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主请回头 下章
第35章
 危以萱还以为陆沉能憋几天, 结果还没一个月就忍不住了, 跑过来找她。

 危以萱想,这个男人在某方面的特质是改不了的,无论经历过几个世界, 他在想她的时候都不敢直接见她, 而是会暗的在她家门口溜达好久,踟踟蹰蹰的,十足的怂模样。

 危以萱出门, 看到陆沉惊讶的摘下耳机, 打招呼:“哟,陆少,遛弯儿呢?”

 陆沉猛不丁被发现, 头发都快竖起来了, 尴尴尬尬的扯嘴角:“啊, 啊…是啊…有点闲。”说完陆沉简直想自己嘴巴子,不是说好了要把这个女人追到手吗, 玩儿七天之后就甩了, 怎么怂了?怂什么呀你陆沉?!

 危以萱不在意一笑:“那行,你遛吧,下次记得装像点儿啊。”说完她就戴上耳机, 哼着调子走了。

 什么装像点儿?陆沉懵懵的想了好一会儿,一低头就在自个儿脚边儿看到了自己刚才了快一整盒烟的烟头。

 “我去!”陆沉盯着那些烟头, 自己生自己的气, 但又舍不得打自己, 于是一脚下去想把烟头踢散愤,结果正好踢到了一块儿石头,自己脚搞得生疼不说,那块儿石头还在陆沉的注视下,慢慢…慢慢…慢慢…的砸到了三米开外的一条狗身上。

 陆沉看到了那条生猛的黑色狗,表情由原本的气愤,慢慢转为惊恐,实际上,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看到那张裂开嘴巴的狗头之后这么恐惧,几乎是同一时间,他拔腿就跑。

 黑狗张开血盆大口,带着哈喇子,响亮的‘汪汪汪’叫了几声,跟着就追了上去。

 人都知道,在遇到生猛的狗的时候,不要跑,越跑它越追你,因为你把你弱小的姿态了出来,本来狗是惧怕人类的,跑了不就是给了它把柄吗,可不就是追过去了么?

 陆沉疯了一样,第一次跑这么快,他还有空想,要是大学那会儿他也这么使命跑,第一名那儿还能是那谁的。

 人跑的终究没狗快,狗是四条腿的,追上陆沉后,一嘴就咬了上去,随着陆沉一声惨叫,这一天落下了帷幕。

 危以萱看到陆沉时,是在医院里,大点儿事儿还能闹得住院,她想起来自己没成为任务者的时候,也被狗咬过,她爸带她去医务所打针,每天打一次,打完就活蹦跳。

 只可惜,现在的危以萱,连她爸爸长什么样子都不怎么记得了,太久远了。

 危以萱怀疑的盯着陆沉:“楼下林家的狗很乖的,平时路过的人摸摸都没事儿,怎么偏追你啊?”

 陆沉梗着脖子:“我怎么知道,我香不行吗?!”打死也不能说是他的错。

 危以萱想笑“陆少,您这思维是真的。”

 陆沉恼了,反问:“你嘲笑我?”

 危以萱谦虚:“不敢不敢。”

 “来,给您买的果篮儿,给你洗个苹果吃。”危以萱笑眯眯恭敬毕至。

 陆沉斜睨她“我要吃你亲手削的,你喂我。”

 危以萱拿着苹果,动作一顿,似笑非笑抬头看过去:“怎么突然大胆了?不是怂吗?”

 陆沉想也不想:“谁怂——”语了一下,他成功给闹了个大红脸,原来她一直都知道他的意图,那他还掩饰个线啊!

 离开病房之后,危以萱就要回家了,自己的微博上今天突然炸了一下,原来是半个月前她直播时漏了一半脸的‘粉丝’慕雨渟被认出来了。

 甚至这条消息还上了微博热搜。

 #京城慕少女神‘一只萱’#

 #一只萱的豪门粉丝#

 标题怎么苏怎么来,危以萱都怀疑微博上是不是混来了一群某网站作者…

 危以萱边走边漫不经心的回复黑粉的骂言骂语。

 一只小兔子:这是主动抱大腿吗?求包养?我记得那天跟慕少同桌之后她就关了直播。

 危以萱皮笑不笑了两下,边念边打字:关你事。

 蓝天挂白云:我劝你们别在这女的微博骂,她嘴很脏,会骂的你连你妈都不认识。

 危以萱打字:我嘴脏,那你就是吃屎夹牙了吧,‘香’?想被骂啊,我足你。

 回复了半个小时的黑粉,危以萱无聊的扔下手机躺在沙发上。

 陆沉在干什么呢?

 她在医院的病上跳脚,对着慕雨渟火:“什么叫抱你大腿,这帮人就是欠骂,危以萱好样的接着骂,我给你加油打气!”

 慕雨渟:“你到底在气什么…?”

 陆沉站在上,跟个疯子似的居高临下瞪着慕雨渟:“凭什么说是抱你大腿,要抱也该抱我的!”

 慕雨渟:“…你股不疼了?”

 陆沉迅速伸手捂住自己股:“你特么少管我!”

 慕雨渟摇头叹息:“哎,你没救了你…”这天晚上,危以萱接到了陆沉的微信消息,的质问。

 陆沉:为什么不来看我?我是为了你被咬的。

 危以萱:我不是去看过了吗,还给你吃了苹果,你失忆了?

 陆沉:你应该每天都来看你,我没让你付医药费就不错了。

 危以萱:那我选择付医药费。

 那边沉默了半个小时,危以萱估计他在生气,果不其然下一秒,消息来了。

 陆沉:你来看我会死啊!

 危以萱回复:好吧好吧,我明天去看你。

 陆沉:不用了,我明上午出院。

 危以萱:你有病吧?!

 陆沉说:作为补偿,我明天去你家吃饭,你自己做。

 危以萱无语的放下手机,绕了半天,就是想吃一顿饭,她抚额滑着手机屏幕。

 陆沉一脸忐忑,在病房走来走去,焦躁不已,他连着问了三遍可不可以,最后危以萱回了个行吧,他开心的扔了手机躺倒在病上,自言自语:“哎,这才像话嘛。”

 第二天,陆沉来到危以萱家门口,在楼下又犹豫了半天,不过这次不是害羞,而是看到了自己的宿敌——那条大黑狗。

 他可的怂了,没敢从它面前过,最后给危以萱打电话求助,让她下来接自己。  M.iqQxS.cOM
上章 男主请回头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