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主请回头 下章
第52章
 夜晚会刮起一些细密的微风, 柔和而温暖,天空中挂这成片的繁星,点点如画。或许是魔法世界并不需要使用电,所以这里的景美丽的一点儿也不真实。

 危以萱躺在草坪上, 把竹箩筐当枕头,手里握着一朵黄的小花旋转不停。

 浅茉随口念出一个小咒,立马有三团粉的小火苗飘在空中,就像是精灵一样围着危以萱打转,浅茉透过粉的光束看到危以萱的眼睛,漂亮的不可思议,她微笑:“不用担心,它们是暖虫, 不会烧伤你, 你看。”她说着用手轻轻触碰其中一束火苗,它就像是精灵一样蹭了蹭浅茉的手指。

 “谢谢。”危以萱真诚的道谢。

 浅茉也有些不好意思了,出一抹笑容。这个叫以萱的小姑娘在溪边洗漱过后出了不一样的样子, 她的那双脚半没在浅浅的草坪里, 白的好像会发光,小巧而精致, 她并没有长的特别漂亮,五官很普通, 但组合在一起却有种说不出的舒服, 尤其那双眼睛。

 天真而稚, 却不显单纯。

 一夜无眠, 静悄悄的度过,第二次清晨,三人就要出发。

 阎罗兽白昼不喜出来行动,所以西风和浅茉可以使用飞行魔法,不知道从哪儿取出了一只小小的白色千纸鹤,西风念了一道魔咒,千纸鹤突然变大,平稳的落在草坪上,危以萱扶着浅茉的手坐了上去,从没去过魔法世界的她还真不太会这玩儿意,处于半空中且没有遮蔽物,心里的确有那么一米米的紧张。

 一路飞行,浅茉和危以萱说了很多,浅茉跟危以萱分享了神思学院里的一切,西风多少也关注了几眼危以萱的神色。

 魔法世界并没有平地的高楼大厦,而是森林成片,多奇峰怪谷,一切看起来就像是武侠世界一样。横穿过粉花林,浅茉微笑解释:“这里是花林,是精灵一族的栖息地,听名字也能看的出来啦,花林的花最为出名,精灵一族多为花精灵,自然以花为食。”

 危以萱点了点头,经过这里时,下空就传来一股香甜的花香,袭人的紧。

 粉花林结束,与之接壤的是黑色的森林,这片森林宽阔的毫无边际,且树木高大的,娇小的花林在它旁边被映衬的就像是低矮的草莓丛似的。

 浅茉看到这片黑森林了言,西风紧跟着解释:“这是死亡之林,里面栖息着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危险物种,平时只有帝国派遣专门的探查队伍才能进入,它被列为地,无人敢闯入。”

 浅茉叹了口气:“那是因为但凡敢进去的人,都没有能够活着出来。”时间长了之后,帝国人派遣进入调查的队伍也少了起来。

 危以萱微微点了点头,幽深的黑色吸引着她的目光,她没忍住多次把眼睛投放在其上。

 突然的,身后不远处传来一道嘶哑的兽吼叫声,西风脸色一变:“不好!”他让危以萱和浅茉抓紧千纸鹤,立马把飞行速度加快了两分,浅茉也不解:“阎罗兽不是不会白昼活动吗?”

 危以萱回头看了一眼朱红色的野兽,它宽大的翅膀好似火焰,不停的煽动“大概是,为母则强吧。”毕竟它的两个孩子,还在浅茉的包裹里放着。

 此言一出浅茉说不出话来,脸色骤然发白。

 昨天晚上浅茉跟危以萱说了他们此番出来的任务就是为了取得阎罗兽的两枚兽蛋,西风皱起眉头

 “偏偏在这里…”下方便是幽深的黑色死亡之林。

 倘若掉下去,便是要陷入万劫不复之地了!

 刚这样想完,阎罗兽一个火球自张开的嘴里吐出来,不偏不倚正好砸在千纸鹤的翅膀上,千纸鹤哀鸣一声歪了身子,三个人一同坠下高空。

 浅茉的尖叫声长久不衰。

 黑暗,连绵不绝的黑暗,好像有什么东西催眠着她,扯着她的眼皮不让她醒来。周围很,让她的皮肤都有几分刺痛。

 危以萱睁开眼睛瞬间清醒起来,警惕的坐起身子,她正躺在一个里,说是倒不如说是一个巨大的天坑,危以萱抬起头,口在她的正头顶,夜空的那轮月亮距离她有百米远。

 这么一个垂直的深,她居然这么不走运的掉进了这里么?

 不对。

 危以萱眯起眼睛,她站起身子,里黑暗无比,她摸索着往前走,走了十几步终于摸到了壁,触手的是坚硬的东西,不像是石头倒像是黑曦石一类的东西,危以萱用指甲敲击还会发出清脆的细微声响。

 危以萱若有所思,且不算这个口的深度,就是她从千纸鹤上坠落之前估计的距离,也有两百米高了,两者加起来三百米,她就这么掉下来非死即伤,她一个普通人,怎么也不可能什么事都没有。

 危以萱摸了摸自己的腿和手臂,没有痛觉,真的一点儿也没有。

 暂且放下那个不管,总要先找到离开这里的办法才行。

 危以萱在里走来走去,没碰到什么别的东西,这就是一个单纯的,叹了口气危以萱挨着壁坐下来抬起头继续看口,夜空挂这一轮月牙,深蓝色的天空美得不可思议,但她现在如坐井观天的青蛙,只能看到口大小的天空。

 心中有警惕,危以萱一直不曾睡着,她还没忘了西风跟她说的话,这片黑森林有‘死亡’之称,进来的无一例外都死了,那么,这里面的野兽就是没见过也该知道究竟有多凶残了。

 魔法世界,一切事物都无法估计,更何况危以萱还是个魔法值为0的小可怜。

 时间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久到危以萱晕晕沉沉的小憩着快要睡过去,一道使地面都跟着颤动的嘶吼声传来,危以萱感觉自己耳膜快要破裂,她把头放在两膝之间用力捂住耳朵,整个人缩成一团靠着,待到那道嘶吼结束,自上方呼下温热的气息,危以萱身子一僵手猛地握住。

 有东西从口过来了。

 一个想法猛地钻进她的脑袋,该死的,难道她正好掉进猛兽的里了吗?

 危以萱屏住呼吸,一动也不敢动。

 那个东西从高空的口进来,黑暗中危以萱什么也看不到,额头上有冷汗落下,她背后的衣服竟然被冷汗浸透了,后背森森发凉。那个东西的眼睛扫过来,危以萱直接停止了呼气:那是一双火红色的竖瞳,森冷薄凉,是典型的兽瞳,无一丝感情,它的眼睛在黑暗里仿佛会发光,视线所及之处居然让危以萱看到了壁的材质,真的是黑色的黑曦石。

 那双眼睛近她,危以萱抵在壁已经无处可逃,黑暗里一个东西拦卷其她把她举在半空,危以萱惊呼出声,手下意识的扶了上去,触手可及的是冰冷的鳞片一类的东西,她连忙收回手,皮疙瘩都起来了,料知它的鳞片坚硬而锋利,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危以萱的手指居然被划破,出了鲜血。  m.IqqXs.COM
上章 男主请回头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