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谢齐人家 下章
第53章
 谢慧齐见他们家小二郎一张嘴就劈里啪啦一大堆,那眼睛又是不听使唤地眨了一下。

 这时候见那二夫人还要张嘴,她不由闭上了下眼。

 天,她家二郎可是给点阳光就灿烂的人,二夫人你要是跟他继续讲下去,他能滔滔不绝跟你讲一天,到时候你就恨不得撵我们姐弟几个出府了。

 这厢二夫人正忍不住跟小二郎轻声讲“你不怕我啊?”

 二郎听了可奇怪了,眼疑惑“怕你作甚?”

 二夫人也是个脸上没有笑的,她自己都怕自己那张脸,就是梳妆都很不情愿瞧镜子里自己的那张脸。

 但就是没照,她也知道自己脸上有多少凌厉狠戾。

 因为这么多年来,她腹的幽怨越积越多,多得她半夜起来都想嘶吼,多得她每天都觉得日子在撕扯着她的心,她没有哪一天是好过的。

 府里人都怕她,没有哪个不怕她的。

 她更知道府里的人背地里叫她怨娘子,一叫就叫了十多年了…

 可她可不就是怨,怨天怨地,怨它们没给她个好丈夫,甚至连个孩子都不给她。

 “没什么,阿婶就是想问问。”二夫人赶紧垂下眼,没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

 但二郎已经瞧出了她的伤心,他不懂为何这个夫人突然伤心了起来,但他拿了这个夫人给他的好东西,阿父阿姐老对他说别人对你好,你也要对别人好才行,咱们谢家人不能当那没良心的人。

 二郎这时也是猜自己哪句话惹着她了,便把金娃娃揣到怀里,把另一只手也腾了出来,两只手握着二夫人的双手,软声软气地道“您怎么了?可是我说错了什么话惹着您了?我是有些不懂事的,我阿姐常说我,您别跟我计较啊,我这里跟您道歉了,您可别跟我一般见识,我就是个浑的,老爱不听大人的话,老爱让人生气。”

 说着犹豫了一下,就去抱她的

 他以往这样撒娇,他阿姐再气他也是不怎么气了的。

 “您别生气了,我跟您道歉啊,阿婶…”

 二夫人被他抱住,那久年未跟任何人亲近过了的身子一僵,尔后没有忍住,她抱着小孩子干干净净,清清的小身子,把头埋在了他的肩膀,这才挡住了她崩溃出来的眼泪。

 老天爷啊,她也想有个这样的孩子啊,可为什么这么多年不给她一个啊,她求了它这么多年,它凭什么不给她啊!凭什么!

 二夫人一时之间伤心绝,竟痛哭了起来。

 这厢,谢慧齐被二夫人冷不丁地这一痛哭真真是吓得魂不附体,而齐老太君也是被吓着了,她一见二夫人哭,就拍打着桌子也哭哭嚷嚷了起来“老国公爷啊,我不活了,您看看这是怎么的一家子,我们好不容易要有个孙媳妇了,这大好的日子,老二媳妇给我哭啊,呜呜,我不活了,老国公府啊,我不活了…”

 齐老太君这一哭,谢慧齐已经完全不能掩饰自己内心的震惊了,目瞪口呆地看着就这么也跟着哭了起来的齐老祖宗。

 只有国公夫人最淡定,冷冰冰的看了左右两眼,头一抬眼半垂,继续没有生气地雍容华贵着,连劝说一句都不曾。

 而齐家哥哥…

 谢慧齐瞪着眼睛看着快要成为她未婚夫婿的齐家长公子这时候也是脸色丝毫未变,只见他朝她淡定一颔首,就走到了老太君身边坐下,半环着她的肩膀,脸色居然一点也未变,淡道“怎地您也跟着哭起来了?别哭了,再哭孙媳妇就笑话您了。”

 齐老太君哭到这,心想难道孙媳妇还真会?于是连忙不哭了,朝谢慧齐看来。

 吓得连魂都没有了的谢慧齐这下子更是眼珠子都要瞪出来,她忙朝老太君摇头不止,见眼睛里根本没泪的老太君还看着她不放,谢大姑娘哭无泪,连手都摆了起来,嘴里哀求地叫道“祖,慧齐没有,慧齐不会笑话您,您就是慧齐的祖。”

 祖唉,您真的是我的祖,我供着您尊着您敬着您都来不及,怎么可能笑话您!

 快要真的吓死了的谢慧齐就差给这看着她不放的老祖宗跪下了!

 齐君昀见小姑娘摇头摇得快把小脖子都扭断了,也是有些好笑。

 他见他二婶让二郎走过去的时候就已经觉察出了不对,但他没阻止,也是想让她看破这府里的情况…

 只有看破了,以后她处事也才找得出源头来,比她什么都不知道就要进来担当起一府之重责要来得强。

 齐君昀没打算与她粉饰太平,他订下她,是想护着她,给她一条生路,但也不曾想过蒙蔽她,让她认为嫁进国公府就能太平一世了。

 “别摇了,”齐老太君见孙媳妇快要把头摇散了,可不想到手的孙媳妇就这样摇没了,赶紧道“快快过来。”

 谢慧齐听到这话根本就跟不上这齐家老太君的思路了,这老祖宗上一刻还在假哭,下一刻就没事人一样地喊她过去…

 谢慧齐完全糊里糊涂了,但好在知道听话的人怎么样也不会有坏果子吃,就是糊涂着也忙依着老人家的话走了上前。

 这厢被二郎身的不解掏出帕子在给二夫人擦眼泪,小脸上全是困惑“您怎地就哭了?唉,是哪儿不舒坦吗?可要找大夫?”

 蔡婆婆也是经常这样抱着他哭,哭着哭着就身体哪儿就不舒坦了,二郎怕这位阿婶也这样,给她擦着眼泪是担忧地道,又回过头找他阿姐,一看到他阿姐就忧心地道“阿姐,这位阿婶不好受…”

 要不要找大夫啊?

 谢慧齐听二弟弟这么说,更哭无泪了。

 他们今儿个来齐家到底是做什么来的?

 小二郎最终是被二夫人“借”走了,这是二夫人跟谢慧齐说的,她说她要借小二郎跟她去见大夫,等回就会把他还回来。

 看齐家哥哥朝她点头,没有什么办法的谢慧齐就这么看着二弟弟被二夫人借走了,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这时候大郎已经坐到国公夫人身边去了,他拿着一本他齐家世兄给他的书看,他身边的国公夫人面无表情,手中剥着盘中拿来的花生,把皮都去掉了放到他手中,淡定的谢大郎接过花生,朝国公夫人道了声“多谢伯娘”就放到口中嚼着,继续看他的书。

 谢慧齐坐在他们对面,眼睛只好眨了又眨,完全无话可说。

 外面,是齐老太君跟卫老夫人,还有长公子,相师,还有她家的蔡婆婆一直在商量这婚约怎么定的事。

 谢慧齐就坐在内厅听着,而她留下来陪她的大弟弟此时已经沉醉在书中,两耳不闻窗外事了…

 “你也吃。”婚约的事由老祖宗作了主,国公夫人齐母也没想什么手,这事儿子自有他的主意,她只管听他的就是,遂也不想出去,这时见谢家大郎朝她摇了摇头,指了指他的嘴,示意他嘴里的花生了,已经剥了半把花生的国公夫人就把手伸向了儿媳妇。

 谢慧齐忙不迭地接过“谢谢伯娘。”

 “嗯。”国公夫人淡应了一声,连看都没多看她一声。

 这时候她又往盘子里拿了个桔子,半斜着眼冷冰冰地问身边那小儿“你吃桔子吗?”

 谢家大郎抬起头来想了想,觉得有些渴,便朝他阿姐看去,见他阿姐又点头应允,便朝齐家伯娘道“劳烦您了。”

 国公夫人这次连嗯都没嗯一声,一手拿着帕子,慢条斯理,极其优雅地剥起了桔子。

 谢慧齐见未来婆婆正眼都不带瞧他们的,但又是给他们剥花生又是剥桔子的,这心里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他们,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想她…

 她有种被这家人快疯了的感觉。

 也总算明白为何齐家哥哥说带她来了她就知道了…

 这种情况,还真的是得来了才知道!

 这到底是怎样的一家子啊?

 她都不知道怎么形容才好!

 现在就是她想后悔都没法后悔了,因为外面已经在写婚约了,听着外面的人把他们成婚的时定在大忻定始十八年十月,也就是两年多后她出孝的当月,谢慧齐整个人都木了。

 这时候就是她冲出去说不嫁都不行了。

 刚才她跟弟弟们收见面礼可收得了,她带着弟弟们可是连一句推托的话都没说的。

 早知道,在进门就觉得不对劲的时候就应该——谢慧齐知道事情她再想后悔也只能想到这为止了,这事从她那天答应齐家哥哥进国公府的门那天起就已经成了定局了。

 这时候就是她哭都来不及了。

 那厢齐君昀亲笔把婚书写了,又叫了谢家大郎出去,与他道“这是你阿姐与我的婚书,你看看有哪处不妥的。”

 大郎抿了抿嘴,他不喜欢他阿姐嫁人,嫁任何一个人他都不喜欢,但他又极其喜欢这齐家世兄拿他当谢家一家之主对待的态度,又想及事已至此,他还是需代阿父尽谢家男丁之责的,遂拿过婚书,逐字逐字地看了起来。  m.IqqXs.COM
上章 谢齐人家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