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谢齐人家 下章
第52章
 不止谢慧齐吓着了,就是跟在她后面的蔡婆子,红豆阿菊也是吓得魂不守舍,给她们拿着的东西都差点拿不稳,还是齐昱在一旁不动声地让齐家的丫鬟帮扶着,这才没摔到地上。

 齐昱又是找了人来,把东西归置到老夫人外头的那间小厢房去,等到要走的时候再搬。

 这老夫人见他帮物件走,还不忘跟他说“给她造个册子,省得后头找东西也不好找。”

 齐昱笑眯眯地道“知道了,老祖宗,您真是再再贴心周全不过的人了。”

 齐老太君一听奉承,笑眯了眼,直直点了两下头,她对自个儿也是颇为满意的。

 刚刚才坐了半个股的谢慧齐赶紧从凳子上起来给齐老太君福礼“谢祖。”

 齐老太君不是没见过嘴甜的小姑娘,但那些嘴甜的小姑娘在她看来也是碍眼得很,小小年纪就油腔滑调的她很不喜欢,但许是这是她以后的孙儿媳妇,见她慌不忙地起身谢她,这心里还觉出了几分欢喜,觉得她乖巧得甚对她的味,便笑着对她道“你以后乖乖的,就疼你。”

 只一下,谢慧齐就已经知道齐家哥哥冷不防就跟她提亲事,吓死人不偿命,不按常理出牌的风格是继承了谁的了…

 “慧齐知道了,谢祖。”谢慧齐此时心里狂风暴雨,但不妨碍她面上乖乖巧巧。

 齐老太君再喜欢她这模样不过,转过脸就对先前跟她商量合八字的卫老夫人道“相师就在外头,你拿着他俩的八字去帮我合一合。”

 卫老夫人笑着道“好呢。”

 说着就朝谢慧齐看去。

 谢慧齐眨眨眼,朝蔡婆子看去。

 她的庚贴在自家婆婆手里。

 蔡婆子这时候已经沉在一片她看不见的云里雾里,她家姑娘吓是归吓着了,但应对还算得体,前来龙潭虎她家姑娘的蔡婆婆这时候却被齐家吓蒙了,她不知道仅来一趟就得收这么多的东西,这时候见她姑娘看她,她还茫然地回看着她家姑娘,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婆婆,庚贴。”谢慧齐微笑着朝她说了一句。

 这时候带着二郎一直沉默不语的大郎伸出手到了站在他身边的婆婆背后,不断地拿手指戳他们家婆婆。

 好在老天爷开眼,蔡婆子反应了过来,她这一反应过来,简直就是连滚带爬地跑到她家姑娘身边的,把藏在衣裳内的庚帖拿了出来,手是抖的声音也是抖的“姑…姑娘…”

 蔡婆婆反应着实太大了,谢慧齐没想她没吓过头,反倒是把以前见多识广的婆子吓着了,心中也是颇有点无奈,但这时候婆子可出岔,她却是不能了,遂朝蔡婆婆一笑,接过了庚贴,朝卫老夫人走去,朝她一福礼,弯低头双手恭敬地把庚帖递了过去“卫家。”

 卫老夫人见她不惊不乍,淡定从容,不多看了她一眼,伸手接过帖子便朝她点头道“稍侯一会,等会就来。”

 说着就起身,朝看着她们说话眼都不眨的齐老太君道“那老夫人,我去了啊。”

 “去吧。”齐老太君朝她扬了下手,又顿了下,含蓄地道“要是说什么特别的,好的,你来叫我一声,我也去听听。”

 这相师要是说得好,她也是想亲耳去听听的。

 若是不好的,哼…“是,是,是,都会是好的,等会我就让人来请您过去,我先过去问问啊。”卫老夫人跟她来往了一辈子,再知道她的情不过,哄了她两句,见老太君朝她颔了首方才离去。

 大郎二郎一直没吭声,大郎本是情冷静内敛之人,他阿父走后,为免给他阿姐添负担,他为人更是谨慎小心,自一进这主院,他就一直拉着二郎的手站在一旁不语,而二郎一直都好奇地看着这些要他阿姐拜见的人,一个个望去,有时疑惑,有些好奇,但也乖巧地一句话也没说。

 本来像他们这样玉面金童的小少年是最得老人家欢喜的,偏生齐家的这几个主母,从老的到当家的,一个个都没有什么孩子缘,老太君这辈子喜欢过的孩子除了她生的之外就只有她孙子一个了,她是连娘家侄儿侄女都不怎么欢喜的人,而国公夫人则是孩子到了她手里就哭,久而久之,只要是小孩子她都不抱,而二夫人是头些年想要孩子,想得都发疯了,可嫁进国公府近二十年,她一个孩子也没生下来,反倒是看着别人生了一个又一个,她之前就是再喜欢孩子,从此之后也是看着孩子就生烦,能勉强多看一眼都是给人面子。

 主家夫人们都没说要问问这两个孩子,见着这两个玉面少年觉得好生喜欢的卫老夫人也不好提,只好也当作没看见。

 就这样,尽管大郎二郎也不是小孩而是小少年了,谢家大姑娘心中的两个心肝还是被齐家全体夫人无视了。

 害得谢慧齐不停地眨眼,都不太知道这拜见未来婆家祖母,婆婆,婶母的程序要怎么掌握才好…齐国公府实在太爱不走寻路了。

 这厢齐君昀在外头吩咐了事进来,看到卫老夫人走了的一屋子静静悄悄的,而祖母盯着小孙媳妇看了又看,但就是一句话都不说…

 而母亲跟婶母也是抬着下巴,一脸贵夫人的矜贵冷傲俯视着那可怜的小姑娘…

 可怜的小姑娘站在那一动都不敢动,只敢偶尔眨一下眼。

 齐君昀不摇了摇头。

 这下她可是有些明白为何他要找她进家里来了吧?

 “大郎,二郎,来跟世兄见过祖伯娘叔婶。”齐君昀一进来看了几眼就开了口,他本不需动手,但谢家小姑娘站在那实在太可怜了,他便走到了谢家两郎身边,一手牵了一个,牵了他们去见长辈。

 齐老太君见到他主动牵了两个小的来可是吓坏了,她是打知道要见孙媳妇就一直在挑见孙媳妇的见面礼,但她从来可没给这两个小的挑过。

 可孙儿亲自带过来的见的人,这见面礼可不能不管…

 老太君吓坏了,可怜巴巴地看着她的孙儿。

 孙孙,老祖母可没备这两小娃儿的东西…

 “来见祖。”齐君昀见老祖母都吓坏了,朝她一笑,让两个小的见了礼,又对祖母温和地道“祖母把那对小玉箭拿出来,给大郎二郎一人一支拿着玩罢?”

 老太君一听,忙不迭地附和“好,好,给他们,给他们,一人一支拿着玩。”

 “老祖宗,奴婢这就去取啊,您莫急。”七婆婆一听,又颤颤巍巍地拿着宝库的钥匙往外小跑着。

 她太老了,就是用走的都走不好路,何况是用跑的,这吓得她亲孙子齐昱忙过去扶了她,送了她到门边还不忘叮嘱“您慢点儿啊。”

 “知道知道,你赶紧回去。”这等时候,七婆婆可不敢让孙儿扶她去。

 好在七婆婆身边也是有人伺候的,齐昱这才放心人扶了她去。

 这厢齐君昀带了谢家两郎见过祖母,又去见了他母亲,国公夫人与二夫人毕竟是当家的,不像老祖宗什么事都只按自己的喜好来,她们还是给这两个小的备了见面礼的,就是没人提,她们也不会自个寻着跟这两个小的亲近就是。

 这次大郎二郎拜见人过后,从国公夫人那里得了两块顶好的羊脂玉玉佩,从二夫人那里得了两个金娃娃,都算得上贵重又巧的好东西了。

 大郎得了东西还好,还算镇定,并没有把这些东西看得有多重要,只有二郎得了这么多能当好多钱的好物,回头能拿去让他阿姐买花戴,越想就越心花怒放,就越朝两位夫人笑得更甜“伯娘”“阿婶”叫了一声又一声,叫得国公夫人跟二夫人眉眼跳个不停,尤其二夫人,被他叫得那心脏都快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二郎一叫她,她的眼睛就不由自主地往二郎身上瞧去。

 二郎没吱声之前,她还不知道这小孩有这般的可爱,一开口出声,看到他的笑脸笑眼,还有甜甜娇又充依赖亲近的叫声,二夫人听得眼眶都差点了。

 “你…”二夫人在谢家二郎又甜笑着朝她看来的时候,她清了清喉咙“你过来让阿婶瞧瞧。”

 二郎叫她阿婶,她便也自称二婶。

 二郎是个跟人最最自来不过的人了,他见二夫人叫他,他也不怕她,跑过去就走到她的面前跟她欢喜地道“阿婶你真好,最最好了,给我金娃娃,您真是个好人!”

 二郎可是识金子的,他得了好物,也不忘给这位愿意跟他好的夫人回馈,便把他的荷包从带上解了下来“这个给您,阿婶,这是我进京后我阿姐给我绣的新荷包,我还没用多久呢,您别嫌弃啊,您看,这下面的平安结也是我阿姐给我织的呢,这是平安符,带上它无论走到哪都会平平安安的,会保佑您的!”

 二郎说着就把荷包放到二夫人的手里,顺带又送给了她一抹甜笑。

 他的小手一碰到二夫人的手,二夫人没忍住,下意识就反手拉住了他的小手,见这谢家小郎也不逃,反而朝她乖乖地笑,她心里顿时酸涩一片,尽量放柔了声音问他“你来京多久了呀?在京里住得开不开心呀?”

 “来京有一个月了呢,住得开心,京城很好,跟我们河西不一样,京里还有好多的东西都是我们河西没有的,我阿姐还跟我说等我学好了先生教的东西,她改明儿就带我上街去瞧新奇东西去…”二郎最怕的就是没人愿意跟他说话,一旦有人愿意跟他说,只要提个话茬,他就能说个不停“阿婶你呢?你来京里多久了啊?住得开不开心啊?你忙不忙的啊?改得空,我阿姐放我出来玩,我就带一块儿玩去啊,行不行的?”

 二夫人听得甚是仔细,听他讲完就不由自主地点头,怔怔地看着谢家小二郎亮晶晶望着她的眼。

 而在这刻,她徒然发现,这谢家姐弟的眼睛是一样的,里头带着无穷无尽的生机,就像无论何物都损磨不掉他们眼中的光。  M.iqQxS.cOM
上章 谢齐人家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