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谢齐人家 下章
第83章
 女客堂今可来了不少贵夫人,虽然来的都是各自府里较年轻一些的媳妇,但个个也都是有身份的人,这蔡家在京里这几年跟国公府来往零落,国公府都不复当年荣华,蔡家就更是不见风光了,所以被这些个身份要高她一等,且有不少跟她同龄就已经找着了好人家嫁了的人一打量,蔡诗雯更是悲愤加,掩面痛哭了起来。

 她等了表哥这么多年,表哥为何不娶她?

 谢慧齐也算是明白了为何老祖宗这般看不上自个儿娘家的人,长公子更是提都不与她提什么舅外祖家的表妹。

 实在是因人不堪一提。

 她回头看向王妃,见王妃冷淡地朝丫鬟垂首,示意她过去扶人,谢慧齐等了一等,也没见王妃让她坐,她也不急,往旁边退了两步,垂首看着这场闹剧。

 就在这时,门外来了人,说太子来了,太子想见王妃,跟王妃叙叙旧,王爷请王妃过去一趟…

 悟王妃这时候微微笑了起来,朝那来禀之人淡道“你去回了太子和王爷,说我这就来。”

 那下人弯称是,犹豫了一下,又道太子还想顺便请谢家姑娘一道去见个面。

 悟王妃听了笑容不减,朝谢慧齐和善地一颔首“那谢姑娘随我一道去罢。”

 谢慧齐也是微笑不语,朝她欠了欠

 这时候客堂里的人都起了身,蔡诗雯刚刚被扶了出去,悟王妃没发话,像是要大事化小的样子,客堂里的人也就当刚才的事没有发生过,没有一个人接谢慧齐的话茬,给悟王妃添堵。

 悟王妃一起身,这些人就送了她出门,谢慧齐反倒被挤在了最后。

 “您慢点。”小麦扶着谢慧齐,小心地提醒。

 谢慧齐朝她点点头,一出客堂,就发现国公府的两个小厮还在外头等着她,不仅如此,还有一个白面公公手挽着拂尘站在他们身边,一见到她出来,就甩了下拂尘躬身朝她道“奴婢见过谢家姑娘…”

 “您是?”

 “咱家乃东宫内侍,鄙姓叶,姑娘叫我叶内监就好。”

 “原来是叶公公。”

 “姑娘客气,我是太子派来请您的,请随我来。”叶公公又浅躬了下,半垂着身子转过了身,走在了最前面。

 她一动,候在最前面的悟王妃这才动身,她没想到太子派了公公来,居然没有先进门来禀她,出来看到这东宫太监她也是心中一滞,听到她来说是请谢家那人的,她差一点就变了脸色…

 但悟王妃毕竟才是最有身份的那个人,她还是走在了最前面,等王妃上了轿子去前堂宴厅,这叶公公也招手让候在一旁的轿夫抬了轿子过来,殷勤地伺候着谢慧齐上了轿。

 谢慧齐这才明了长公子这一大早出府是干嘛去了,原来是给她找比悟王还大的人过来帮她撑来了。

 一路进了宴厅,谢慧齐走在了悟王妃之后,到了门口,叶公公示意她缓一会,过了一会才让她进门“姑娘,请。”

 等谢慧齐进去,悟王妃已经落座了,而跟悟王平分首座的太子一见到门口进来的那个姑娘“噗”地一声,把刚送进嘴里的酒了出来,吓得他身边的内侍们赶紧跪下来给他擦身的擦身,整理桌面的整理桌面。

 “表,表,表表表哥…”太子口吃地指着前面过来的清丽小佳人,眼睛看着他表哥。

 被他叫着表了一连串的表哥抬眼扫了他一眼,轻颔了下首,眼睛也朝小未婚看去,见她不急不缓漫步过来,脸上还带着娇美的甜笑,淡漠的脸上也是神情一缓,多了几许温柔。

 “嗯,来了…”他拿起桌上的扇子轻敲了下桌面,先开了口,拿着扇子朝前方动了动指了指“过去见过太子跟悟王。”

 “是,齐家哥哥。”谢慧齐一听他还给她指人,顿时笑靥如花。

 大腿太给她面子了,护她还是护得很紧的!

 这时候坐在悟王爷另一边下首的悟王妃一听竟是齐君昀先开了口,眼睛犀利地朝齐君昀扫来,但齐君昀这时候已经看向了太子和悟王,根本没看她,悟王妃见到此情此景,心中就像被刀子猛地扎了一刀一样剧烈疼痛,眼睛也因此润了起来。

 随即她飞快地收回眼,垂下眼把眼睛里的那道水光掩了下来。

 这厢谢慧齐跟太子见礼,见到太子看着她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她更是甜甜一笑“谢家小女见过太子,太子千岁千岁千千岁。”

 太子扶着桌子干咳了数声,等到咳完,朝他这小表嫂有点讨好地问“谢小姑娘,我可曾给过你什么见面礼?”

 谢慧齐轻笑了一声,摇了摇头“回太子,没。”

 “乐桑…”太子赶紧伸手。

 侍女乐桑不惊不乍,镇定自若地把来之前备好的礼盒给了他。

 回身的时候,她朝谢慧齐福了福身“见过姑娘。”

 谢慧齐也是退后半步,浅欠了下,算是还了小半个礼,朝她浅浅一笑。

 乐桑微笑着躬身退了下去。

 “咳,这个给你,有空…”太子本来说有空你常来东宫玩,话到嘴边觉得不妥,就朝他表哥看去,道“表哥,有空你带谢小姑娘进宫玩啊,下个月宫中有花会,我看就可以让舅母带着她进宫来玩玩嘛。”

 齐君昀颔首,没说话,只朝谢慧齐示意让她接着跟悟王见礼。

 谢慧齐朝悟王那边看去,她以前也是见过悟王一两次,悟王小时候是个白白胖胖的小胖子,很是有几分可爱,但现在长大了,他好像比以前更白白胖胖了,但可爱却没了,脸胖得整个脖子都不见了,只见脸上一堆连着另一堆,下面就是穿着衣裳的地方了…

 她算是明白为何悟王妃要对前未婚夫念念不忘了。

 国公府长公子的风华不说与一个胖子相比,就是放眼整个京城,能及得上他的都少…

 “见过悟王爷千岁,恭祝王爷福如东海长水,寿比南山不老松…”好在大忻也有东海与南山,这祝寿的话她小时候在侯府也听人说过,所以嘴里也不缺话说。

 那悟王看着也是个好脾气的,听了笑眯眯地道“谢姑娘客气。”

 说罢就朝齐君昀道“君昀兄也是个有福气的,我看谢姑娘与你还真是才子佳人,天生佳偶一对。”

 长公子听了也不谦逊,抬起双手朝前方揖礼,颔首淡道“多谢王爷美言。”

 悟王爷听了哈哈笑了起来,朝下首的王妃看去,一脸的疼爱“王妃你说是不是?”

 悟王妃眼皮抬了抬,但没有抬起眼,眼睛还是往下垂着看着下方,淡道“王爷说得极是。”

 她连看都不看他一眼,悟王也不以为然,转过头就对着谢慧齐笑着道“我听说你小时候也是在京城里呆过的,想来那时也是我王妃的小跟班罢?”

 谢慧齐听着这话也觉出了这王爷的心思是全偏在他王妃那的,不过也不以为忤,他娶到了人见人爱的心上人肯定是要捧在手心里疼的,就是他疼归疼,踩着她捧王妃的包就不太好了,她也是笑着回道“我小时候是见过王妃的,但那时候还小,也没跟王妃玩过几回。”

 跟班就更谈不上了,她小时候很是能自得其乐,再加上这心理年龄在那,怎么着也不可能跑到个小姑娘股后面当跟班。

 “咦?”听她这么一说,悟王爷诧异地出了声,朝王妃问去“芸儿,可是?”

 悟王妃这次抬起了头,看向了谢慧齐,淡淡一笑之后淡道“我也是记不得有这么一个人了,想来那个时候谢姑娘不爱跟我们这些人玩罢?”

 谢慧齐听了微笑。

 悟王一脸恍然大悟,朝谢慧齐看来,笑着道“本王知道了,原来谢姑娘小时候不爱跟人一块玩啊。”

 不爱跟人一块玩顶多就是不合群而已,这话杀伤力太小了,谢慧齐觉得就这话份量太轻,没必要为此顶撞个王爷,遂微笑不语。

 太子朝她笑得极美,整个人站在那清清雅雅,洁洁净净美得无与伦比,着实难以把她跟他之前见到的那个又臭又丑的丑丫头时想作一块,这时候听到堂兄悟王这话,忍不住开口道“悟王兄此话差矣,长这么好看的小姑娘,谁不想跟她一块儿玩?”

 说着还征徇他的侍女“乐桑,你说是不是?”

 乐桑之前是朝廷礼部膳部郎中之女,父母双亡后才入宫当的侍女,听了太子这话她便上前一步道“回太子,奴婢记得小时候也是跟谢家姑娘一道玩过一两次的,谢姑娘小时也是极讨人喜欢的,会专门带着那些没人带着玩的小姑娘一道玩耍,奴婢小时候也被她领过一次…”

 谢慧齐听了这话有些诧异地看了乐桑一眼。

 “谢姑娘,奴婢未进宫前闺名若桑,乃礼部膳部郎中之女。”乐桑这时候朝谢慧齐又福了福身。

 谢慧齐“啊”了一声,她这一说她也是想过这位郎中之女了,也是没想到这居然是真的,不是太子特意给她撑脸面。

 “原来是若桑姑娘…”谢慧齐忙称呼了她一声。

 乐桑一笑,垂首又退了下去。

 这时候悟王妃突然朝悟王开了口,道“妾身也是想起来这位谢姑娘是谁了,她岂不就是定始八年,京中传得沸沸扬扬的那位失贞妇人之女?”

 说着她眼睛就转向谢慧齐,很是漫不经心地道“这位谢姑娘,是也不是?”  M.iqQxS.cOM
上章 谢齐人家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