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主请回头 下章
第17章
 彼时的陆沉虽然知道了这个有个男号叫‘爸爸爱你’的玩儿家是一个女生,但是因为他也并没有跟危以萱说多少话,所以一时间他把这两个人对不上号。

 危以萱操控着貂蝉走向中路吃了一波兵线,二技能躲避掉了对面妲己的小心心眩晕技能,灵活的游走,开口带着笑意:“你怎么不说话了?不是说要教我怎么玩儿貂蝉吗?”

 陆沉干咳了两声“那什么…咳咳,一会儿这局结束,来开房——不是,我说的是1v1的那个房间,我教你。”或许是知道那边的是个娇滴滴的女孩子,陆沉生怕说错了什么话招人误会,连基本的游戏用词都用的小心翼翼的。

 那边停顿了两秒,才说话:“不用解释,我没误会。”

 陆沉戴着耳机,那道轻柔的声音稳稳的传递到他耳旁,好像有一搔了一下他的耳垂。陆沉捂住自己的脸,无声的懊恼。

 半局游戏下来,陆沉再也没说一句话,他玩儿游戏玩儿的心不在焉的,开局就送了俩人头,野区都被对家的打野给偷完了,他愣是没发觉哪儿不对劲儿,这要搁平时,自家小鸟野怪但凡被对家打一下,他铁定炸,千里去取人家的人头。

 “我说啊…”耳机里有人讲话了,陆沉一个灵回了神,忙回复:“嗯?”

 “你挂机了吗?”那边问他。

 陆沉:“…没有。”

 陆沉平时玩儿游戏话很多,一嘴话,现在却异常安静,危以萱视线停留在手机屏幕上那个穿着‘白执事’皮肤的赵云身上:“我刚才就说,开语音怕你绷不住,你果然没绷住。”

 不提这茬还好,一提陆沉就想起来她装男的骗他的事情,顿时就气盛了起来:“你是女的当初为什么骗我?”

 危以萱反问:“我骗你了?”

 陆沉呵呵:“难道没有吗?”

 危以萱再次问:“我说过我是男的吗?”

 陆沉瞬间语,想了半天,愣是没在脑海里翻出来她明确说自己别的记忆“哇,你好啊你!”他着头发,不甘心道。

 危以萱顶回去:“我还没骂你呢,把我小纯情的陆神还给我!你人设崩到你姥姥家了!”

 陆沉愣愣的听完危以萱的话,愣是没找到话来反驳,脸顺着脖子都红了个遍儿,噎了好半晌终于彻底恼羞成怒:“卧槽,谁他妈知道你是女的啊!”本来么,偶尔跟好哥们开个荤段子在男生中是很正常的。

 危以萱听着耳机里陆沉的骂声,笑出了声,靠在椅子上的抱枕里。然后接下来陆沉就没声儿了,紧接着游戏提示陆沉挂机了。

 危以萱笑得肚子疼,把这局游戏打完之后退出,登上了微信给陆沉发了条语音:“你生气了吗?你不要生气。”

 陆沉没回复,危以萱又发了一条语音:“我是开玩笑的,讲黄笑话的你也很可爱哦。”

 另一边,陆沉绷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听完语音,脑袋彻底冒烟,跟一个蒸汽机似的,宿舍路过的人莫名探了一下他的额头“哥们儿,你发烧了?怎么这么烫?”

 陆沉拍开他的手:“滚…”

 危以萱见陆沉仍然没有回复她的消息,也能猜到他现在是个什么状况,完人就跟着室友一块儿开开心心的去吃饭去了。

 吃完饭回宿舍的路上,陆沉消息来了:你哪个院的?叫什么名字?

 危以萱扬了一下好看的眉毛:怎么,你还想来打我不成?

 那边又不吱声了,危以萱估计着陆沉应该是被她气着了。

 危以萱的猜测没错,陆沉被气的再宿舍走来走去,晃得人头疼,有人骂他,他猛地掉头,自言自语:“不行,我这必须得回去,太伤自尊了,我这长相,还有不到的妹子么?”

 宿舍人玩儿着电脑,头也不回,对陆沉的信誓旦旦嗤之以鼻:“不是我说,你忒自信了点儿吧陆神,你谈过恋爱么你就?”谁不知道电子竞技没有爱情?大部分电竞选手都是没有时间谈恋爱的,陆沉也就回来读书才时间宽裕了那么一点点儿。

 陆沉切了一声:“开什么玩笑,我到的妹子千千万万,海了去了好吗?”

 “用手到的吗?”

 陆沉骄傲:“那怎么了,我就是用手能——”说到一半儿陆沉就想到了这话的内涵,卡壳了一秒,接着不自然的瞪他:“别特么瞎开车,我都被你们带坏了!”

 那人装纯洁:“什么开车?开什么车?我说的是你玩儿游戏的技能,我说手有错吗?”

 陆沉推开那张大脸:“滚滚滚。”

 打归打,闹归闹,最后陆沉还是觉得,用玩儿游戏那个女生,最有效…毕竟人自己真的只会这个…咳咳…晚上时间到,陆沉邀请了危以萱玩儿游戏,这次是货真价实的1v1,附带陆沉的语音教程,他兑现了承诺要教危以萱玩儿貂蝉这个英雄。

 先是给危以萱科普了这个英雄的优点和不足之处,然后就是教出装。最难教给她的就是走位和意识,危以萱意识不差,不然妲己也不可能这么6,只是换了一个英雄玩儿,套路也就不一样了,妲己可以躲在草丛,貂蝉却不是‘草丛三婊’之一。

 “我注意你平时玩儿不怎么用净化,要用知道吗,还要用的恰当,别被控死了你才死命的戳净化,撞南墙你知道回头了?有用没你说说?”一碰到游戏内容,陆沉就话多了起来。

 净化是游戏的局内道具,被敌方英雄控制住的时候,用净化技能可以有效的解除敌方的控制。

 貂蝉玩儿的好1V5完全不是问题,只是陆沉的貂蝉每次都是‘五连绝世’,而危以萱的貂蝉进场就喊‘非礼’,是有点沮丧,不过好胜心让她更认真起来。

 ‘非礼啊’是貂蝉英雄被杀死时说的一句台词,也是危以萱打团战时最容易听到自个儿的英雄说的一句台词。

 俩人玩儿着,陆沉突然问了一句:“你会玩儿王昭君么?”

 危以萱想了想回答:“还可以,王昭君耗蓝太快,不太。”

 陆沉提出建议:“我用李白带你上分儿啊,帮你打蓝buff。”

 危以萱闻言,微微挑动了一下眉毛,默不作声说:“你是在我吗?”李白的凤求凰皮肤和王昭君的凤凰于飞皮肤,是一对官方cp,这种情况下陆沉提到这两个英雄,心思可以说是很明显了。

 陆沉没想到对方居然这么直接就说了出来,他憋了一会儿:“不可以吗?”

 危以萱坦然:“好啊,可以。”

 陆沉心里比了个‘耶’,心想踏出了一步,好兆头。

 五分钟后,危以萱就收到了陆沉发来的游戏信息,点开一看小小的惊讶了一下,陆沉给她送了一个王昭君的皮肤。

 手机屏幕上,白发的王昭君手握权杖,另一只手微微安抚旁边那只金色的温顺无比凤凰的头,英雄台词跟着出来:“身作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是王昭君‘凤凰于飞’的皮肤,对了,最近的确是李白和王昭君情侣皮肤的返场季,而陆沉每次玩儿李白,用的就是‘凤求凰’。

 这速度真快,危以萱停下了原本要陆沉的计划,想看看陆沉到底会怎么做。

 新的游戏开始,随着系统音‘来到,王者荣耀’落下,第一个玩儿家发言了。

 我[项羽]:游戏可以输,情侣必须死,兄弟们,先杀王昭君。

 这句话一出,敌方五个英雄全部集中到了中路,危以萱操控着王昭君猝不及防,在中路贡献了一血。

 散落在上路,下路和野区的我方英雄们懵了。

 椒盐翅[虞姬]:大王,上来就团吗?要不要这么凶残?

 李白也是个小脆皮,发育前期自己都不能太,所以护不住王昭君,索他就在野区没动,一门心思的打野发育,清完野区去把小龙给干掉了,团队先一步进入五级,随后李白又去上野区刷第二波野,顺利达到六级,就开始去抓人了。

 你钱掉了[李白]:你们等着。

 只见屏幕上出现一句话:

 你钱掉了[李白]:我和我的剑到此一游。

 紧接着下一秒,提示音响起:【李白击杀后裔】

 【双杀(李白击杀项羽)】

 你钱掉了[李白]:一个都跑不了,等着。

 危以萱托着下巴扬了扬眉毛,看着那个吊炸天的预备给她找回场子的李白,身后带着飘逸的白色翅膀,开大招时剑的残影帅爆。

 想了想,危以萱也打了一串字。

 一只萱[王昭君]:嗯…那我就负责貌美如花好了。

 不是要么?来啊谁怕谁。

 李白大杀特杀中途看到危以萱的这句话,心跳都停了一瞬,不自觉抬起手挠了挠脸颊。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你负责赚钱养家,我负责貌美如花。

 这俩人人的能力不在一个级别上啊。  M.iQQxS.com
上章 男主请回头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