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主请回头 下章
第41章
 危以萱醒来, 撑着身子坐起,扬声喊:“绿萝。”

 身穿翠绿色襦裙的小婢女‘哎’了一声回应, 随后捏着步子而来, 轻手轻脚的把帘拉开系到两头, 细声道:“夫人今怎的起身如此之早?二姨娘和三姨娘她们都未曾来呢?”

 危以萱额头“醒得早, 身子骨躺的不舒服,起来走走罢, 让厨房准备早膳。”

 绿萝应了一声,出了内屋吩咐下去,随后返回过来侍候危以萱穿衣梳洗。

 此地为当朝骠骑大将军的府邸,危以萱的身份不是旁的, 正是大将军的正夫人。

 将军府只有两个侍妾,身分不高, 且将军素对将军夫人多有尊重, 两人在外看起来倒琴瑟和鸣,侍妾们也没人敢起什么异心,自以为夫人专宠,她们争不过,加之将军平时不苟言笑威武的很,小妾们不敢接近他。因此将军府内没有人能得过危以萱。

 但是很可惜,危以萱嫁给骠骑大将军三年, 两人还尚未圆房, 听起来是不是有些可笑?

 不过危以萱并不在意这个, 将军并不是陆沉,他想过来圆房危以萱还不答应呢。

 危以萱跟陆沉的‘一次恋爱’发生在小时候,大约七八岁。危以萱本是丞相之女,有一次皇帝微服私巡带着自己的小儿子去了丞相府,小皇子跟她就玩儿到了一起,皇帝在丞相府内住了整整七天,两个小孩子正是天真无的年龄,七天足够让两人熟悉起来,小皇子许下了约定将来一定再一起玩儿。

 许下约定时的心是真的,但是皇宫里的氛围很快就让他忘掉了这个约定,一别十二年,当时的小皇子因为夺嫡纷争变得情残暴无比,暴力推翻前朝统治登基称帝,开启了暴君的时代。而危以萱,被前朝皇帝一纸黄书赐婚给了骠骑大将军曲玄。

 中间完成一次恋爱之后危以萱选择了时间跳转,因为古代太无聊了,没有手机没有电视,结果系统坑了她一次,醒来之后危以萱立马就从黄花大闺女成了将军夫人。

 不过也还好,将军对她没有什么兴趣,人家的心头好是自己的表妹,将军无法违抗圣旨,但是表妹不肯居于危以萱之下成为一个小妾,于是将军就想了金屋藏娇这么一招,在将军府不远处置办了一套屋宅,把表妹放在那里,两个人在那里共享二人世界,表妹善妒,所以将军从不曾宠幸过自己后宅的任何女人,包括正房夫人。

 难得的痴情郎…危以萱端坐在膳桌前,颇有些讽刺的这般想着,既然无法给后宅人她们想要的生活,又为何要娶她们?不就是为了打个掩护么,掩护什么?掩护表妹么?危以萱看事实未必如此,真爱她,为什么会不希望把她放到明面上。

 要是他曲玄当真敢把表妹领着回家跟危以萱说清楚,这将军夫人的称号她让了也就是了,是个男人。但他不说,什么都不说,还跟危以萱搞什么相敬如宾这一套,表面上跟她恩爱,也表过真心,不圆房的理由也举得非常真情实感,如果危以萱是个傻子,怕是就相信了。

 渣男,不怎么能舒坦?

 危以萱起一层浅浅的笑意,柔声问绿萝:“你去瞧瞧将军回来了么?”

 绿萝她们一直不知道将军跟夫人从未圆房,全府邸甚至全京城的人都知道将军与夫人琴瑟和鸣感情甚笃,这可真是放他娘的臭

 危以萱端着笑脸在心里爆了句口。

 绿萝出笑脸:“哎,好。”应了下来之后绿萝喜笑颜开的出了门,绕过堂去前门,她心里美滋滋的,自己主子跟将军感情好,她面儿上也有光呐,没看着其他小妾看见夫人就像是老鼠见了猫,服服帖帖的乖顺极了呢。

 近到了当朝皇帝的生辰,举国同庆,大臣们是要携带正入宫拜贺的,危以萱也到了该见一见陆沉的时候了,这丫的这辈子居然是个暴君?危以萱平时听那些关于皇帝的流言听的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看来跟前几个世界是一样的,陆沉一开始不会记得她,第一次恋爱过后对她的感情也只能达到喜欢这个程度,感情的叠加要到恢复记忆之后才能生效,这个封印术真的厉害了。

 将军曲玄回来了,脸色极其不好,早朝也早就下了,却这个时候才回来,看样子…是跟小表妹吵架了?所以来找正牌夫人求安慰来了么?危以萱面色不变,让绿萝下去准备午膳,帮曲玄把厚重的披风取下挂好,问:“可在外头用了什么点心么?我已吩咐下去叫他们做了几道你爱吃的。”

 曲玄握着危以萱的手,缓和了几分脸色:“未曾,你不必心了,身子弱就多歇息歇息。”曲玄说的不错,这个世界危以萱自出生起就体弱,是娘胎里带的毛病,自小多病,小时候调样的好,现在已经不会动不动就卧了,但照样比常人弱几分。

 于是…曲玄不圆房的理由,就是怕伤到危以萱:可他妈别逗我了,还玩儿什么柏拉图精神恋爱么?

 危以萱出浅笑:“无事。”

 曲玄心中叹了口气,看着这样的夫人,心都跟着软了几分,这个女人脾气温软体贴,一颗心只为他,却不愿把自己的心思说出来,含蓄而美好,如果没有表妹,他跟她也会是一对很好的夫的,只是…

 曲玄又叹气,已经答应过表妹‘一生一世一双人’,就不能违反约定,罢了,就这样过了,只是对危以萱,多有愧疚。

 危以萱问:“将军为何叹气?可是为今的朝堂之事感到为难?”

 说到这里,危以萱眼神微微闪动,暴君自登基以来三年了,不曾纳过一妃一后,甚至很多大臣都猜测皇帝是不是有什么龙之好,还有人像皇帝贡献过娈童,却被当朝训斥,差点直接砍了头。危以萱想到这里心里满意一笑。

 曲玄这才真正叹气:“是啊,皇上不肯纳妃,引起百官热议,毕竟皇帝的子嗣是很重要的,没有后代皇位又将传于谁手?”再加上这位实在不是什么英明的君主,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把自己给作死了…不过这话曲玄没说出来。

 危以萱没有说话,只低头喝了口茶。

 曲玄转而提起另一个话题:“很快就是皇上龙辰,你好好准备准备,到时随我入宫。”

 危以萱应下:“是。”  M.iqQXs.cOM
上章 男主请回头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