齐君昀见他低着头听得认真,嘴角也有了点笑,他最喜欢卫铁虎的也就是这点,人虽然纵情了点,但遇上正事也从不含糊,想爬的野心比谁都大,也比谁都准“这功劳现在就开始攒吧。”

 “太子那?”卫铁虎看他,小声地多问了一句。

 “嗯,他在查有笔送进京的孝敬钱,查到了,朝廷就要动一动了…”齐君昀抬头见月亮都圆了,也不知道家里的女人们这时候睡了没,他垂下首拍了下铁虎的肩“小心点。”

 说着就背着手,在月光中,在两旁抬灯点路的护卫中悠悠地走了。

 这京城出了名最淡泊名利的长公子爷啊…卫铁虎两手摩擦着双拳,看着他的背影笑了起来。

 齐君昀回了国公府,走到青院时,青院的门关了。

 他正要转身,就听门被人从里面小心地拉开了。

 “长公子…”

 齐君昀皱眉回身“你家姑娘还没睡?”

 红豆低着头,不好意思地道“姑娘一直在等您,半时辰前我从她房里出来时她还没睡呢,也不知道现在睡了没有。”

 她看姑娘在等人,就出来替她等了,长公子若是回来了,她也好及时去报她一声。

 “长公子,我去看看我家姑娘?”红豆也不敢看他,抬起半个脑袋盯着被墙上的红灯笼照出红阴影的地上怯生生地问。

 齐君昀本来想说不用了,回去见她若是没睡就让她早点睡的话来,但一见她那笨仆眼睛左右四游不安的样子,物似主人形,想起若是不依她,那丫头肯定会半夜都睡不着,还是摇了下头道“替你家主子裳好衣裳过来。”

 “诶。”红豆一听他应了,天喜地叫了一声,这些日子她也是学乖巧了,知道这夜里在青院绝不能发出什么大声响惊了府里的老祖宗,她一应就赶紧握了嘴,蹑手蹑脚又极快地朝他们家姑娘的屋子跑去。

 “主子,我带他们在树边侯着…”

 “嗯。”齐大就带了护卫们退到了青院前院的树林边上。

 这厢谢慧齐已是了衣裳靠着头在看齐昱这段时给她的邸报,有些东西比较重要,她想再重新记记。

 有人在轻轻敲门,不知谁在外面应了一声,外屋的小绿就下开门去了,谢慧齐把手中的邸报放下,看到红豆走了进来,脸上还红扑扑的带着喜笑,她忙拍了拍自己的,道“这是怎地了?是想到了什么大好事要跟我说说?”

 红豆的好日子就在月底,也没几天了,谢慧齐已经把他们的东西都备妥了,还跟老祖宗和国公夫人求了个小院子给他们住。

 至于喜堂,就布置在他们在仙翼山的家里,谢慧齐给了她跟周围半个月的休沐,让他们在那里过半个月两个人的好日子再回来。

 现在什么都准备齐全了,就等他们成婚了。

 “是想到还有什么要的了吗?”谢慧齐看着丫鬟望着她的眼喜悦地闪动着,乌黑的眼睛一亮一亮地闪着很是漂亮,她不由笑了起来,捏着她的鼻子就道“成个婚就让你喜成这样,是姑娘我的不是,硬是把你拖到现在才让你成婚!”

 “不是这样的,”红豆不以为然地把她家调皮姑娘的手从鼻子上拉了下来,一张口嘴里就没停话“姑娘,长公子回来了,就在门边等您呢,让我给您穿好衣裳就让您去,哎哟,可总算回来了,没让您空等,您赶紧下,我给您穿衣裳。”

 说着就拉谢慧齐起来。

 谢慧齐一愣,但还是被她拉了起来。

 红豆跪下给她穿鞋的时候,她怜爱地摸了摸她家傻丫鬟的头“你去门边替我守人去了?”

 “哎,姑娘…”红豆不以为然地道“也没守多久,不过长公子今回来得晚,不过还好您还没睡,恰好恰好。”

 说着还庆幸地挪手拍了下自己的口,又快速地把谢慧齐另一只鞋子穿好了。

 小绿也拿了衣裳过来,没一会谢慧齐就穿戴了整齐出去。

 “齐家哥哥。”

 “怎地还未睡?”

 福直回身的谢慧齐见他轻敛了眉头,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是等了您好一会,但后来没等了,在那看邸报呢。”

 “已至亥时了。”

 谢慧齐鼻子,又给他欠了欠

 齐君昀看着她这样可怜兮兮分外楚楚可怜的样子轻叹了口气,把她从院门口拉了出来,示意小绿“先把门关上。”

 把她带到院门一角的竹林边,就着墙上挂着的灯笼那点残余的红光摸了摸她的脸“怎么了?”

 这是出什么事了,非要等到他回来不可?

 “没有,没怎么,我没事。”

 以往她这时候可是睡了。

 齐君昀低头看她,低声在她鼻子上方轻道“是因没见着我回来?”

 谢慧齐笑了起来。

 “小姑娘…”

 “嗯?”

 “说。”齐君昀摸了摸她的嘴,轻道。

 “我心里还是没谱。”

 “有人说你的事?白不是让齐大专程回来传了我的话?”

 他听了府里的人报之后,就让齐大回来告知她一切有他了。

 “我就是想见见你,见到你心里就有谱了。”谢慧齐没有道实情,还是选了能听的话说了,她不好意思说她想问个清楚,那些说她阿娘的人究竟是谁。

 齐君昀本来只是单臂撑在墙上看着她,这时候撑了双臂在她身侧,只差把她真正抱住了,连鼻子都跟她的快碰上了“想你娘了?觉得受委屈?”

 “也没有,就是想,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国公府那么多的事与是非,再添上她的简直就是火上加油,不用风吹就能起燎原大火,谢慧齐苦中作乐地想,他们的对手都不用怎么动弹,就可以轻易把他们置于火烧中来个瓮中捉鳖了。

 “怕我不要你?”

 “…”谢慧齐这次不敢出声了。

 说真的,她是真有些怕。

 这时候她抬起了头来,对上了他在黑夜中黑得夜幕一样深沉的双眼,淡的月光他的轮廓依稀可见,但却与他白脸上的温和淡泊不停,这时他的脸孔在黑夜当中竟显出几分凌厉了出来。

 谢慧齐是一直是不敢怎么对他撒谎的。

 怕被看透,更怕像她这样无所倚仗的人一撒谎被人看破就万劫不复,再无重来的机会。

 而现在亦然。

 她在短暂的沉默后诚实地点了点头“怕。”

 “然后呢?”

 “我还讨厌他们拿我阿娘说事。”谢慧齐这次终于把话还是说了出来。

 “嗯,那过两天就不让他们说了。”齐君昀拍了拍她的脸,在她发上吻了吻“我保证。”

 说着也不等她说话,拉了她的手往门边走,他亲手轻推开了门,让她进去“现在,去睡。”

 谢慧齐看他。

 “我说过,有我。”齐君昀顺了顺她披在身后的黑发,看着她转着眼泪的眼睛,又抬手把她的眼泪从眼睛里拭了出来,看着她紧闭的双眸下被她轻轻咬住的红,在嘴间无声地叹了口气。

 这种夜晚,她不该出来出现在他的面前的。

 他到底是个男人,还是她的男人。  m.IQqXs.Com
上章 谢齐人家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