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主请回头 下章
第19章
 陆沉摸了摸后脑勺:“好久不见。”刚才想走的动作没被看见吧, 有点尴尬。

 负责人陈浩见势出微笑:“你们俩认识啊。”

 危以萱:“一个大学的, 见过几面。”她带着礼貌的的笑意。

 陈浩察觉到他们俩只见怪异的气氛,主动和缓气氛:“陆沉也是俱乐部的一员, 一直在打野位, 危小姐不是说你对娜一类的打野英雄很感兴趣吗?陆沉这小子最擅长了, 可以让他教教你。”

 娜?

 不知怎么的,陆沉就想到了自己的那个微信好友‘一只萱’了, 突然, 陆沉脸色怪了一瞬, ‘一只萱’?危以萱?最后的那个字都是萱?

 巧合么?

 危以萱欣然答应:“好啊, 不如陆沉带我转俱乐部吧, 就不劳烦您了。”

 危以萱突如其来的建议让陆沉当场惊住, “啊?”

 负责人陈浩也愣了一下,而后不自觉笑了初声, “当然行啊, 正好我也忙, 陆沉啊,好好陪危小姐。”危以萱那么说, 他也识趣,不选择打扰了。

 陈浩走后, 陆沉和危以萱就尴尬了。

 危以萱歪了歪头,看着陆沉明显有点不知所措的表情, “你知道我是谁吗?”她故意这样问, 饶有兴趣的。

 陆沉刚想说‘你是危以萱啊’, 接着灵光一闪,又想到了‘萱’这个字,他当时就有股不太好的预感:“…谁啊。”

 危以萱晃了晃手机,带有暗示的:“我怕开了语音,你绷不住。”

 陆沉瞬间睁大眼睛,仿佛被雷劈了一样,半天,憋出来了一句口:“卧槽!”紧接着陆沉就想到了自己在游戏里各种人家人家都不为所动的样子,他就真的没绷住“你,你你你…!”

 各种懊恼,害羞,尴尬和窘迫的情绪一同拥挤上心头,陆沉脸色红了白,白了又红,最后彻底黑了下来“你是故意的?!”

 危以萱呵了一声:“故意?陆沉,你还要不要脸了,小时候黏我黏到令人发指,现在想把我一脚甩开?你想的美的,还看见我就想跑?我长的很丑么?!”危以萱边说边近陆沉,语气冷冷的。

 陆沉往后退了几步,背靠着走廊的墙壁,半晌憋不出来一个字来,愣是没敢对上危以萱的视线,头皮发麻的紧:“谁,谁躲你了?!”他嘴硬顶上去,尽量使自己的语气理直气壮一点。

 危以萱冷笑:“还否认?你以为你很神秘莫测情绪轻易不外?”那躲避俩字就差没写到脸上了。

 陆沉气弱下来:“那…你想怎么样?”

 危以萱举起手机:“我想把我英雄池了里面的所有英雄胜率都练到百分之九十以上,你负责教我,不许拒绝。”

 陆沉傻眼了:“只是这样?”

 危以萱怪异看他一眼:“你以为我想怎么样?”

 陆沉讪讪然:“没什么,没什么。”在那一瞬间他居然脑补出了一出霸道总裁强抢良家妇女的戏码,还别说,如果危以萱真的他跟她交往,陆沉铁定不会拒绝…不对,陆沉了一口气,霸道总裁强抢良家妇女什么鬼?位置反了吧!

 陆沉啊陆沉,自个儿这么侮辱自个儿真的好玩儿吗?

 陆沉心里打脸自己,干咳了两声,装出正经的模样:“那还不简单,来吧现在就可以教你。”

 说来就来,找了个位置坐下,俩人打开了《王者荣耀》。

 危以萱说:“就用‘一只萱’,这是我大号。”

 那你哪个号干嘛用的?陆沉郁闷,不过他没敢问,危大系花太母老虎,他只能憋住不吭声。

 俩人一进入游戏,危以萱就锁了个娜,陆沉思来想去,最后走了个法师不知火舞,危以萱开口:“你不是说我玩儿娜你就玩儿孙悟空吗?”

 好汉不提当年勇啊…陆沉挠了挠脸颊:“别闹,那兄弟说的没错,俩打野的的确不太好玩儿,而且吧,孙悟空发育太慢,很容易前期被针对的起不来。”

 危以萱斜睨他了一眼,低哼一声:“当初我的时候可没这么说。”

 陆沉张了张嘴,恼羞成怒:“好吧好吧我换,我换。”他有点顶不住危以萱的视线,陆沉绷着张脸,跟自己说:兄弟抗住了啊,千万不能脸红。

 刚换了孙悟空,一楼的就发了句话:“不要孙悟空。”紧跟着二楼也附和:“四楼你脑子有坑吗,换个坦克!”毕竟已经有一个娜了。

 陆沉没忍住发牢:“我去,要不要这么说。”不过他心里门儿清,有一句话这么说‘十个猴子九个坑’排位偶尔会掉孙悟空的最大原因之一,就是怕自己队友选…

 陆沉打字保证:“我不坑,真的,我保证。”

 最后四个人选定了,只剩下坦克没人选,一楼又发:“来个坦克。”

 三楼闷了几秒,骂人:“下次麻烦请说来个坦克爸爸好不好!”吃力不讨好的位置。

 游戏开始了,十分钟过后,陆沉叹了口气,本来他认为危以萱天赋不错,意识也有,应该不错的,但是他打脸,屏幕上的娜小人儿十分钟送了俩人头。

 危以萱不等陆沉开口“敢说我菜你就试试。”

 陆沉猝不及防憋回话,过了两秒:“你不菜。”

 危以萱又说:“你真虚伪。”

 陆沉无语:“喂,合着我说什么都是错的吗?”

 娜最出名的一招九十‘月下无限连’,使用一技能之后在敌人头上标记出一个月亮印记,凭借这个可以无限使用大招,只要印记打得好,不断大,她是可以非常秀的。

 只可惜危以萱不是那种不断大的娜玩儿家。

 陆沉看不下去了“要不,我给你玩儿吧,保证给你胜率玩儿到百分之九十以上。”

 危以萱拒绝:“不,我就要自己来。”

 为什么选择让陆沉叫自己玩儿游戏,而不是威胁他跟她交往呢?这也是有考量的,威胁来的恋爱关系怎么可能长久,打游戏是一项长久的活动,陆沉迟早会真真切切的喜欢上她,危以萱不喜欢强人所难,更何况游戏本来就是陆沉的强项。

 陆沉没办法,也行好俩人并排坐着,指挥她也相对容易一些。

 郭野端着水到训练厅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俩人背对着他坐在一起,陆沉的声音传来:

 “下路清理兵线,走草丛小心点。”

 “野区刷新了,去把野清理掉,记得多打蓝BUFF,有蓝的娜和没蓝的娜是两个英雄,记住这一点了。”

 “不会惦记对家野区的打野不是好打野,要学会扰敌方野区,但也不能被抓,警惕心要强一点。”

 “跟你说一个开局领先敌方打野的秘诀,进入游戏后十秒钟,快速从中路溜进敌方下野区,把野猪给偷了,这样你先一步进入三级,也能拖慢敌方打野的升级速度,上下野区打下来,他会连四级还没到,大招不开启,会让他稍微陷入劣势一些。”

 郭野摇了摇头,喝了一口热茶,扭头走了。

 危以萱听得很认真“哦我知道了。”

 游戏结束,危以萱的娜战绩5-5-12。死亡数和所杀的人头数持平,陆沉也没说她什么,危以萱倒是先开口了:“教我月下无限连。”

 陆沉自是答应:“好,那你别玩儿了,我开训练营,你过来看着。”

 危以萱听话的放下手机,靠近了陆沉几分,陆沉鼻息间猛地袭来一股淡淡的幽香,好像是她头发的香味,陆沉手抖了一下,按了训练营,在游戏加载的途中,忍不住把注意力放到旁边儿的危以萱身上。

 她做了指甲,浅粉的美甲,衬得她的手指粉好看,手腕处骨骼分明,只这一双手就叫陆沉看直了眼。

 进入游戏,陆沉把电脑控制的英雄暂停在了中路的位置,小兵们跟着拿着剑慢慢悠悠的走了过来,陆沉开始解说:“月下无限连也是有口诀的,主要的技能就是一技能,普通攻击和大招,一技能挥过去,你看,敌方英雄和敌方小兵头上会被标记下月牙符号…”

 “学月下无限连,像你这种初学者就先记口诀吧。”

 教给危以萱一套操作,接下来就是她自己练习。

 危以萱学的真的很认真,打招式的时候嘴里还会喃喃念着他刚开始说的口诀。陆沉在旁边儿看着她,他发现她的睫很长,不知道是不是化了妆的缘故,她的睫又翘又长,对了,她眼角下还有一颗泪痣,大概是画上去的,因为那颗泪痣是心型的,点缀在她的眼角下分外小巧精致,看起来很可爱。

 说起来陆沉跟其他直男没什么两样,还是近距离盯着危以萱看了一会儿,他才发现她化了妆。

 气氛逐渐沉寂下来,陆沉看见危以萱嘴巴动了,她突然扭过来,两个人距离很近,她平静的问:“你想亲我啊?”  M.iQQxS.com
上章 男主请回头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