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谢齐人家 下章
第2章
 说话间,两个童子谢阿朔跟谢阿福一道来了。

 谢家供养着一个教书先生,他们一早起来要紧的不是侍候两个公子,而是去照顾老先生起,然后打扫了书房才会来找大公子和小公子。

 谢慧齐嘱咐了他们先去空坪玩耍一阵,这时候红豆叫人回来,也跟她一道进了厨房去早膳,使丫头也会做厨房里的事,但皆多是按大小姐的意思打扫好厨房,做饭也是煮个粥做个炖菜应急之,再精致些,只得谢慧齐跟蔡婆婆下手了。

 谢进元俸禄不高,养活一家四口倒是不愁问题,就是养活这一大家子却是不易。

 因得罪了太后,上头又迫谢家,谢家得罪不起上头,只得把谢进元逐出了家族,谢进元身为谢侯府老侯爷的嫡次子什么也没得,只带着儿女和子的嫁妆出了府,被外放到了河西。

 但这些年入不敷出,谢慧齐母亲的那些银两也花了近一半了,她到了河西不久就接了父亲手中家中的银两,当家才知柴米贵,这些年下来,方方面面真是能省就省,生怕弟弟们还没长大,家中一个铜子都拿不出。

 她也不是没想过生财之道,可上头是有人盯着他们家的,恨不得他们家完蛋,当年她祖母可怜她爹,尽管不能明面帮着他们,但还是想了法子,转了好几道手法给她爹了些银子,可那银子到最后都被人夺去了,她先前也试过自己种菜,绣帕子出去卖,不图大钱就图节余些零钱省点小头,可这事也不过进行了几天,就有生人跳出来骂卖帕子的红豆,砸卖菜的周围的菜摊子,两个人都是受了伤回来的,她爹事后也查过这事,那些人凭空消失,居然连鬼影子都查不到,谢进元自此拦了她的主意,谢慧齐也知道有人想生生磨死她家,也是自此搁下,不敢再想往外发展了。

 但自此她就过得更省了,菜是家中种,鸭鹅样样都养,如果不是家中太小,她连猪都恨不能养几条,衣裳就更是自己,她连织布都学着了织,不过十三岁,被得没用几年学的本事比她前世差不多近三十年学的还多。

 可就是这样省,手里的钱也是一年比一年少。

 谢慧齐带着红豆摊了蛋饼,十个鸡蛋,摊了三个大大的有两个鸡蛋的蛋饼,黄黄的鸡蛋饼煞是好看,另四个,她拿着摊了十一张饼子,颜色就不显得那么好看了。

 一顿十个鸡蛋对于他们现在的家来说已是很奢侈了。

 谢慧齐并不介意让弟弟们知道家中的节拘,但在衣着吃食上却从不愿意委屈着他们,本来没了娘亲,父亲成天不在家已经让他们够缺失的了,再在物质上还要短身为小孩子的他们的衣食,她是真不忍心,也做不到。

 这顿也就摊了三个纯鸡蛋饼,谢慧齐就不让弟弟们跟她一道用膳了,省得他们让她,她让他们去跟老先生一道用,她则和红豆他们一起用了。

 这时候周围也回来了,跟谢慧齐禀道“衙门里的人说咱们老爷去屈南捉贼去了,这次捉的是大贼,要得了一段时。”

 谢慧齐忍不住有些失望,但又想没有消息也算是好消息,这心稍稍安稳了一点。

 周围领了他的五张饼子和一盆粥去了,他正十六岁长身体吃多少都不够的年纪,谢慧齐太好的供不了他,也只能从量上补了。

 剩下的六张饼子,阿朔阿福两张,另四张就是谢慧齐蔡婆婆红豆和干杂活的丫头阿菊的。

 饼子里摊了鸡蛋,在这年头来说也算得上是好的,而且谢慧齐跟他们吃的都一样,下人自然没什么好说的,也知道主子仁厚才这般对待他们,换别家的下人,一早能得一碗粥也算是仁慈了,更别提河西大多数有奴仆的家里一天顶多就朝夕两顿,哪能随主子似的一天三顿地吃。

 家里的菜地和养的这些都是阿菊周围他们忙,谢慧齐也就是费费心,这时候有帮手的用处就显出来了,要是让她自己一个人忙这么多事,她早累死了。

 入了秋,白就明显地短了,这酉时刚过一半,太阳就落了山,就在窝前打转了。

 天就快要黑了。

 谢慧齐刚从织房出来,阿菊就来报“小姐,我今天捡了六个鸡蛋,九个鸭蛋,七个鹅蛋,等会是不是要给大郎和小郎煮两个鸡蛋?”

 阿菊是谢慧齐在河西买的下人,她小时候脸上被开水烫了疤,一张脸大半张被毁了,她个头又矮,人生得壮偏又瘦,显得头大无比更是丑陋,她脚还有点跋,整个人显得呆笨无比,过了二十都没嫁出去,大忻朝年过二十不嫁的女子是要给官府银子的,她家里人不愿意再养她就把她卖了,她确实也有些脚,细致活干不来,但许是在家中做惯了农活,连柴也劈得,谢慧齐买来她也不亏,家中有了她跟周围,至少柴房和菜地的事都不需谢慧齐费太多的心。

 阿菊则是跟了这家子人,虽然活还是要做一点,但至少不用被爹娘和兄弟又打又骂了,晚上也还有个觉睡,不用从天亮就干活干到半夜打鸣,很是忙得开心,成天傻乐,有什么事,例如鸭鹅生了几个蛋都会颠颠地跑来跟谢慧齐报喜,都已不太记得以前的不幸了。

 听到她傻兮兮的报喜,谢慧齐笑弯了眼,道“那就煮两个吧。”

 “诶,那我去煮。”阿菊就又跑了。

 白水煮蛋她可会了。

 “小姐,可是要做晚饭了?我看老先生那边许是有点饿了。”蔡婆婆端了一簸箕的干腌菜叶子回来,碰到谢慧齐,赶紧问。

 天入黑了,晒着的干货也得往回搬。

 谢慧齐抓了抓簸箕里的干腌菜,尝了尝味,觉得盐味跟水份都差不多了,说“明天再晒一天就可以入坛子吧?”

 “是差不多了,明天晒好我就入。”蔡婆婆忙道。

 谢慧齐这时候往门边看了看。

 他们家早就没了先前住在侯府的风光,现在就一个一进的院子,推开大门就可以把整个家看遍,他们站在廊下,也完全可以看到大门…

 蔡婆婆见她往门边看,就知道她在等着谁回来,不由叹了口气“这都入黑了,老爷今晚许是又不回。”

 说着就把簸箕搁进杂屋,出来摘起衣袖就往厨房去做饭。

 谢慧齐也是一道要去的,但还是去了门边打开门往外瞧了瞧,偏着头尖着耳朵听了听,没听到马蹄声,只好失望地收起身关起门,往厨房去了。

 那厢孙老先生也停了课,出来透气。

 二郎好动,早就给他搬椅子去了,大郎则去替他倒了茶水来,是他姐姐晒的花草茶,里头还添了甘草,他们很先生很喜欢喝,就是休息回家也会带些回去。

 孙先生是谢家为两个公子请的教书先生,考了近四十年也只考中了个举人,进士却是不能了,大忻举子除了被达官贵人举荐才有可能当官,要不然就非得进士才会被许以一官半职,孙老先生考到五十多岁还是个举人,彼年又丧,膝下两个儿子又分了家,家境都不算好,他也就不再去考了,自此当了个教书先生,以此养老。

 在河西,好人家是不愿意请孙老先生这种考了一辈子也没考出个一官半职,连师爷也没当过,晚景还凄凉的人为先生的,谢慧齐倒是不在乎这个,而且她也请不起好的,想着这老先生总归是念了一辈子的书考了一辈子的试,再不济也有得是经验教给她家的大郎二郎,所以就把这尊老菩萨请进了家来——一年束金为五十两的教书先生对于他们家的情况来说确实是菩萨了,她一月支出的全家用度也不过半两银子。

 她当时其实也没有更好的选择,河西城内好的学堂不收他们家的孩子,就是一般一点的,也是隔他们家好远,而且那都是人家族内的学堂,求进去也未必容易,她也只有割请个年龄大得足以当她爷爷的老先生进家这一途了。

 可就是这样,她防了又防,外头也还是有说她闲话的。

 谢慧齐进了厨房,蔡婆婆见她挽袖,忙道“我来,你一边歇着去。”

 织一下午的布了,她该歇一会了。

 谢慧齐也没抢着干,摸了下进来提开水的大郎的头,朝他笑了笑。

 大郎回了他阿姐一个浅笑,就提着热在灶火上的铁壶出去了。

 “唉…”看到她的小姐生的大公子提着铁壶出去了,蔡婆婆有些心酸,忍不住叹了口气。

 她家姑爷是侯爷的嫡子,又是武状元,她的小姐是原本户部侍郎大人的嫡女,才貌双全,可现在到这个她的儿女都要干活的地步,她心里苦,难受得很。

 蔡婆婆抿着干干的嘴,这时手上涮锅的力道更重了。  m.iQqxS.com
上章 谢齐人家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