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挂职干部 下章
第十一章
 31

 肖明川前脚离开四仙镇,郭梓沁后脚就干成了一桩往脸上贴金的事。水庙输油管道项目经理部决定,在一千多公里长的水庙管道沿线投资,搞一次村村送一场电影的大型公益活动。下乡送一场电影的主意,其实是郭梓沁的脑子孵化出来的。郭梓沁接管了肖明川的协调地盘后,他在工作上就不再像从前那样,整天躲开施工现场当甩手掌柜了,他觉得韩学仁已经为他营造出了大显身手的空间,而肖明川,也在他协调过的地面上,为自己留下了一笔无形的信誉资产,时机可谓成,理应抓牢,充分表现,绝不能在这样的大好时光里,再像从前似的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必须拔地而起,腾空表演,一泻千里,光彩照人,石破天惊。

 一开始,心劲紧绷的郭梓沁,脑子只是动在自己扩展后的辖区内,想通过管道沿线村村送一场电影活动,在感情上与地方政府互动,在互助中与地方百姓沟通,说白了,就是拿一场免费电影,大面积软化人心,等到后一旦有事时,自己和任国田也好张口说话。他的这个设想,任国田听了以后,感觉思路对头,很有可能花小钱,造大势,值得干。于是郭梓沁就给韩学仁打了一个说明报告,并附上了预算开资明细。韩学仁看过报告和预算后,觉得这是一件光彩事,创意朴实,容易操作,理应支持,只是郭梓沁在水庙线上再这么种自留地,其他地段上的协调员,说不定会像上次闹六十万那样再次集体起哄,排着队朝自己伸手要钱,也去村村放电影,这样一来主题分散了不说,平时积在一些角落里的矛盾,没准就会傍着这件事显现出来,闹得乌烟瘴气,意见成堆,人心涣散,不可收拾,最终被这件事掐脖子的人只能是自己,所以说,与其让郭梓沁再次吃小灶,倒不如让他名正言顺地做一个创意发起人,在千里管线上以每一个县城为一个单元,村村送上一场电影,齐步放映,把场面搞大,把热闹搞,整出一种组合效果来,到那时,想必大家就没什么好说的了。看得出来,韩学仁这是在动真格的助郭梓沁一臂之力了,要不然他是不会给郭梓沁支这一招的。而郭梓沁呢,听了韩学仁的建议后,脸上激动,内心感动,当下就把说明报告改成了倡议书。韩学仁跟唐总经理商量后,唐总经理认头,他让韩学仁把这件投入少、见效快的事拎起来,落实到底。于是韩学仁就把倡议书,郑重地批给了老周和小孟,老周和小孟意识到事大,哪个也不敢怠慢,分工后,就分头忙开了。老周守在家里发传真,打电话,小孟杀出车西,从省里跑到市里、县里,由上至下,一路层层落实,倡议书上的事,以及主要的领导期望,很快就进入到了操作程序。面对郭梓沁的这一举动,肖明川心里尽管有波动,但是他并没有想不开,在电影这一事件的运作上,他对郭梓沁还是服气的。擦边球的这个鬼点子,抖得够机灵,也是火候,他现在是在高速公路上开飞车,而自己眼下的状态,则是在乡间土路上开倒车。擦边球的这一倡议,从大处说为公,从小处讲谋私,但这大大小小都不能不说是互动双赢。千里管线村村送电影活动启动仪式被安排在了刚刚通上电的地高村,这样一来,放映队就不用自带发电机了,稳定的电可以确保启动仪式和电影放映顺利进行。省文化厅厅长,带着省电影家协会主席等相关人士到场,光市这边,白书记亲自出马,随行若干,洪上县更是众人捧柴,任国田一招呼,县委县政府各部门带长的人,就齐刷刷来到地高村喝彩,水庙工程项目经理部前来脸的有唐总经理、韩学仁、郭梓沁、肖明川、老周和小孟等十余人。新闻媒体这一路,省市电视台和报社都派人来了。

 人堆里,白书记不无感慨地对唐总经理说,我们地方上,就缺像郭协调这样会动脑子会干事的人才啊,唐总经理。唐总经理笑道,那就把郭协调,支援到你们地方上。文化厅厅长加进来说,别看就是放一场电影的事,这可是架起了一座沟通的桥梁啊。夜晚剪彩,这不仅对光临的领导们来说新鲜,就是对一般人来讲,平时也是极少能看到的光景,所以置身现场的人,不论身份贵、职位高低、长相是否标致、穿戴是否得体,个个都显得兴奋过度。郭梓沁作为这次活动的发起人,自然倍受媒体关注,一亮相,就被灯光和话筒包围了,采访场面有热闹有高xdx,就像是他将要主持什么百年庆典活动。而当晚的地高村,更是一片沸腾,村民们扛着板凳、椅子、木板,拎着铁桶、提着方凳、抱着砖头等伺候股的家什,早早就涌到了村委会门前的场院上抢占有利地形。那些占到了地盘的娃们,腾出手来,嬉笑追逐,而不心地盘问题的男人女人,仨仨俩俩扎堆抽烟说话,怀抱娃的妇女,笑起来没有节制。后来几个顽皮的娃,把打听到的两部电影片名,吼进夜空——喊向遥远,过大年的快活,在娃们脸上引爆了。

 省里领导和水庙工程项目经理部领导讲过话以后,主持剪彩仪式的白书记隆重宣布,千里管线村村送电影公益活动启动仪式正式开始!灯光照来,人头攒动,喊声阵阵,一条挽出若干朵大红花的彩绸,由六名身着大红旗袍的礼仪小姐托举。各路领导纷纷拿起托盘中的剪刀,左右一看,进入剪彩角色。铰断彩绸,放回剪刀,剪过彩的领导们双手举过头顶舞动。刹那间,掌声喊叫声再次四起,接着鞭炮声冲天炸响,烟花闪烁,夜空斑斓,村民欢呼,场面壮观,气氛感人,肖明川的两只眼睛都模糊了,现场赋予他的感受,再次让他变得脆弱,甚至是不堪一击。当意识到自己正在别人的荣誉里激动时,肖明川就想干扰一下这本不该属于自己的激动,但他却是找不到抑制的有效办法,因而他的激动,在他的五脏六腑上继续激动。内心到了无法控制这一步,肖明川也只能在脑海里,象征地与这股持续不息的激动抗衡一下,擦边球啊擦边球,你个狗的,就这么折腾、就这么往脸上贴金、就这么大出风头吧!老子告诉你,打出头鸟,鲜花也葬人,鞭炮更能崩死人,你丫当心吧擦边球!

 这之后的一天,肖明川去一个施工现场查看报损设备,返回途中路过小窑村时,村子里正在放电影,肖明川就摸黑来到了村口。肖明川多了个心眼,没让车子进村。他深一脚浅一脚,侦察员一样摸到放电影的地方。银幕上放的是早年国产故事片《李三贵娶亲》,一部很搞笑的农村生活片。阵阵笑声,不时从黑的人堆里飞出来。秋夜的凉意,已经有些刺骨了,肖明川缩头藏脑靠在一棵老榆树上,眼光在银幕上停留了没一会儿,脸上就溢出了笑容。这时一条黑影急冲冲奔来,肖明川光顾看电影了,等意识到有人把浇到了他腿上时,他才叫了一声,吓得撒的人也一声怪叫。

 谁哩?问话声惊虚虚。肖明川镇定了一下说,老乡,我是石油上的肖协调。影子上来,肖明川感觉他的人是个年轻汉子。协调!汉子自言自语,然后转身就跑,嘴里大声叫着,石油上的协调来哩…支书,石油上的协调来哩——肖明川猝不及防,呆在了夜里。等他回过神来,意识到再这么愣下去后面将会有麻烦时,就想赶紧撤离。然而晚了,他开溜的步子刚迈出去,一团滚动的黑影伴着郭协调、郭协调就涌来了。肖明川一看走不掉了,只好硬着头皮往前

 郭协调哩。黑暗中一双手伸过来,肖明川凭感觉意识到,这差不多就是村支书的手了,于是就握住了,叫了一声,支书。被叫了支书的人,没说自己是不是支书,只是把肖明川的手握得更紧了。郭协调,咱是村支书李旺,小窑村的乡亲们,感激你郭协调给咱放电影哩。

 瞅哩,郭协调长这样,大个儿多猛哩。

 说是岁数一巴掌,咋看不出五指头样哩?嘁,莫讲话。问问郭协调,放完这次,往后还给放不?围上来的人,叽叽喳喳,指指点点,这让肖明川心里老大不是滋味。他想村支书把自己当成了郭协调,说明村支书儿就没见过郭协调,换句话说,就是郭梓沁以前没来过小窑村,哪像自己,早就把辖区内的犄角旮旯都跑遍了,酸甜苦辣都尝到了。然而,一个没有在小窑村过面的土地协调员,居然也能让村民们如此感动,自己还能说什么呢?擦边球有手腕啊!肖明川沉下一口气说,李支书,我不是郭协调,我是肖协调。一样哩,一样哩,都是石油上的协调。李支书声音颤抖。肖明川左右为难,嘴里干涩。乡亲们都往这边聚集,那边的电影就放不下去了,停机了。放映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抖开嗓子可劲在扩音器里喊叫,旺支书——旺支书——李支书拉着肖明川的手说,协调,过去哩,给小窑村人,讲上几句话哩。

 那天肖明川在扩音器里说,乡亲们,我是石油上的肖协调,郭协调的战友!郭协调工作忙,今天没有过来,我代表郭协调,向小窑村的父老乡亲问好,感谢你们对石油上的大力支持!你们能看上这场电影,都是郭协调努力的结果,郭协调今后还会为乡亲们办更多的好事、实事!好了,我就说这么多吧,接下来请乡亲们继续看电影…

 32

 物资供应协调工作,尽管也是跑腿动嘴的差事,可内容要比土地协调工作零碎散,点多线长,干起来显得忙碌。催料,接货,送货,查单,盘库,对口,报表,验损,肖明川边干边学,整跑东奔西,肤眼见晒黑,也就小半个月的光景,他就穿破了一双旅游鞋。这一天,肖明川借送料的机会,绕上一段路,去了石崖畔村,见了老支书。那天他吃惊不小,他想这才过去几天呀,老支书就苍老得不成样子了,短的硬发,至少白去六七成,都佝偻出了弧度,倒是精神头看上去还不算打蔫。老支书告诉肖明川,这阵子他村里村外的手脚不落闲,到处联系卖青石和白灰,还得想办法四下里筹集资金,说最迟明年上,他好歹也要把电线扯进村子,把深水井打出来,让乡亲们过过新日子。

 嗨,肖协调,咱听人传,县志讲,咱这一带,早年的日子,富着哩,田里的黍子、谷子、小麦、莜麦、洋芋和山药蛋,年年收不净,肥牛壮羊,沟岔跑,那日子——嘿!

 肖明川越听心越沉,愧疚在脸上忽闪忽现。那天在返回的路上,肖明川突发奇想,就是打算借工作之便,在水庙线上为石崖畔村乡亲们的水电梦,发起一次募捐活动,如果大家都肯帮把手的话,参建管线的石油大军,就能让石崖畔村亮起来,人畜也能告别水窖水的供养。自己虽说没有郭梓沁搞电影的本事,但自己不至于没有一点同情心吧?不至于没有务实的精神吧?认定目标的肖明川,这时很想给詹弥打个电话,把自己的这个想法说给她听听,便拿解手当借口,让司机把车停下来。下了车,肖明川掏出手机,走出几步后给詹弥打了电话。詹弥听了没多想,就把她心里的高兴劲用声音传了过来,她说肖明川是个大菩萨,说到时她也要捐钱。

 趁着心情不一般,肖明川一回到车西,就找地方做了一个挂锁的红色募捐箱,然后依照谱在心里的步骤,先是求刘海涛买来一把锁,再把刘海涛叫到韩学仁办公室,当着韩学仁的面,从纸盒里倒出锁头和三把钥匙。直到这时,肖明川也不解释什么,而是起锁头,咔嚓锁到箱子上,然后拿起三把钥匙到韩学仁手里,等气均匀以后,才把他为石崖畔村募捐的打算一五一十说给了韩学仁。韩学仁脸色飘忽不定,刘海涛的目光,更像是在怀疑肖明川是不是受了什么刺?肖明川说,韩局长,钥匙给您,就是想麻烦你为这次募捐活动,做个公正的监箱人,到时钱多钱少,我也好说个明白。韩学仁掂掂钥匙,抬起脸突然乐了,说,好,好举动啊肖处长,老区人民支援水庙工程,你此举也算是对老区人民的回报了,不错,不错啊,你这个点子真是不错啊。刘海涛听领导这么一说,就冲肖明川吐了吐舌头,然后一本正经地对韩学仁说,韩局,那你老人家还不为这次募捐活动剪把彩,往箱子里个千儿八百的?韩学仁一脸正道,嗯,我是要打这头一炮。撂下话,立马取来五百块钱进红色的募捐箱。肖明川脸色兴奋,那劲头,像是他已经猜到往后谁都会像韩学仁这样,痛痛快快往箱子里百元大票。肖明川说,谢谢韩局长。韩学仁不失风度地摆了一下手,然后一转身,冲着刘海涛说,我说小刘,你这年轻人,不会比我这个老头子落后吧?啊,你打算捐多少?刘海涛缩着脖子一笑,转个弯说,韩局,我要是也进去五百,不就跟您老人家平起平坐了嘛,小的不敢造次哩。韩学仁指着他说,滑头,那你就少捐一百好了。刘海涛出手也算大方,捐了四百块钱。韩学仁拍拍箱子说,好家伙,一眨眼工夫,这里边就装了小一千块,再过几天,这个箱子还不成了百宝箱啊!

 一出韩学仁办公室,刘海涛就把箱子抢过去,口朝下晃悠,接着又是一通拍打,可就是不见进去的票子头。肖明川撇撇嘴说,就是为了防止倒,才做了这个防盗箱,箱子里加了暗挡板,钱一进去,就倒不出来了。刘海涛一拍脑门,拖着长声说,完了,肖处,你算是把我坑苦了,四百块辛苦钱这不是泡汤了嘛。

 肖明川说,少打两炮,什么都有了。刘海涛咧了一下嘴说,车夫不打炮,老婆都嘲笑。肖明川夺过箱子,望着故作痛苦状的刘海涛说,你人缘好,帮我在项目部张罗张罗怎么样?刘海涛噘着嘴,甩着手说,扯,我一个臭车夫算老几?到头来别给你张罗了一箱子钢销儿听响。肖明川拍打着箱子说,唉,人走茶凉,友离情散。刘海涛诡秘一笑,伸过头来,嘴凑到肖明川耳边说,回头是岸,老弟我就给你支一招,听不听?肖明川眯着眼睛,一指刘海涛的鼻子说,我可是提醒你海涛,象牙这东西不会长在狗嘴里。刘海涛推了一下肖明川说,去,我都来正经的了,你还跟我扯淡?我告诉你,肖处,等到吃晚饭时,你抱着这个箱子在食堂里诚心诚意跟大家讲讲,到时我再帮你敲敲边鼓,狗的钱,自然就来了。肖明川哼道,就这主意?万一大家…走下楼梯,刘海涛回头说,听我的,错不了,我的预感,啥时候跑过空,到时你就使劲招呼吧,我说肖处。肖明川心里还是没底,喃喃道,不过…刘海涛停下说,嗨,我的妈呀,我都说到这份上了,你老兄怎么还不明白?肖明川嘟着嘴,摇摇头。刘海涛一跺脚说,肖处,你是非让我把话说了还是怎么着?肖明川眨着眼睛,他在刘海涛这句话上就是转不过弯来,便下了一级台阶凑过来,用肩膀碰碰刘海涛后背,套近乎的口吻说,说了是什么意思?那你小子就跟我把话说了。刘海涛又下了一级台阶,回头瞅了他一眼,摸着后脑勺,嘴里哼哈的就是不吐痛快话。肖明川居高临下,又碰了他一次,说,跟我卖关子是不?刘海涛难为情地说,不会吧,肖处?你那脑子,难道比我这猪脑子还那个?这一减一等于几也要问我不成?肖明川用胳膊肘使劲顶他后,说,还真跟我扯淡是不?刘海涛没辙了,揪了一下鼻头,只好把话说开,肖处,人都有同情心是吧?有同情心的人,大都同情弱者对吧?这回…这回你明白了吧?肖明川一怔,眼神直勾勾地看着刘海涛。刘海涛迈上一级台阶,拍着肖明川肩头说,放心吧,同志们多少都会给你点面子,人心都是长的,肖处。肖明川脸上一热,两片嘴收拢了。

 大家的心态,还真给刘海涛说准了,这个晚上,红色募捐箱里又添了三千四百块钱。最让肖明川感到惊喜的是,刚从北京回来的唐总经理也找到他献爱心,笑呵呵捐了一千块钱,还把他好一顿夸赞,搞得肖明川都有点受宠若惊了。肖明川把捐款人姓名和钱数,都记在了一个专用的小本子上,到时准备连钱一块交给石崖畔村。项目经理部完事了,肖明川就去了几家乙方施工队,工人们的捐款热情让他着实感动。几天下来,他就感觉到募捐箱发沉了,拿计算器把小本子上的钱数一加,就加出了七千六百四十五块钱。他想收获可喜呀,照这个速度下去,等到募捐结束,肯定能加出来一个惊人的数字。接着又跑了几天,又转了几个施工现场,他才拖着疲惫的身子,灰头土脸地回到了车西。肖明川找到韩学仁,商量开箱点钱,他得把箱子腾空了好再出去活动。肖明川把募捐这件事搞得丁当响,这大大出乎韩学仁的意料。开始时,他想肖明川这么出风头,无非是想借募捐一个形式造势,找找心里平衡,从精神世界开辟战场,采用迂回战术与郭梓沁较劲。至于说项目部的人参加募捐,韩学仁觉得那是大家碍着面子,捧他肖明川一个人情场,多少是给他一点安慰,等他去了施工队,情形就未必乐观了,这年头你吆喝事,你得有吆喝的事能力和实力。可是现在肖明川大有收获了,韩学仁就不能不转变看法,把募捐这件事当回事了。韩学仁说,肖处长,你看这样好不好,开了箱,就得找个安全的地方保管钱,我看咱们还是去项目部财会室数钱吧,到时让财务上的人,也都动手帮忙,等数清了钱,再叫财务上把这笔钱代管一阵子,你看这样行吗?肖明川一想,这样好,既安全又有透明度,不然数出来的钱,还真没个保险的地方存放。肖明川抱着募捐箱,跟着韩学仁来到财会室。数这种钱人的,财会室的几个人,脸上都兴奋,围过来叽叽喳喳,催韩学仁快一点把箱子打开。箱子上的锁头去掉了,小门一打开,一堆大大小小的钞票,哗一下就堆到了桌子上,顿时有人哇哇怪叫,有人捂嘴巴,有人嚯嚯,还有人傻眼,肖明川伸着脖子,瞪大眼睛,浑身燥热起来,本能地来了一句,钱!

 从财会室一出来,一脸兴奋的肖明川,就急慌慌回到房间给詹弥打电话,他想要詹弥分享他的喜悦。肖明川说,三万一千多,一大堆钱啊!

 功劳不小。詹弥说罢,笑几声就没了动静。

 喂?肖明川一皱眉头,脸上的笑就掉了下来。

 詹弥还是没动静。肖明川心里一空,连着吐出三个喂喂喂。

 詹弥语气轻盈地说,募捐这一件事,就把你心填了?你就不想跟我再说点别的?比如说身体情况,比如说…

 肖明川心里一热,竟然不知说什么了。

 33

 募捐款的数额已经过了七万元。肖明川想,还有一些边边角角没跑到,等把那些地方跑到了,估计募捐款有望突破十万。那天去一个施工点送仪表盘,路过石崖畔村时,肖明川有心进村看看,但考虑了半天,最终还是放弃了。唉,沉住气,再等些日子吧,我肖明川要给石崖畔村的乡亲们,一个实实在在的惊喜!

 这天从火车站料场回来,已是下午两点多钟,司机和质检员下了车,顾不上回房间洗换,就一头扎进食堂。肖明川疲倦得不行,没了吃饭的胃口,就拖着步子上了楼。进屋后他就躺到了上,把身子伸展平了。他闭上眼睛刚迷糊了一阵,刘海涛就来了,脸色像是给霜打了,气哼哼说,肖处,你又被人切片涮了!肖明川使劲往上挑着沉沉的眼皮,勉强坐起来,跟刘海涛要了一烟,点着了问,你这是从哪回来?急赤白脸的又怎么了?刘海涛一股砸到椅子上,架起二郎腿,不冷不热地说,刚从你昔日生活和战斗过的四仙镇回来,还没顾上回房间撒泡呢。这小子是不是去了镇卫生院?见到了詹弥?肖明川心里敲鼓,敲得脸色都不再松垮了。虽说肖明川和詹弥的事,早就装在了刘海涛眼里,已经没有什么秘密可言了,但肖明川在刘海涛面前,还是没法儿坦然。刘海涛仰着头说,你还给石崖畔村募捐个,人家都开始装灯打井了!听了这话,肖明川脸上一忽闪,手里的烟颤了一下,疑惑地盯着刘海涛。

 刘海涛放下二郎腿,要死不活地说,任国田借给石崖畔村一笔钱打井装灯,你说他这份善心是从哪来的?早不借晚不借,干嘛非要现在借?分明是冲你募捐这档子事来的,多不够奏吧你说。虚惊一场!肖明川拍拍脑门,笑道,你小子,吓我一跳,我还以为怎么着了呢,这是件好事嘛,你上什么火?要我说任国田同志,值得口头表扬。刘海涛冷冷一笑,还好事呢,你是不是真有病呀?他们这是在背后拆你台!肖明川挥手说,我现在还有什么台?大不了就是踩在几块破板子上,谁愿意拆,就拆去吧。刘海涛说,你募捐的钱,一旦到了石崖畔村,就狗意义都没有了,因为我听说,任国田借给石崖畔村钱时,有个附加条件,就是到时让石崖畔村拿你的募捐款去还账,五马倒六羊,大调包,到时让你募捐来的钱,既不能发光也不能散热,充婊子角色。再难听点说,姓任的这是在强xx你的爱心,懂吗你?肖明川倒是没想到这里边还有这些弯弯绕,但他现在面对这些弯弯绕,却不想跟刘海涛争论,他认为这件换汤不换药的事,依然还是一件值得鼓掌的好事,因为自己为石崖畔村搞募捐,从里到外说都是在帮乡亲们解决一点生存上的实际困难,并没有趁机捞点什么,占点什么的企图,或是拿募捐这件事当反光镜来折自己这张脸,看来这一次某些人的聪明算是反被聪明误了,他们从自己手中所抢走的东西,仅仅是这次募捐活动的冠名,而石崖畔村,那可是实实在在得到了实惠,此时这种落地有声的效果,难道不正是自己搞这次募捐活动的初衷吗?

 要叫我说呀,干脆,你也闪他一下子,肖处。刘海涛站起来说,募捐来的钱,不给石崖畔村了,叫狗飞蛋打。肖明川说,行了行了,海涛,你要是气个好歹,我募捐来的这点钱,还不够给你看病的。刘海涛摊开双手说,钱又不咬手,捐给谁不行?是吧肖处?我也是个等钱用的人啊。肖明川哈哈一笑,我就说黄鼠狼给拜年,不会安什么好心嘛。刘海涛望着窗外说,你呀,肖处,不是我说你,这就像足球场上的事,你现在不防守反击,突破门,早晚有你傻眼那一天,一声黑哨,就能把你吹死!肖明川下了,整了整衬衣说。算了,球迷,不说这些了,吃饭没?刘海涛蹙着眉头问,怎么,你还没吃午饭?肖明川拿来外衣说,刚才没胃口,现在叫你折腾的有点饿了。刘海涛在路上已经吃过午饭了,但他这时不想扫肖明川的兴,就大大咧咧地说,吃个,光想着快点跑回来给你通风报信了。好好,那我请你吃羊羯子去,这总行了吧?肖明川拉开抽屉,从一个牛皮纸信封里出两百块钱,对头一折,掖进兜。我撒泡。刘海涛说,一头钻进卫生间。我下去等你。肖明川说着出了门。

 下到一楼门厅,肖明川发现这会儿跟小孟打乒乓球的人换了。那会儿他回来时,小孟的对手是老周,现在却是换成了郭梓沁。再说刚才在楼上,刘海涛也没提郭梓沁呀,这说明刘海涛进来时,郭梓沁也还没到。肖明川眉头皱了一下,心说擦边球突然跑到项目部来干什么?开会?没听说有什么会要开呀?汇报?主要领导这会儿都不在项目部呀?感觉不太舒服,但是想回避已经来不及了,因为郭梓沁这时已经停了下来,正冲他笑眯眯挥拍子呢。

 肖明川说,来了郭处。郭梓沁一本正经说,听说肖处正在给石崖畔村的父老乡亲搞水电光明募捐工程,我不来凑凑热闹,多不合适呀。肖明川说,我还以为,郭处是专门来请我吃饭的呢。这时小孟冲肖明川摇摇手里的拍子,那意思是让他跟郭梓沁来几下,肖明川摆了一下手,意思是免了。郭梓沁把球拍放到球台上,扭了几下说,不瞒肖处说,我还真有你说的那个意思,只是…只是怕你后落下个白吃白喝的名声,你说那样的话,我多对不起你吧肖处。肖明川的舌头,一时后劲不足,哑火了,够不到郭梓沁了,只得挂牢脸上的浮笑,继续往球台这边走。怎么样,够爱护你吧肖处?郭梓沁说,握住肖明川的手。照你这么说,那我今天也不能拿带刺的玫瑰,败坏你郭处脸上的眉眼鼻嘴耳喽?肖明川故玄虚,意在搞郭梓沁的常规思维。郭梓沁果然没有再往下游戏,而是把掏出来的烟放到球台上,拍拍肖明川肩膀说,路过,看看你们就走。肖明川用拳头顶了一下郭梓沁肚子说,估计你看不全,我听说唐总和韩总这会儿都不在项目部。完了,白来了。郭梓沁说,两手乍开,把一张逢场作戏的失望脸,故意得很仿真。小孟夹着球拍,踮步过来,蔫不悄声拿起郭梓沁刚放下的玉溪,弹出一叼在嘴上。刘海涛从楼上下来,开口道,郭处来了。郭梓沁冲刘海涛挥了一下手,算是回话了。

 刘海涛走过来,扑扑闪闪的目光,在两个人脸上转来转去,说,肖处郭处,怎么,你俩要比试比试啊?郭梓沁过去在球台没有跟肖明川较量过,也没见过肖明川打球,但他听人说乒乓球国裁肖明川的球技也不一般,就觉得自己这几拍未必能拿下他,况且又是好久不摸拍了。不过此时此刻让刘海涛这么一掺和,郭梓沁倒想跟肖明川过过招,输赢无所谓,图的无非是热闹热闹,顺便解开彼此间在球台上谁高谁低这么一个小悬念。郭梓沁瞧着肖明川说,肖处,那就辛苦你这个国裁,指点指点喽?擦边球!肖明川在心里嘀咕了一句,嘴上说,国裁未必是国手,郭处,昔日你大胜高副部长,而我跟高副部长打过几次,回回都是大败,你说吧,就我这几板,还敢跟你抡?刘海涛一脸纳闷,不明白肖明川为什么要往后退,挥拍可是他肖明川的强项啊?肖处你此时不在球台上好好收拾收拾郭处,尽情威风一番,那你还能有什么机会在什么事上倒人家?我就是冲着你这点强,才开口给你制造了这么一个小打翻身仗的机会,要知道郭处这个笑面虎,没准这就在心里诅咒我拿你的手艺要他难堪呢!唉,肖处啊,怎么说你好呢,整个儿是往泥潭里扎猛子——没影儿!而郭梓沁的感觉,就显得细腻多了,他从肖明川那番话里,听出了弦外音,这家伙显然是在翻老帐套新事,于是上球台较量较量的望,就劲劲地往上顶。郭梓沁顺竿爬的口吻说,好吧肖处,那我就装一回大师,指点指点你如何?肖处郭处,你们就开一盘吧,让我和海涛开开眼。小孟说,趁机把手里的球拍递给肖明川。看来这个弯是拐不过去了,肖明川就了外衣,扔给刘海涛,手,接过球拍说,我丢人也是丢在项目部里,内部丑。来吧大师,承蒙指点。郭梓沁拿起球拍道,不耽误你太多时间,咱们就打一局,肖处,你看怎么样?一局就一局。肖明川说,挥了几下拍子热身。

 一局球,很快就打下来了,结果令刘海涛无比失望,肖明川输给郭梓沁两个球。不过刘海涛在脸上和嘴上,还是温温热热地给胜者喝了彩,尽量让郭梓沁看不出他刚才在感情上是个一面倒的观众。而赢了球的郭梓沁,虽说一脸高兴,但那高兴是做给肖明川看的。结束的这场球,自己到底赢了什么?又输了哪些?郭梓沁心里一清二楚,刘海涛和小孟,还有后来的几个人,充其量是看了一场乒乒乓乓的热闹。郭梓沁跟后来的那几个人问过好后,心里依旧不平展,被人笑呵呵涮了一把的感觉,顶得他心口堵得慌,可是嘴上又不好找事,于是就在心里狠了一句,妈的肖明川,你够损!

 肖处,指点到位否?再次擦脸上汗水时,郭梓沁问。肖明川用手扇着风,一脸虚心地说,到位到位。郭梓沁揪着嘴,呼出一口气,跟着就声大笑。刘海涛给这笑声刺得身上直起皮疙瘩,肖明川也被这通主题不明的狂笑搞得有点心紧。后来郭梓沁撂下几句闲话就走了。临走时,他往球台上拍了两千块钱,说是为石崖畔村见光见亮尽份力。送走郭梓沁,肖明川说,海涛,上楼。说完转身就往楼上走。刘海涛冲他背影问,怎么?不吃饭了?肖明川头也不回地说,晚吃一会儿,饿不死。你上来见证一下,我得把大款捐献的爱心,到募捐箱里,名字记到本子上,别回头说不清楚就坏了。涛刚想回句什么,却忽然看见一把钞票,正在肖明川后脑勺上急躁躁地晃动,就把舌头吐出来,突突突动了几下,走着猫步跟上去,生怕在他后脑勺晃动的那把钱变成刀片飞过来。  m.IqqXs.Com
上章 挂职干部 下章